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要他,还是要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87字

    不自觉的,叶歆婷伸出手抓住了陆俊逸的衣襟,“俊逸哥,不要去,我们回家。”

    他却浅浅的笑着,嘴唇弯起了好看的弧度,“傻丫头,陆俊逸不是你的家,歆儿将来会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陆俊逸打开车门潇洒的走了下去。

    当车门再次被关上的那一刹,陆俊逸投以一抹致命的微笑给车里小小的人儿。

    时间就在这一刻定格下来。

    叶歆婷傻呆呆的从车窗里看着陆俊逸渐渐远离的身影,默默的念着他的名,“俊逸哥。”

    黑色轿车的车门全都打开了,从车子里走出了许多着装一致的黑衣人。

    他们个个都戴着墨镜,面部表情极为严肃,甚至有些凶煞之气,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关上车门之后,他们便像是木头一样站在各自的车门前,好像是等候主人的到来一样,谁也不多说一句话,也不多做一个动作。

    叶歆婷见过他们的穿着,所以她更加能够肯定,这些人全部都是萧子赫的手下。

    陆俊逸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他们的中间。

    微风吹乱的他的发丝。

    一个人面对如此之多的人,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和害怕,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那般。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跟其他人一样,静静的等待着………

    随着一声尖锐刹车声的响起,一辆拉风的带着五个八牌照的全球限量版布加迪,瞬的停在了众多黑色轿车的中间。

    那派头,足以与一个国家的国王媲美,帅气十足,也霸气十足。

    车子的主人还没出现,所有的黑衣人就全都低下了头,准备迎接最高首领的到来。

    “啪!”车门顿时打开了。

    人们首先看到的,是一只擦的锃光瓦亮的黑色皮鞋,接着便是一双修长而笔直的腿。

    来人不是别人,他正是一群黑衣人的最高领导人——萧子赫。

    此时,他的头发被梳理的一丝不苟,脸上的胡渣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虽然他的眼中仍然带着淡淡的红色丝。

    但此时的他与早上的他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下车后,萧子赫站直了身体,周围的空气立刻就变得稀薄起来。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压倒了周围的一切。

    原本与他不相上下的陆俊逸,在此时,却是远远赶不上萧子赫。

    陆俊逸低垂着眼,显得十分的虚弱。

    他的伤口隐隐作痛着,虽然这点疼痛算不了什么,却让他的霸气比起萧子赫来,弱了不少。

    反观萧子赫,满身光华,不染铅华的脸上虽有着淡淡的疲惫,却是那么的傲气十足。

    只要他往那里一站,周身的一切,都仿佛是失了色彩那般。

    他的眼微微咪起,目光越过陆俊逸直接看向了他身后的车子。

    他的目光冰冷又充满了炽热。

    他幽幽的燃起一只雪茄,夹在了两指中间,不浅不淡吸着。

    “俊逸,你看起来很苍白。不好好的在医院里呆着,反倒是做起拐跑别人老婆的事情来了。”

    他的话充满了无限的讽刺,目光未曾从那辆车上移开。

    “赫,千错万错都是我陆俊逸一个人的错,你想如何处置我,我没有任何意见,我把歆儿还给你,只希望你能真心待她,别再让她受伤害。”

    陆俊逸毫不保留的把责任全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是的,千错万错都是他一个人的错,与叶歆婷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最最不应该的,就是在那天晚上动了邪念,把叶歆婷带回自己的卧室,如果不是他,这一切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呵呵,我应该如何对自己的妻子,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说三道四。就算你不把叶歆婷交出来,我就是用抢的也会把她抢回来。即便我对她毫无感情可言,她也永远不会属于你。”萧子赫的话说的十分的缓慢,声音和语气都尽显轻柔,却带着强大的、致命的杀伤力。

    他的眼神阴鸷无比,隔着厚厚的玻璃车窗,能一眼就把载着叶歆婷的车子给看穿。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而后便渐渐的走向了陆俊逸,把唇贴在他的耳边。

    两个男人,一柔一刚,距离无比的暧昧,气氛却是那么的剑拔弩张。

    他说:“你很想得到她?只可惜,你已经没机会了。”

    说罢,萧子赫便放肆的大笑出声,抬起头,越过陆俊逸,朝着叶歆婷走了过去。

    没走两步,当两人擦肩而过,萧子赫的手腕被陆俊逸紧紧的给扣住了。

    陆俊逸的眼里透着淡淡的寒光,“只要有我在,我就不准你伤害她分毫,我确实是很想得到她,但她既然已经注定不会爱我,我便不会再去打扰你们的生活。”

    萧子赫双眼森然,“放手。”

    “答应我,不管在这之前发生过些什么,你都不会再伤害她。”

    “我若是不答应呢?”萧子赫问。

    “除非我死,不然你别想再碰她一根手指头。”

    萧子赫直了直身子,慢慢的退回两步。

    冷不防的,他捏紧拳头,狠狠的给了陆俊逸一拳,打得陆俊逸有些措手不及。

    陆俊逸没站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嘴角还渗出了丝丝鲜红的血液。

    萧子赫转眼,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俊逸。

    他甩了甩自己的手,反作用力刺得他手上的皮肤有些生疼,可见他这一拳头下去,力道到底是有多重。

    “你连站都站不稳,要怎么跟我抢?”萧子赫嗤笑。

    陆俊逸冷唇微启,“想要把她带走,那你就先把我给杀了。”

    说罢,他便从地上爬了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恢复他潇洒公子的模样。

    “陆俊逸,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敢吗?”陆俊逸反问。

    “很好。”

    萧子赫浅浅的一个冷笑之后,手上就多了一把枪,黑锃锃的枪口准确无误的对准了陆俊逸的太阳穴。

    陆俊逸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情绪平静如水。

    此时,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也许死了以后,真的能像他之前所说的那样,无时无刻都跟随在叶歆婷的身边,看着她、护着她。

    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连睫毛都不曾闪动一下,“杀了我,带走她。”

    简单的一句话,反倒让萧子赫停下了手,让他变得犹豫了。

    他知道这些年,陆俊逸深爱着叶歆婷,却不知道他能为了叶歆婷做到如此地步。

    这一刻,他既羡慕又嫉妒。

    他嫉妒陆俊逸对叶歆婷用情至深,羡慕叶歆婷把陆俊逸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对于一个从四岁开始就失去父母的孤儿来说,亲人二字是个多么特别的存在,所以在叶歆婷的心里,陆俊逸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

    萧子赫微微蹙眉,“你不怕死?”

    陆俊逸轻笑,“如果能换得歆儿的平安快乐,死又何惧?”

    “好,我成全你。”

    话音刚一落下,萧子赫就再一次把枪口对准了陆俊逸。

    两人都不知道的是,此时坐在车里的叶歆婷早已变得呆若木鸡,而她的双眼正在不自觉的汩汩的流着眼泪。

    原来………

    她的俊逸哥之所以会对她如此之好,不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是最亲的妹妹,而是………

    他,深深的爱着自己?

    叶歆婷真的不敢相信方才所听到的一切。

    但是,她确实听到了。

    就算他们之间的谈话被吹散到了风中,她还是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虽然陆俊逸并没有说明,虽然她很傻,但她却是真实的听到了。

    陆俊逸,爱她。

    叶歆婷的心里五味杂陈。

    萧子赫一直都知道吧?

    所以他才对着陆俊逸痛下狠手,因为他认为她也深爱着陆俊逸。

    不………

    一切都错了,俊逸一直都只是哥哥,她一直都只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哥哥。

    萧子赫怎么可以不分清红皂白的杀人?

    她不要,俊逸哥可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下一秒,叶歆婷不顾一切的冲下了车子,在两个男人都没回过神的时候,用自己小小的身躯挡在了陆俊逸的前面。

    “萧子赫,你要杀就连我一起杀了。”叶歆婷瞪着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睛,大声怒吼着。

    陆俊逸低头,冷冷的吐出一句,“歆儿回去,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了?”

    他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森冷。

    这一场生与死的较量,是陆俊逸与萧子赫之间的较量,陆俊逸不想把叶歆婷也扯进其中。

    叶歆婷目不转睛的盯着萧子赫,成然是把陆俊逸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她的身子轻微的颤抖着,有着说不出来的害怕。

    然而此时她却没有退路可选。

    萧子赫是冷血的恶魔,是撒旦的化身,没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她不能看着陆俊逸为了她,在她的眼前倒下去。

    那样的现实太过残忍了,她接受不了。

    “俊逸哥,你要是死了,我还能一个人活下去吗?”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微风吹过,把她的声音吹散到空气之中,是那么悦耳,是那么的好听。

    “陆俊逸是歆儿唯一的亲人,是歆儿的哥哥,俊逸去哪歆儿就跟你到哪儿。”

    叶歆婷的字字句句都那么的坚决。

    她的话暖暖的串进了陆俊逸的心里。

    陆俊逸笑了,即使他的歆儿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爱他,但通过她的一番话,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在叶歆婷心中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