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宝宝去了天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182字

    她就像是一尊雕像,除了脸上挂着的两行眼泪能证明她还是一个活人,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

    哭,原来真的没有一点用处。

    就算是她哭破了天,她还是没有本事唤回萧子赫。

    疼吗?

    她问着自己。

    她摇了摇头,她的身体已经不会再觉得疼了,因为这一次。

    她的心。

    疼了。

    “怀孕初期,是孕妇体质最弱也是最容易流产的时候,一定要记住,怀孕前三个月,一定不能行房事,否则后果自负。”

    医生的话悚然在她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叶歆婷收起了满眼的泪水,“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萧子赫到底把叶歆婷折磨了多久?

    没人知道,就连叶歆婷自己,也麻木到忘却了。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叶歆婷做的一场噩梦,直到萧子赫失去最后一丝的力气,沉沉的睡去之后,叶歆婷才从噩梦中清醒。

    叶歆婷强忍着下体的疼痛,使出全身的力气,把自己的身子从萧子赫的身下一点点的挪出来。

    绑住她的领带,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松开了许多,她只花了一点点时间,就解开了所有的束缚。

    只是,两只手腕上留下的淤痕,怎么会那么刺眼呢?

    厌恶的推开了萧子赫,叶歆婷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浴室。

    整个过程,她没再多看萧子赫一眼,她只想逃他逃的远远的。

    镜中,叶歆婷原本白皙的皮肤被萧子赫弄得青青紫紫的,满脸泪痕。

    但叶歆婷没有继续哭下去,而是轻挑着惨白的嘴唇,失声笑了。

    母亲的话说的真没错。

    男人,不可信。

    随着一阵腹痛的传来, 叶歆婷终于倒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暖流从她的腿间流过,小腹也跟着一阵一阵的抽痛着。

    她的脸顿时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往身上披了一条大毛巾便吃力的走出了浴室。

    看了看床|上睡死过去的萧子赫,叶歆婷苍白的勾起一抹冷笑之后,扶着墙壁出了房间。

    银杏是有史以来,叶歆婷见过最尽心尽力的佣人。

    她才刚一醒过来,听到萧子赫把叶歆婷抱走之后,就一直担心的守楼梯口。

    过去了很久很久,在她快要坐在楼梯上睡着的时候,终于听见了微弱的响动声。

    她急急忙忙的跑了上去。

    第一眼就见到了披着大毛巾,步履蹒跚的叶歆婷,她每走一步,下体就多溢出一汩鲜红的液体。

    银杏被吓得张大了嘴,连忙跑过去扶住她。

    叶歆婷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看见了银杏,便再也支撑不住,顺着墙就倒下去了。

    “少奶奶,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银杏急的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应该做些什么。

    “叫救护车,宝宝………”

    叶歆婷虚弱的吐出最后的几个字,便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

    碰巧不巧,叶歆婷从急诊室出来之后被送进的VIP病房,与陆俊逸的病房之间,只隔了一条小小的走廊。

    更不巧的是,叶歆婷才刚刚被推进病房,就遇到了来探望陆俊逸的锦瑟。

    看着病床|上目光有些呆滞的叶歆婷,锦瑟漂亮的眉心不禁皱了起来。

    站在病房门外的走廊上,锦瑟面色凝重,她问银杏:“怎么会变成这样?”

    银杏把她知道的,从头到尾跟锦瑟讲了一遍。

    锦瑟彻底无语了,但更多的是心疼,她心疼叶歆婷,心疼叶歆婷才刚刚得到便永远失去的宝宝。

    S-hit!!!

    显然,萧子赫的行为,彻底的激怒了另外一个女人。

    萧子赫!

    明明爱叶歆婷爱得要命,却不停的在伤害她。

    明明在知道叶歆婷怀孕的时候,高兴的不得了,却在一眨眼的功夫,搞成这样。

    在银杏的描述中,没有说明萧子赫在房间里到底对叶歆婷做了什么,但从叶歆婷身上那刺眼的痕迹可以看得出来,萧子赫到底是有多禽|兽、多该死。

    为什么每个男人都这么自私?

    锦瑟冷冷的一笑,她放弃了去隔壁病房看望陆俊逸,转身进了叶歆婷的病房,而后拉了一个椅子,坐在了叶歆婷的床边。

    叶歆婷此时的模样,让人十分的心疼。

    说起来,锦瑟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就算她平时再怎么孤傲和冰冷,她的心终究还是肉做的。

    看到如此这般的叶歆婷,她的心颤动了。

    她伸出手,握住叶歆婷苍白又冰冷的小手,“歆儿,我是锦瑟,还疼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这是第一次,锦瑟向叶歆婷做自我介绍。

    也是第一次,锦瑟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心会如此心如刀绞。

    叶歆婷睁大双眼看着锦瑟,就在一瞬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锦瑟姐,我认识你,很久以前,我就想要跟你交朋友了,只是,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她虽然一直在流泪,可是话语之中却不带任何一丝的哭声,她就像在跟锦瑟聊天一样,就这样把话说了出来。

    叶歆婷此时的倔强,不禁让锦瑟也跟着流下了眼泪。

    “歆儿,想哭就哭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嗯?”

    一边说着,锦瑟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叶歆婷头顶的发丝,像极了叶歆婷的亲姐姐,除了宠爱,别无其他。

    叶歆婷摇了摇头,嘴角硬生生的扯出一抹笑容,“我不想哭。”

    “傻丫头,如果不想哭的话,那为什么眼泪还一直流个不停?”

    “是吗?”

    叶歆婷伸手摸了摸。

    果然。

    眼角湿湿的,冰冰凉凉的。

    她吸了吸鼻子,“锦瑟姐,你的宝宝很可爱,对不对?”

    锦瑟点头,浅笑,“小家伙是很可爱,但大多数时候都很调皮,挺着人烦的。等你身体好点了,我带他过来。”

    叶歆婷猛的点了点头,眼泪也跟着越来越猛。

    锦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倔强的女孩,眼泪一直流个不停,却不发出一丝半点的声音。

    她握紧叶歆婷的手,给予她坚强的力量。

    “锦瑟姐,宝宝上了天堂以后,是不是会变成可爱的小天使?”叶歆婷傻傻的问道。

    锦瑟点头,她说:“宝宝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等你重新怀上宝宝的时候,上帝会让他再一次回到你身边的。”

    听了锦瑟的话,叶歆婷笑了。

    虽然眼泪不断,却笑的很开心,那样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最真实的笑容。

    锦瑟也破涕为笑。

    她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女孩,不明原因的,她就是喜欢她。

    可能是因为两人都是孤儿的原因吧?

    也有可能,她们拥有着相同的遭遇,在她们的生命里,都遇到了如撒旦一般的男人,让她们的爱变得噬骨,充满了无限的鲜红、腥甜的色彩。

    “锦瑟姐,我饿了,你能帮我买些吃的吗?”

    这一整天,从自进了医院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只喝过一瓶水,再加上这么大的打击,她早应该饿了。

    锦瑟笑着点头,她再次伸出手摸了摸叶歆婷的额头,把她低垂到额前刘海拨到了耳后。

    “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

    “不挑食还这么瘦,等你身体好了以后,一定要到我家去做客,我给你好好的补补。”

    叶歆婷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猛的点了点头。

    “歆儿,累了就睡一会,睡醒了以后就有吃的了。”

    “好。”

    看到叶歆婷坚定的眼神之后,锦瑟缓缓站起身,准备去给叶歆婷买吃的,走到门边的时候,她又不放心的回头叮嘱了一次,“乖乖睡觉,嗯?”

    叶歆婷再次肯定的说了一声:“好。”

    锦瑟出了病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叶歆婷把自己小小的身子蜷缩了起来,躲进被子中。

    海滨城市的夏夜有着丝丝的凉,叶歆婷冷得全身发抖,但不管她怎么往被子里钻,她还是会觉得冷。

    锦瑟走后,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能哭,却又控制不住。

    她就这样一直强忍着,所以连身体都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病房里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全部落入了站在病房外,面色如纸的陆俊逸眼里。

    他不知是站了多久,身体也跟着叶歆婷一起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歆儿………”

    如此这般的叶歆婷,是陆俊逸之前从未见过的,不管是小时候的叶歆婷,还是成人后的叶歆婷,或是嫁人以后的叶歆婷。

    即便很久以前的曾经,叶歆婷总是一个躲在角落,默默无语;即便她在他身边睡着以后,总会被可怕的噩梦给吓得惊醒。

    即便,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守着萧家那偌大的宅子。

    陆俊逸都没有见过如此无助的她。

    叶歆婷,一个让人感觉温暖的名字,却要独自承受那么多痛,那么多伤。

    难道这一次,他真的做错了吗?

    如果他与叶歆婷注定了没有交集,那么他消失了,她会不会过的好一点?

    “陆少,你下午流了那么多血,怎么不回房好好休息?”

    说话的,是负责这一层VIP病区的值班护士长。

    陆俊逸低垂着双眼,透过百叶窗的缝隙,隔着玻璃,就这样看着叶歆婷,他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护士长好奇的问陆俊逸,“您跟萧太太认识吗?”

    萧太太?

    四个字,把陆俊逸遥远的思绪勾了回来。

    冷唇微启,“我们从小就认识,我是他的哥哥。”

    不知为什么,他竟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解释起了他与叶歆婷之间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为什么不进去看她呢?萧太太也怪可怜的,早上才知道自己怀孕了,晚上就被送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