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歆儿,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165字

    这是第一次,萧子赫说出了埋藏在心中十六年的秘密。

    听到这样的话,锦瑟冷眸轻闪,微微一笑,“跟我来。”

    话音一落,她便转身朝着病区走去。

    萧子赫则是大步跟在了她的身后。

    两人的脚步停了下来,锦瑟指了指眼前的那间紧紧锁住的病房。

    “她就在里面,打了针,吃了药,刚刚又睡了。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再敢伤害她,小心把她藏到一个你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萧子赫无奈道:“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把她带走的。”

    “那就看你表现了,歆儿现在可是我妹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包括你!”

    说罢,锦瑟转身消失在了长长的走廊里。

    锦瑟走后,萧子赫没有立即去看叶歆婷,而是坐在了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深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就这样突然见了光,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来面对叶歆婷了。

    他对叶歆婷的感情,算是一见钟情吗?

    十六年过去了,那颗小小的感情种子竟在不知不觉中,萌出了嫩芽,长出了绿叶。

    可如今,他却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他还有什么勇气去面对她,跟她说爱?

    她醒来之后看到他,他应该说些什么?

    她会原谅他吗?

    萧子赫笑了,她凭什么要原谅他?

    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一只嗜血的恶魔,别的什么都不是。

    她嫁给他,完全是为了报恩。

    而她想要给他生孩子,则是因为她想逃离他。

    讽刺,真的好讽刺。

    若早一点对她说爱,会不会好一点?

    萧子赫迷茫了。

    睁开双眼,萧子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的站起身,扭开病房的门锁、推开门、举步了进去。

    病房里,充满了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

    萧子赫微微蹙眉。

    他在国外的那些年,他的父母去国外看他的时候,总会时不时的告诉他一些关于叶歆婷的事。

    所以,很久以前他便知道了叶歆婷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

    他缓缓的走过去,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

    看着床|上那个脸色苍白如纸的小小人儿,萧子赫的心揪成了一团。

    一阵一阵的抽疼着。

    他轻轻的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用唇瓣摩挲着她那被扎过针之后,显出青青紫紫的手背。

    病房里开足了暖气,她的手依然是那么冰冰凉凉的。

    萧子赫垂着眼,目光一刻也不愿意从她的脸上移开。

    “歆儿,对不起………”

    熟睡中的叶歆婷怎可能听得见他的忏悔。

    睡梦中的叶歆婷,漂亮的眉心微微皱起,小声的呓语着,“宝宝………宝宝………”

    听到宝宝两个字,萧子赫的全身都僵住了,就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他不停的问着自己,他究竟是做了什么?

    他恨不得叶歆婷现在就起来打他一顿,或是骂他一顿。

    “宝宝………妈妈………对不起………”

    叶歆婷干得有些微微开裂的唇一张一合的,反反复复的一直说着同样的话,而她的表情也是痛若到了极点。

    萧子赫把手伸向她。

    手掌带着他温热的体温抚上了她的额头,轻而又轻的抚摸着。

    他低声唤着她的名字,“歆儿,歆儿………”

    他试图唤醒她,让她不再那么痛苦的被噩梦折磨。

    可他唤了几次,都没见她有醒来的迹象。

    于是他便伏在了她的耳边,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她,“歆儿,我爱你………歆儿别怕,等你身体好了,我们会再有宝宝。”

    “虽然你现在还没有爱上我,但只要我爱你那就够了,不管你何时才能爱上我,我都会一直等你。”

    “歆儿,我爱你………”

    一滴温热的液体从萧子赫的眼角滳落,晶莹剔透的落在了叶歆婷儿的额头上,闪闪发亮。

    或许是萧子赫安慰的话语起了作用,亦或是叶歆婷早已适应了萧子赫的体温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独有气息。

    不久之后,叶歆婷不再呓语,微微皱起儿眉心也渐渐的松开了。

    一张小脸虽然还是那么苍白,却也平静了许多,就连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

    萧子赫抬起头,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睡梦中的叶歆婷,眼皮微微的低垂着,长长的睫毛缓慢的闪动着。

    他生怕自己吵醒如此平静的她,就连气息也变得微弱了些许。

    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他的心是狂乱的。

    但是现在,他的心变得平静无比。

    萧子赫用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叶歆婷的额头,眼神温柔得如一潭春水,缓缓的流动着。

    他多想告诉她,十六年前的那一天,初遇她的那一天。

    那个扎着两个小辫儿,脸蛋上黑呼呼,脏兮兮的小女孩,就已经住进了他的心里。

    即便是两人天各一方,他也不曾把她忘记。

    只是生性骄傲自大的他,不甘愿被父母左右自己的一生,他才处处跟自己的父母作对,他才处处为难她。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叶歆婷以后会成为他的妻子。

    他一直以为,他对叶歆婷一直以来的感情,都属于他强大的占有欲。

    他一直以为,那样的感情不是爱。

    因为这些年来,他身边来来往往无数女人,他都不曾爱过,所以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如今。

    就在锦瑟打了他,叫他滚的那一瞬间。

    他终于明白了。

    他一直以来对叶歆婷的感觉,除了强大的占有欲之外。

    更多的,是爱。

    他爱上她了。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

    从父母嘴里得知她的一切开始;

    从她在结婚之前,毫无预警的闯进他的生活开始。

    “歆儿,我爱你。”

    萧子赫又一次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道。

    由于萧子赫饮酒过度,身体里的酒精还未完全散去,所以不久之后,他便靠在叶歆婷的病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悄悄的照进了病房之中,不偏不倚的正好照射|到了叶歆婷的脸上。

    感觉暖暖的,却有些刺眼。

    小人儿吃力的挪动着身体,想要避开那一抹刺眼的阳光。

    可是试了几次,她都无法躲开。

    纤长的睫毛微微的闪动了几下之后,沉重的眼皮也跟着慢慢的张开了。

    她转动着自己黝黑的眼珠,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白茫茫的一片。

    医疗器械发出滴滴滴的声音。

    她在哪里?

    直到半晌之后,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昨日的一幕慕,鲜血淋漓的画面全都涌上她的心头。

    她想起陆俊逸倒在血泊之中;她想起了宋诗诗对她的冷嘲热讽;她想起了萧子赫对她的残暴;她想起了在自己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宝宝………

    就在一时间,她想起了所有的一切。

    那些画面,带着她最最厌恶的腥甜气息,带着会让她恐怖的鲜红。

    伸出双手,叶歆婷用自己冰冷的、毫无血色的手捂住了脸。

    她以为只要睡过一觉之后,便什么都会忘记了;她以为只要睡过一觉之后,那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可是,她错了。

    那一切并没有如愿的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

    她的宝宝,没了………

    眼泪不知不觉的顺着眼角滑落,浸湿了纯白的枕头。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变得如此爱哭。

    昨天晚上,她答应过锦瑟的,她说她要做一个坚强的女孩,不再哭泣。

    可是到了最后,她还是没能忍住。

    她低泣着,始终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正带着满脸的疲惫,带着满脸的胡渣,还有满眼的自责与悔恨,垂着一双眼,看着她。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平时不可一世,自命不凡的男人——萧子赫。

    萧子赫想伸手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

    可当他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他没有勇气再去触碰她。

    他是她心中的魔鬼。

    他想喊她的名字,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他爱她。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被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醒了,那三个字,他却再也说不出口。

    这样的气氛,让病房里充满了浓烈的悲凉。

    叶歆婷掩面而泣,萧子赫却只能静静的看着她。

    天空已经大亮。

    银杏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叶歆婷也应该醒过来了。

    于是早早的,她便做好早餐,门也没敲就推开了叶歆婷的病房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萧子赫,先是楞了一下,而后便小声的叫了一声,“少爷。”

    萧子赫没有任何反应,一双眼仍定定的看着叶歆婷。

    叶歆婷听到银杏的声音,则是迅速的拿开了自己的双手,睁开眼睛寻找着萧子赫的身影。

    第一眼,她便看到了他。

    她一双眼,哭得有些红肿,眼眶里还带着浓浓的雾气。

    她的眼底满是防备。

    想也不想的,叶歆婷脱口而出两个字,“凶手。”

    萧子赫的心“噗通!”的一下,沉到了谷底,全身的血液立马倒流。

    他倒抽一口气,掩饰不住的痛苦与悔恨。

    缓缓的,他颤颤巍巍的吐出两个字,“歆儿………”

    声音小得连他自己都听不见,因为他开始哽咽了,眼眶中泛起了薄薄的雾气。

    此时的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萧子赫。

    不再是霸道的萧子赫。

    而是彻底醒悟之后,发现了以前到底做错了多少事情的萧子赫。

    银杏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之后,心头一阵犯酸,把早饭悄悄的放到一边之后,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关上房间门,把空间留给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