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俊逸哥,带我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86字

    陆俊逸给自己随便绕了两圈绷带,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便出了浴室。

    他缓慢的走到床边。

    此时的他,不像方才那么的阴冷,他又一次恢复成了叶歆婷的好哥哥。

    “走吧。”

    叶歆婷抬起头,脸上带着未干透的泪痕。

    看着陆俊逸向她伸出的手,叶歆婷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跟在了陆俊逸的身后,任由他牵着她,不管他要带她去任何地方。

    陆俊逸知道萧子赫现在有可能就在附近,所以带着叶歆婷走了平时很少有人走的一条路。

    那条路是医院专门用来运送死人用的,所以平时除了一些专门的工作人员会走以外,基本遇不到任何人。就连在医院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医生和护士也很少会走那条路,即便那里不用跟别人挤电梯。

    一路上,四周阴气逼人,阴冷刺骨的寒风一阵一阵的从脚底一直钻到头顶。

    叶歆婷害怕的缩了缩肩膀。

    陆俊逸把她拥入怀里,把专属于他的体温传递给她。

    电梯门“铛”的一下应声而开。

    这部电梯也是专门用来运送死人用的,更是一点人气都没有。

    门一开,一股强大的阴冷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身体虚弱的叶歆婷当然也能感觉得到,她不自觉的往陆俊逸的怀里钻了钻。

    “进去吧,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如果想退缩,我们现在就回去。”

    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得出来,陆俊逸是故意那么做的,他故意带着她,走了这一条平时能吓死一个正常人的路。

    叶歆婷眨了眨眼,吞了吞口水。

    “俊逸哥,带我走。”

    “好。”

    陆俊逸拉着她的手走进了电梯,看着电梯门就这样缓慢的,一点一点的关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抹美艳的身影缓缓的走进了VIP病区,她的穿着与她的长相,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被称为冷血美人的锦瑟。

    她踩着十一公分的高跟鞋。

    一头乌黑浓密的及腰的长卷发,随意的披在身后。

    她的皮肤白皙,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却保养的极好,有着吹弹可破之感。

    她的眼带着淡淡的蓝色,五官深邃,轮廓鲜明。

    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混血儿。

    她手里提着保温桶,一步一步的朝叶歆婷的病房走去。

    推开门。

    只见萧子赫面色黯然的坐在病房里的沙发上抽着烟。

    烟灰缸里积满了烟蒂,由此看来,萧子赫已经坐在这里很久很久了。

    久到他指间快要燃尽的烟就要烫到他的手指,他都不曾察觉。

    病房里充满了浓烈的香烟味。

    锦瑟走过去拍掉了他指间的烟蒂。

    这一拍,萧子赫瞬间回了神。

    “歆儿呢?”

    萧子赫浅浅的一笑,“走了。”

    锦瑟挑眉,“走了?萧子赫,你把话说清楚。”

    萧子赫勾唇,闭上了双眼,“她说疼,我就去找医生,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让人找遍了整个医院,还是找不到她人在哪里。”

    锦瑟蹙眉。

    叶歆婷在她的眼里,不像是会落跑的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一个转身离开了病房。

    她来到走廊对面的病房,推开门。

    果不出她所料,陆俊逸也一并消失不见了,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他的病床|上静静躺着的那件沾满了血迹的病号服。

    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陆俊逸,这次就算是神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把门合上,锦瑟回到了叶歆婷的病房,“你不知道陆俊逸就住在隔壁?”

    萧子赫纤长的睫毛轻轻的闪动着。

    当他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他所有的痛苦、无奈、苦涩、温柔、爱怜全都消失不见了。

    有的,只是无限的阴鸷。

    金属打火机清脆的响了起来,雪茄独有的清香散发到了各处。

    他说:“如果我事先知道的话,你认为他们还跑得了吗?”

    锦瑟儿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之上。

    “你杀了她的孩子,她想逃是自然而然的,她怕你。”

    “怕?”萧子赫笑了,“她从来都不曾怕过任何人,包括我。”

    “拿去。”

    锦瑟丢了一个袋子给萧子赫。

    萧子赫只看了一眼便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谢了。”

    “请自便,我在这里等你。”

    萧子赫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房里自带的浴室,不一会便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音。

    锦瑟拿起萧子赫的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只烟,幽幽的抽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抽烟,第一口下肚,呛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但很快便适应了。

    她的唇边带着不浅不淡的笑意。

    歆儿,你怎么会做出如此这般的傻事来呢?

    这样,你不单单会害了你最亲爱俊逸哥哥,更会伤害你自己啊。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浓烈的味道充斥着她的整个肺部,她强忍着那烈到呛人的味道。

    再次把那口烟吐出的时候,她轻轻的说了一句:“傻丫头。”

    是的,叶歆婷在她的眼中,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傻丫头,就跟年轻时候的她一样的傻。

    虽然锦瑟与萧子赫同岁,同样只大叶歆婷四岁而已,但在她锦瑟的眼里,叶歆婷却只是个小丫头,而她是真的老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

    锦瑟把手中的烟给摁熄。

    突然之间,锦瑟的电话铃声音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看着电话上跳动着的那一串熟悉和数字。

    冷艳的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歆儿,你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去接你了。”

    *

    “俊逸哥,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家。”

    家?

    叶歆婷歪着脑袋想了想,简单的一个字,对于叶歆婷来说却是无比的陌生。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就特别希望自己有个家。

    不是一座偌大的毫无生气的房子,而是一个真正的,拥有着人情味的家。

    然而此时,当说出这个字来的时候。

    叶歆婷却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兴奋。

    那个字对她来说,还是那么的陌生。

    “你要带我回庄园吗?”叶歆婷小声的问道。

    “嗯。”

    他应了她一声。

    不多说什么,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叶歆婷点了点头,而后靠在了车座的椅背上。

    她看向窗外,眼神中透着淡淡的忧伤。

    窗外的景色纷纷向后倒去,叶歆婷什么都看不进去。

    就这样,她就能永远脱离萧子赫了吗?她不停的问着自己。

    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吧?

    与叶歆婷平静的表情相比,陆俊逸的表情可是就复杂了许多。

    肩膀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的疼痛,让他无法专心开车。

    而这一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路,却是越开越诡异。

    他的眉峰微微蹙起。

    突然,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一幕。

    陆俊逸把稳方向盘,“歆儿,坐好了。”

    正在发呆的叶歆婷怎可能听得见他的喊声。

    随着陆俊逸打转方向盘的一个急转弯,叶歆婷“啊”的一声惊叫出声。

    她的额头由于惯性的作用狠狠的砸到了车窗玻璃上。

    她坐稳身子后,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俊逸哥怎么了?”

    “没什么,你坐稳就是。”

    话音刚落,他便用力的踩了一脚油门,车速猛然加快,叶歆婷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儿。

    叶歆婷很呆却不笨,她的眼顺着陆俊逸的目光望向了后视镜。

    只见密密麻麻的黑色轿车铺天盖地的向着他们驶来。

    不用想,叶歆婷也知道那些车是谁派来的。

    她的小脸瞬间苍白了起来。

    “怎么办,是萧子赫………”

    “别怕,有我在。”陆俊逸用温和的声音安抚着她。

    其实他早就料到了事情会这样发生,只是他没料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而且他也早已发现了,当他的车驶进这个路段后,他就再也没看见过别的车子经过。

    虽然回陆家庄园的路平时就很少车经过,但也不至于一辆车都没有。

    从那一刻起,陆俊逸就知道了,萧子赫已经盯上他们了。

    他之所以会打转方向盘只是想试试有没有逃脱的可能性,可是如此看来,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他索性放慢了车速。

    他的眼一直直视着前方,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向了叶歆婷。

    “歆儿,一会没有我的允许,你都只能呆在车上不准下来,听到了没有?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准下来。”他说。

    “俊逸………”

    “答应我。”他打断了叶歆婷的话。

    叶歆婷乖乖的点了点头。

    她虽然很好奇她的俊逸哥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但她还是乖乖的答应了。

    因为陆俊逸的语气里,充满了无比的坚定。

    看到如此这般乖巧的叶歆婷,陆俊逸笑了。

    他的笑容惊起了万般波澜,亮眼至极。

    他放慢了车速,最后停在了一个宽阔的地段。

    身后,那些黑色的轿车也一辆接着一辆的停了下来,把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叶歆婷倒抽一口气。

    这样的场景她见过,只不过是在电影里。

    现实生活中,这还是头一回。

    陆俊逸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叶歆婷的脑袋,微微一笑。

    “歆儿,记住陆俊逸刚刚所说过的话。”说罢,他便隔着她的刘海在她的额前落下一吻。

    他的举动让叶歆婷全身僵直。

    她怎么会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