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萧子赫就是她的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37字

    叶歆婷扑倒在了萧子赫面前,泪眼婆娑。

    “萧子赫,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一双小手不自觉的抚摸上了他的伤口。

    那液体,粘粘的、热热的。

    事实正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叶歆婷,我输了………”萧子赫微笑着说。

    叶歆婷则是哭得越来越大声。

    他在说什么傻话?

    到了现在,他还那么在乎输赢吗?

    叶歆婷看向了一边的陆俊逸,眼睛里充满了乞求,“俊逸哥,叫救护车,叫救护车,快叫………”

    她的话还没说完,萧子赫就用自己沾满血的手抓住了她的小手。

    “歆儿,我输了,你自由了。”

    “萧子赫………”

    叶歆婷哭的连话都说不出了。

    “萧子赫,你好自私,你杀了宝宝,为什么连你自己都要一并杀死?”

    叶歆婷对着萧子赫,就是一阵前所未有的控诉。

    “对不起,歆儿………”萧子赫长长的喘息着,“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害我们的宝宝,我爱他,但我更爱你………”

    “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

    叶歆婷再也听不下去了。

    萧子赫没有骗她。

    他竟然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证明,他爱她。

    他,真的好自私。

    “萧子赫,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同情你吗?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跟你回去吗?”

    叶歆婷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她简直是恨透了这样的萧子赫。

    这样的他,比那个如恶魔般的他,还可恶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那个他,只会弄疼她的身。

    而这样的他,却弄疼了她的心。

    “歆儿,我方才说过,我若是输了,就还你自由………”

    “………”

    “让你做最后一道选择题,你是要跟俊逸走,还是留在我的身边?要他,还是要我?”

    说完,萧子赫的眼皮慢慢的有低垂了去。

    但他还是强迫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因为他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你为什么就那么喜欢让我做选择题?为什么?”

    “因为………”

    话还没说完,萧子赫就直直的倒在了叶歆婷的怀里。

    叶歆婷真的不敢相信眼在她的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她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

    到了最后,她还是没能逃脱萧子赫。

    他用这样的方式将她束缚住,比把她关在萧家别墅里残忍一万倍。

    她目光呆滞的望着倒在她怀里的萧子赫,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去想,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四周气流极具加速。

    巨大的轰鸣声掩盖住了周围的一切。

    抬着担架的医生和护士瞬间出现在了这里。

    叶歆婷的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木讷到了极点,就连萧子赫被送上了直升机,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直升机走了,黑色轿车走了。

    一切的一切恢复到了原点,显得如此平静。

    陆俊逸蹲在了叶歆婷的身边,大手抚摸着她的长发。

    “歆儿,我们走吧。”

    叶歆婷坐在地上,把头微微转向陆俊逸,“去哪里?”

    “我送你回家。”

    家?

    哪里才是她的家?

    此时,血腥味唤醒了她。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怀里,而后再看了看四周,“萧子赫,萧子赫人呢?”

    叶歆婷发了疯一般的扯着陆俊逸衣襟,“俊逸哥,萧子赫呢?他是不是死了?”

    “我还没给他答案呢,他怎么可以死?”叶歆婷自言自语道。

    陆俊逸把叶歆婷勾进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接近于失控的情绪。

    她今天真的被吓坏了。

    陆俊逸低下头,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丫头,萧子赫就是你的家。”

    叶歆婷后背僵直。

    萧子赫就是她的家?

    那他为什么会如此逼她?为什么要如此伤害他自己?

    她摇着头,她不相信陆俊逸所说的话。

    “歆儿,赫不会死,他爱你,他不会抛下你让你孤单一人,记住俊逸哥跟你说的话,萧子赫就是你的家。”

    “俊逸哥,萧子赫真的不会死吗?他流了好多血,我好害怕他会………”

    “陆俊逸什么时候骗过叶歆婷?”

    叶歆婷摇头,“陆俊逸,从来都没有骗过叶歆婷。”

    “歆儿,我带你回医院,赫,在那里等着你。”

    *

    医院手术室

    手术正在进行的灯,一直一直的亮着,散发着妖冶的红光。

    苍白的日光灯照在人们的身上,显得冰冷冰冷的。

    陆俊逸带着叶歆婷回到了这里。

    走廊上,站了许许多多的黑衣人,正在等待着他们的老大从手术室里出来。

    陆俊逸牵着叶歆婷的手,从他们的中间走过。

    四周安静得十分诡异,叶歆婷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她怯怯的从眼角看着那些面无表情的黑衣人。

    他们怎么会全都在这里?

    是不是萧子赫………

    叶歆婷紧了紧自己被陆俊逸拉住的小手,手心冒出了一阵一阵的冷汗。

    陆俊逸也跟着紧了紧自己的大手,给叶歆婷安心的力量。

    卫成在手术室门前紧张的走来走去,面色难看至极。

    见到卫成之后,叶歆婷跑到了他的面前,“萧子赫,他怎么样了?”

    卫成转身,十分恭敬的向陆俊逸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叶歆婷说:“少奶奶,少爷还在手术中。”

    “哦。”她木讷的点了点头。

    她要的,不是这样的答案。

    她想要知道,萧子赫到底是死是活。

    卫成看着叶歆婷失望的表情,想要说出几句安慰的话语,到最后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

    叶歆婷目光呆滞的坐到一旁冰冷的椅子上。

    好冷………

    为什么会这么冷?

    她索性蜷缩起了整个身子,缩坐在那里,把脸埋进了自己的双膝之间。

    鞋跟与地面敲击,发出有规律的哒哒声,划破了这一刻的安静。

    保镖们纷纷向来人低头示意。

    卫成见状,低沉的喊了一声:“锦姐。”

    锦瑟却爆骂出声,“废物。”

    卫成低头,“锦姐说的是。”

    “带着你的人通通给我滚,这里不需要你们。”锦瑟指着那群黑衣保镖们。

    “是。”

    说完之后,卫成便对着保镖们使了一个眼色,接着就退了下去。

    保镖们一走,走廊立刻变得空旷了起来。

    只要发出任何一个声响,就能听见回声。

    锦瑟白了陆俊逸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坐到了叶歆婷的身边。

    她纤细而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叶歆婷瘦弱的肩膀。

    那肩膀,好像是一捏就会碎掉一样。

    “歆儿,我是你的锦瑟姐,被吓坏了吧?”锦瑟轻声说着。

    叶歆婷听到锦瑟的声音,立马把头抬了起来,她想也不想的,猛的扑进了锦瑟的怀里。

    她什么话也不说,失声痛哭了出来。

    不得不承认,叶歆婷的哭声,在这样的环境下,是那么的歇斯底里,是那么的痛彻心菲。

    从小到大,她只有在失去自己父母的那一晚,发出过这样的哭声。

    后来,就再也没有过。

    -----

    如今,她好像觉得自己会失去萧子赫一样。

    哭得越来越大声,哭得越发的不可收拾。

    陆俊逸闭起双眼,靠在墙边,他不敢去看如此这般的叶歆婷。

    不知哭了多久,叶歆婷的眼泪沾湿了锦瑟的衣襟。

    锦瑟不多说一句话,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一双手无时无刻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她不想去安慰叶歆婷,因为她知道,只有哭出来,心里才会舒服。

    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什么的小女孩来说,这接而连三的打击,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换作是她,她都承受不起,更何况是叶歆婷?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叶歆婷趴在锦瑟的怀里,久久不肯起来。

    直到她的哭声变得断断续续,直到她彻底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哭够了,她终于肯抬头看锦瑟了。

    她的脸上,满是泪痕,一双大眼哭得又红又肿。

    “锦瑟姐,萧子赫,他………”

    她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说着话,却一句也说不完整。

    锦瑟轻声音安慰她道:“歆儿,他没事。萧子赫是属兽的,具有超人一般的恢复能力,你要相信他,嗯?”

    叶歆婷点了点头。

    她相信锦瑟的话,却不相信萧子赫。

    那个男人,除了逼她,还是只会逼她。

    “他怎么会那么自私?”

    叶歆婷问锦瑟,渴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男人都是自私的。”

    “他说,他爱我,爱我们的宝宝。”叶歆婷说着,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既然爱,他为什么还要这么逼我?既然爱,他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他自己?”

    “…………”

    面对这样的问题,锦瑟回答不出来。

    “他明明知道我不会用枪,他明明知道自己会受伤,我很笨,但我不傻。他不用强的把我留下,他要让我心甘情愿的留下。他成功了,他成功了………”

    “是,他成功了,因为歆儿也爱上他了,对不对?歆儿舍不得他就这样离开,所以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了。”

    “呜………”叶歆婷又一次大哭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