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要他,还是要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91字

    “俊逸哥……?”

    陆俊逸朝着她点点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歆儿,把抢拿起来。”

    叶歆婷跟着点头,而后慢慢的弯下腰,把枪小心翼翼的给捡了起来。

    她颤颤巍巍的拿着那把镶嵌着钻石的银色手枪。

    那枪仿佛是有千斤重一样,沉甸甸的,把她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俊逸哥,真的要那么做吗?”她再一次问出了口。

    陆俊逸也再一次点头,“是的,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萧子赫挑眉,目光看向叶歆婷,“准备好了?”

    半晌之后,她仍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这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没错,这正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只要她不打中陆俊逸,让陆俊逸坚持到最后,她就能永远的逃离萧家了。

    只要………

    但是………

    她的心为什么在阵阵抽痛呢?

    逃离萧子赫不是一直都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叶歆婷让自己的思绪停了下来。

    她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萧子赫,萧子赫也看向她。

    两人的目光又一次在空中交汇,不再是那么的剑拔弩张,而是多了几分暗流涌动。

    叶歆婷失了血色的唇瓣微启,“萧子赫,你要说话算话。”

    萧子赫仰面一笑,“我萧子赫说话,何时失言过?”

    “好。”

    “好。”

    两人都说了同一个字。

    叶歆婷的意思,是她答应了萧子赫的要求。

    萧子赫的意思则是,游戏正式开始。

    *

    宽阔的马路上安静异常,微风拂过,吹动地面上掉落的叶片,沙沙作响。

    正值夏日,却给人以一种秋风扫落叶的凄凉和萧瑟。

    萧子赫与陆俊逸并排而站,叶歆婷跟萧子赫的属下并排而站,唯一不同的,站在她身边的人,眼睛被一条黑色布带给蒙住了。

    他们就是在玩命,玩心跳,玩谁更具有强劲的心理素质。

    叶歆婷不懂枪,她一枪下去儿,有可能谁也没打中,也有可能打伤或打死一个。

    萧子赫的属下虽然对枪械的使用非常熟悉,却被蒙上了双眼。

    所以结果跟叶歆婷是完全相同的。

    周围的空气瞬时间变得稀薄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是一场难得一见的较量。

    比起美|国大片里华丽的表演来,一点也不逊色。

    人们睁大了眼睛,眼皮都不敢眨动一下,生怕一眨眼就会错过这精彩绝伦的瞬间。

    人人的手心都捏着一把汗,猜测着这场战役,到底会是谁输,谁赢。

    一阵风吹过。

    相对于在场其他人的表情,萧子赫和陆俊逸就显得自在的多。

    就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观众一样。

    就好像一会可能会挨枪子,可能会死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萧子赫表情淡然,而陆俊逸则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萧子赫点燃一只雪茄幽幽的抽了起来,而后把烟盒递给了陆俊逸。

    “不用了,谢谢。”

    两人之间的气氛和谐的不得了。

    真让人怀疑起了,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子赫把烟盒收了回来,放进了口袋里,“开始吧。”

    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所有人都吞了吞口水,心跳也瞬间加快到了每分钟200下。

    叶歆婷和保镖同时举起了手枪对准了同一个方向。

    叶歆婷先是看了萧子赫一眼,而后再看了陆俊逸一眼。

    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人。

    看着曾经陪伴过她的两个男人。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是蠢到不能再蠢的。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其实跟萧子赫回去,也不是一什么坏事。

    至少,她不用面对这么可怕的事。

    但是………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看着两人迟迟不肯动手,萧子赫吸了一口烟之后便冷哼道:“开始。”

    保镖恭敬的点头,“是。”

    叶歆婷则是有些不知所措,耳朵边除我了“嗡嗡”的声音,就再也听不见其他。

    陆俊逸轻声的说:“歆儿别怕,你只管开枪就好,陆俊逸,死不了。”

    他的话,无疑是给了叶歆婷一颗定心丸。

    叶歆婷看着陆俊逸。

    她,真的要这么做吗?

    看着摇摆不定的叶歆婷,陆俊逸再次对着她微微一笑,用眼神告诉她,她可以,她能行。

    叶歆婷收到了来自于沉俊逸的坚定,虽然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叶歆婷却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下一刻………

    “砰!砰!”

    两声巨大的枪响,撼动了云霄。

    树上的鸟儿,全都被惊得飞走了。

    叶歆婷闭紧了双眼,额上渗出了大滴大滴热汗,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同时被汗液浸湿了。

    她的心跳已经破表。

    她不敢睁开眼,她不敢去看眼前发生的一切。

    谁被打中了,她不想知道。

    这个游戏,她不想继续玩下去了。

    她跌坐到了地上,始终不敢睁开眼睛。

    “歆儿,睁开眼睛,我们都好好的。”

    他们,都还活着……?

    没有人受伤……?

    叶歆婷终于缓慢的睁开了双眼,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陆俊逸说的没错。

    他们,都好好的。

    叶歆婷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她,能选择放弃吗?

    她的样子是那么的让人心疼,同时让两个男人的心都揪了起来,却都没有表现出来。

    叶歆婷坐在地上,放下了手中的枪,掩面痛哭起来。

    她以为游戏会就此结束。

    可是,胜负未晓,萧子赫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包括他自己。

    萧子赫开了口,“继续。”

    他的声音和语气都森冷无比。

    叶歆婷原本以为陆俊逸会制止,但是她错了。

    下一秒。

    陆俊逸也幽幽的吐出两个字,“继续。”

    叶歆婷楞住了,她的心沉痛的往下滴着血,他们为何要如此疯狂?

    萧子赫,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

    她一边哭着,一边拿起放在地上的银色手枪,再一次把枪口对准了不远处的两个男人。

    与此同时。

    保镖也再次抬起了手中的枪,与叶歆婷枪口一致。

    这一次两人都不再犹豫,同时扣动了扳机。

    “啪、啪………”

    两声尖锐的枪响回荡在了空气之中。

    叶歆婷仍然被吓得闭紧了双眼,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跌到了地上,而站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小声的问:“俊逸哥,你还好吗?”

    她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可见她究竟是有多害怕,她不是害怕枪的响声,而是害怕会有人因此而倒下去。

    然而这一次,她没有听到陆俊逸的回答,反而听到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老大,老大中枪了。”

    老大?

    叶歆婷猛的睁开眼。

    果然,萧子赫的手臂上中了一枪,不是太严重,只子弹擦到了皮肉,正汩汩往外流着鲜血。

    那血显得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叶歆婷的瞳孔紧缩,全身的血液倒流,小脸比刚才更加苍白了。

    萧子赫,中枪了………

    萧子赫,流血了………

    叶歆婷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响。

    把她应该最初应该关心的人给忘记了,在她的眼里,只有萧子赫,只有萧子赫那只受了伤的手臂。

    她的眼定定的看向萧子赫,目光不曾从他身上移开半分。

    疼………

    明明中枪的人是萧子赫,为什么她的全身会感觉到无比的疼痛?

    萧子赫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是十分满意叶歆婷的表现似的。

    他指间的雪茄尚未燃尽,他咪着一双眼,幽幽的抽了一口而后又缓缓的,把白烟吐出。

    他刀刻的面庞孤傲至极,也冷漠至极………

    烟雾散尽。

    低沉如地狱里传出来的声音再次响起,“继续。”

    保镖再一次恭敬的点了点头,十分公式化的回应了一声,“是。”

    叶歆婷却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

    保镖举起了黑锃锃的手枪。

    “嘣………”子弹以飞快的速度穿镗而出。

    一声巨响之后,叶歆婷的脑子闪现出了许许多多的画面。

    美食街、臭豆腐、摩天轮………

    今后,你有我………

    叶歆婷,我爱你………

    一幕幕,一声声,全是有关于萧子赫的。

    画面一格一格的回放,回到了最初。

    赫哥哥………

    十六年前、初见………

    她喊他的第一声:赫哥哥。

    “妈咪,为什么赫哥哥不喜欢歆儿?是不是歆儿做错了什么?”

    “妈咪,为什么你们要把赫哥哥送到国外去?歆儿一个人好害怕………”

    叶歆婷回过神,不知不觉中,她已泪流满面。

    叶歆婷看着子弹直直的朝着萧子赫飞了过去,不偏不倚的射在了他心口的位置。

    血花四溅………

    叶歆婷瞪大了双眼。

    不要,不要………

    “不要………”

    只见萧子赫夹在指间的雪茄落了地。

    “咚”的一声,萧子赫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他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口,鲜红而又温热的液体,从他的指缝间流过。

    那带着腥甜气味的液体,在萧子赫的白色衬衫上,开出了朵朵的血红色的蔷薇花,美丽而又妖冶的绽放着。

    叶歆婷看不见也听不见周围的一切。

    她的眼里除了萧子赫还是萧子赫。

    萧子赫抬眼,看着叶歆婷向着他奔来的模样,嘴角勾出一抹幸福无比的笑容。

    他输了,但他也赢了。

    至少他知道了,在叶歆婷的心里。

    他,是有存在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