• 第66章萧子赫的占有欲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95字

    他的头发不再是那么一丝不苟,面容线条也不再那么清晰分明,眼神显得有些涣散。

    酒架上的酒,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已经有好几瓶见了底。

    这二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

    如今,因为叶歆婷的几句话,高高在上的他,一时之间,被狠狠的踩到了她的脚底。

    所以,他疯狂了,放纵了,也堕落了。

    拿着酒瓶子,萧子赫的嘴角带出了一抹笑容。

    似有几分讽刺。

    叶歆婷,原来在你的心里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即便是陆俊逸要了你,你也可以无所谓,是吗?

    哈哈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传遍了别墅里的每一个角落。

    笑声停止。

    眼底是无比阴鸷,无比恐怖的神情。

    萧子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他轻轻晃动着手里的酒瓶子,目光定定的看着瓶子里那橙黄的液体。

    瓶子从他手里滑落,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开出了极为妖冶的花。

    萧子赫带着满身的酒气,手一挥就把满桌子的酒瓶子推到了地上,发出“啪啪啪”的玻璃碎裂的声音。

    各种颜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酒气四溢,芳香诱人。

    萧宅子里的佣人围了许多过来的,却没有一个敢接近萧子赫的,他们都在等待着萧子赫的离开,好收拾残局。

    只是,等了好久,萧子赫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而是一瓶接着一瓶的继续猛灌着。

    见底的酒瓶则是被他随手一丢,摔的粉碎。

    碎玻璃飞溅起来,在空中滑出了漂亮的弧度,而后落在了他的手臂上,划出一条淡淡的血痕。

    没过一会,萧子赫的手臂便开始往外渗血,而且越渗越多,顺着他的皮肤滴滴的往下滴落着。

    银杏虽然在萧家呆的时间不长,但自从发生了张妈事件之后,银杏便成为了萧家的新一任管家。

    因为如此,她把萧子赫和叶歆婷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

    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只要是为了主人好的,她什么都敢做。

    此时,她看到萧子赫的手臂正在流血,于是便找人拿来了医药箱准备给萧子赫止血。

    她一小步一小步的朝着萧子赫走去。

    心跳速度加快了不知多少倍。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萧子赫身边,“少,少爷,你流………”血了。

    话没说完,便只听“啪”的一声,银杏手里的医药箱瞬间落了地。

    银杏则被萧子赫以很快的速度掐住了脖子,狠狠的按倒在了吧台上。

    银杏吃疼,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呼吸,一张小脸也瞬的变得苍白起来,渐渐的失去了血色。

    她闭上眼,以为自己会被萧子赫就这么活活弄死。

    却在意识模糊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那个声音虽然很轻,却有着足以救下她的力量。

    萧子赫松了手,银杏顺势瘫倒在地上。

    几个跟银杏关系好的佣人,不顾萧子赫是否还会再一次做出如此暴行,急急忙忙的冲了过去,把银杏连同医药箱一起带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胆小的佣人全部被吓得撤离之后,偌大的别墅里只留下萧子赫和叶歆婷两个人。

    “萧子赫,你连一个佣人都不肯放过,你还是人吗?你甚至比魔鬼还恐怖一百倍。”

    细细柔柔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别墅里。

    那是叶歆婷对萧子赫的指控。

    叶歆婷本来还以,他只是受不了陆俊逸对她所做的一切,才会出手伤了陆俊逸,换位思考一下,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换作是其他男人,也许也会这么做,更何况是占有欲|望极其强烈的萧子赫呢?

    所以,她下了楼,准备跟萧子赫好好的谈谈。

    可后来呢?她看到了什么?

    叶歆婷真的很难想像,她看见的,居然是这样可怕的画面。她如果再晚出现几分钟甚至是几秒钟,那她以后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银杏了?

    没错,正当银杏气息微弱的那一瞬间,是叶歆婷的一句话救了她。

    看着银杏在萧子赫手里垂死挣扎的样子。

    叶歆婷十分心痛的对萧子赫说:放手,魔鬼!!!

    萧子赫放下手中的酒瓶子,目光涣散的看向叶歆婷。

    他眼前的叶歆婷变成了无数的幻影。

    “叶歆婷………”

    大量的饮酒过后,萧子赫连说话都开始有些不清不楚的。

    如此这般的他,吓得叶歆婷往后退了两步。

    她好像是看到了从前,只会不断出现在梦中的父亲及那个可怕的雨夜。

    她的心悚然颤抖了起来。

    无数的片断和母亲凄厉的声音又一次在她的眼前和耳边转了起来。

    没有沾过任何一滴酒的她,似乎也开始摇晃了。

    她的眼看不到萧子赫,她的耳朵也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浓烈的酒气随着空气一起串进了她的鼻腔之中。

    这样的感觉太过熟悉,熟悉到就算是平生没有沾过一滴酒的她,也知道萧子赫现在已经醉了。

    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逃。

    逃的越远越好。

    叶歆婷转身,她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她要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去。

    可是………

    就在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紧紧的扣住了,而后一个强大的力量把她腾空抱了起来。

    叶歆婷回过神。

    酒的味道更加的浓烈了,单单的闻上去,就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小手不停的在空中挥舞着,试图让萧子赫放她下来。

    她大声的吼他,“萧子赫,你快放我下来,你会后悔的。”

    萧子赫被酒精麻痹了神经,又怎会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

    他的脑中也一直回荡着叶歆婷刚刚跟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她是他的妻子,却不在意别的男人是否要了她的身子………

    在他的脑里,一直响着一个声音,那就是——叶歆婷是他的女人,他不允许任何男人染指。

    不管是她的身还是她的心。

    既然她的心里只有陆俊逸。

    那么,就算是用强的,他也要把那个人从她的心里驱赶出去。

    让她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叶歆婷是他的,他不允许任何人窥视。

    别说他只是伤了一个陆俊逸,就算是十个,他也会同样这么做。

    叶歆婷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萧家的别墅里,却没有一个人再敢去管主人家的闲事。

    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躲进佣人房里,再也不出来。

    “萧子赫,你混蛋、王八蛋,你TMD的要带我去哪里,快点放我下来。”

    此生,叶歆婷所暴过的两次粗口,都是被萧子赫给逼的,可见他把一个女仁逼疯的能力到底是有多大。

    萧子赫抱着叶歆婷直接上了楼,进了房间之后,“啪”的一声把房门关得振天响。

    失去理智和意识的他,想也不想就把叶歆婷丢进了软绵绵的大床。

    叶歆婷的心头一紧,瞬间的失重感让她猛的颤动了起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萧子赫就把她的双手用自己的领带给绑了起来,固定在了床头的铁架上。

    叶歆婷蹬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萧子赫对她所做的一切。

    此时,她眼前的萧子赫,跟一只失去控制的野兽没什么区别,从他的眼中,叶歆婷只能看见燃烧着的熊熊烈火,别无其他。

    “萧子赫,你冷静一点,清醒一点!!!”不论叶歆婷怎喊他,萧子赫还是没有任何一点的反应。

    他的一双眼布满了红血丝,十分的吓人。

    他像极了叶歆婷噩梦中的父亲,不管她的母亲怎哭喊,怎么求饶,她的父亲始终都听不到看不到。

    叶歆婷哭了,是被萧子赫吓哭的。

    “不要………萧子赫………不要………”

    她不知道萧子赫接下来要对她做些什么,只知道一个劲的哭喊着,“萧子赫,我怀孕了,我怀了我们的宝宝,我求你不要伤害他………”

    叶歆婷不停的呜咽着,乞求着,她乞求着萧子赫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可是………

    就在下一秒。

    萧子赫整个人扑向了叶歆婷,他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他的耳朵也什么都听不见。

    “萧子赫,不要………”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萧子赫如猛兽般瞬间撕碎了叶歆婷身上的所有衣服,让她赤果果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而后机械的只单单拉开了自己的裤链。

    如此这般的他,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灵魂一样,没有意识,却一心只想得到叶歆婷。

    叶歆婷终于哭了,在看到这样的萧子赫之后,泪,如山洪一般决了堤。

    她声声乞求着他,只求能唤回他哪怕一丝一豪的意识。

    她要告诉他,她怀孕了,他不能这么做。

    “萧子赫,求你醒过来,我们的宝宝………”

    这一刻,窗外的月光瞬间被乌云遮去,甚至连半颗星都看不到,只留下一片让人害怕的黑。

    叶歆婷的哭声,在这样的夜晚显得特别的凄厉。

    就连夏夜里的蛐蛐也停止和鸣叫。

    “啊………”

    惨叫声划破了死一般寂静的夜。

    萧子赫在毫无前戏,毫无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强势的、不带一点怜惜的彻底将叶歆婷撕裂。

    动作,是那么的疯狂,疯狂到他那低沉的吼叫声音在刹那间就充斥了整个房间………

    叶歆婷很痛,痛得失去了知觉,只任由眼泪汩汩的流着,却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