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他只会逼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2987字

    “我不爱他,我凭什么要爱一个像他这样自私的男人?他跟我妈妈一样的自私,只会逼我,然后到最后,狠心的离我而去,丢下我一个人。”

    “从前是,现在也是。”

    “他把我一个人丢下,一走就是十几年,我在冷冷清清的别墅里,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十几年,他凭什么说爱我?”

    听到这样的话,锦瑟笑了。

    看似对彼此冷漠到了极点的两人,原来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结下了很深的羁绊。

    只是,他们都不明白自己的心,以至于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画面有些控,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两个人,把彼此弄得遍体鳞伤,这又是何苦呢?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吧。

    没有痛彻心菲的经历,又怎会知道对方的珍贵?

    “歆儿,别哭了,嗯?”锦瑟笑着摸了摸叶歆婷的脑袋,“再这么哭下去,就不漂亮了。而且,萧子赫是不会死的,因为他舍不得丢下你。”

    “他要是死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嗯。”锦瑟点了点头。

    之后,手术室外的三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叶歆婷靠在锦瑟的怀里,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就像是一对亲姐妹那样。

    陆俊逸则是靠在墙上,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铛………”

    手术室的门应声而开。

    一个上了年纪的医生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摘着口罩。

    叶歆婷抬头,见是医生,便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坐的太久了,叶歆婷的腿有些麻木了,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了地上。

    幸好有身边的锦瑟及时扶住。

    叶歆婷快速冲到医生的身边,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了他。

    她抓的万分千分的用力,指关节都泛起了淡淡的惨白。

    “医生,萧子赫,他怎么样了?”

    叶歆婷哭过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带着浓重的鼻音。

    因为担心,所以带着丝丝的颤抖。

    “手术很成功,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可能要睡上一会才会醒过来,你们无需担心。”

    说完之后,医生便笑着离开了。

    手术进行了有三个小时之久,医生的背影看上去有些疲惫。

    叶歆婷的眼皮眨也不眨一下。

    医生走了之后,她就跌坐到了地上。

    她默默的念叨着:“萧子赫,还活着………”

    看着她那失神的模样,锦瑟想要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可是想了一下之后,只能作罢。

    随她去吧。

    陆俊逸仍然靠在墙边,不知道看向哪里。

    他还是不愿意多看一眼叶歆婷。

    听到萧子赫还活着的消息,他既高兴又难过,因为他知道自己与叶歆婷再也不可能了。

    其实他早该知道的,只是他一直不愿意放弃罢了。

    “铛………”

    手术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

    这一次,出来了很多的医生,他们的脸上,个个都带着如释重负的表情。

    在他们身后的,则是挂着吊瓶,鼻子里塞着氧气管,闭着双眼躺在床|上的萧子赫。

    锦瑟把坐在地上的叶歆婷给拉了起来,“歆儿,我们走吧。”

    叶歆婷木讷的点点头,拉着锦瑟的手走向萧子赫。

    她走到床边,看着面色如白纸一般的萧子赫,眼泪再一次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此时,她真的很想狠狠的扇他几个耳光。

    问问他,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是不是真的很好玩?

    如果真那么好玩的话,那他还活着出来做什么?为什么不死里面算了?

    叶歆婷的心理真的是矛盾极了。

    她一方面害怕萧子赫会就此丢下自己,另一方面她又恨他做出这种偏激的举动来,逼她、逼她、再逼她。

    这个男人………

    真的是疯狂到了极点。

    也许这一次,让他好好的安分几天,应该也是不错的吧?

    锦瑟朝着陆俊逸使了一个眼色,而后扶着叶歆婷,一直一直的安慰着她:“歆儿,别哭了,他不值得你这么为他哭泣。等他醒了,我们好好收拾他一顿,你看怎么样?”

    叶歆婷瞬间收起了眼泪,猛的点了点头。

    陆俊逸则悄悄的退了下去,他不是去做别的,他是要给萧子赫和叶歆婷安排病房去。

    既然他们两人都需要住院,那么之前叶歆婷住的病房肯定是用不了。

    他能看懂锦瑟眼神里的意思,她是想让他们在一起,不受任何人的打扰。

    *

    不久之后,萧子赫被送入了安排好的病房内。

    这个病房,是这家医院里最顶级的VIP病房,咋眼一看,跟普通的套房差不多,有客厅、有厨房、有卫生间什么的。

    配备十分齐全,除了一些医用的器械以外,其他家具和装饰都比普通的家庭豪华的多。

    医生的护士把萧子赫安置好之后,交待了锦瑟几句就走了。

    叶歆婷坐在萧子赫的床边,一刻也不愿意离开。

    锦瑟笑着摇了摇头,慢慢的走到了叶歆婷的身边,“歆儿,累了吧?要不要先洗个澡休息一下?赫他还没有这么快醒来。”

    叶歆婷摇头,“谢谢你锦瑟姐,我还不累。”

    锦瑟搬了一个椅子坐到了叶歆婷的身边,拉过她的双手,与她对视。

    “歆儿,你刚刚流产,不能太过劳累。”

    “我知道。”

    “所以,你现在去洗个澡,尚床休息,嗯?”

    叶歆婷明白锦瑟是为她好,但到最后,她还是摇了摇头。

    “我已经让人把你的房间换到这里来了,你不需要跟赫分开,你就躺在他的身边,听锦瑟姐的话,如果你将来还想要宝宝的话,现在就必需休息,知道吗?”

    面对着叶歆婷,锦瑟可谓是苦口婆心。

    叶歆婷看了看萧子赫,而后又转回来看着锦瑟。

    “宝宝,我还会再有吗?”

    锦瑟无奈的笑了笑,“傻丫头,当然会有,而且不止一个,还会有很多个。”

    “可是………”

    锦瑟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没有可是,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以后就不会再管你了。”

    如此这般温柔的锦瑟,恐怕只有在叶歆婷的面前才会表现出来吧。

    “对不起………”叶歆婷愧疚的低下了头。

    锦瑟却不以为意,依然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歆儿,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如果你真心把我当姐姐的话。”她伸出手摸了摸叶歆婷的发丝,“听姐姐的话,现在就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然后休息,好吗?”

    叶歆婷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猛的扑进了锦瑟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

    锦瑟被叶歆婷突然之间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伸手环住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叶歆婷轻声说道,“姐姐………”

    锦瑟的身上,叶歆婷似乎是找到了家的感觉,找到了拥有亲人的温暖。

    “有锦瑟姐真好,有俊逸哥真好,有萧子赫………”

    有萧子赫怎么样,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那个名字,是她不经意间吐出来的。

    因为是不经意的话,所以她也无需再说下去。

    是的,就是这样。

    锦瑟笑着摇头,“丫头,那就快去洗洗,我去给你准备一身干净的衣服。”

    叶歆婷把头抬了起,带着无尽的感动,“好。”

    一个小时之后,锦瑟终于把叶歆婷弄上了床。

    因为病房里的床是双人床,而且足够大,所以叶歆婷直接躺到了萧子赫的身边。

    起初她还有些不愿意,但是经过锦瑟的一番劝说之后,她终于安安稳稳的躺下了。

    一切归于平静,锦瑟为两人关上灯之后,转身离开。

    她微微的一笑,唇角划过一抹美艳的笑容。

    她上辈子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被这两人这般折磨。

    算了,她也是一个孤儿,除了小宝之外,她再也没有别的亲人,能认识这样一个傻呼呼的妹妹,她还是满开心的。

    离开医院,她抬眼望了望眼前的景色。

    城市中的灯火,星星点点的连成了片。

    原来,夜已经如此深沉。

    这个城市,好陌生………

    一股淡淡的惆怅涌上心头,万家灯火,所有人都是幸福的吧?

    除了她。

    不,其实她也是幸福的。

    因为,上天在让她失去了所有一切的同时,又赐给了她一个最美的礼物,就是她的小宝。

    虽然小宝是一个恶魔的儿子,但她仍然感谢他,在一切结束的时候,没有残忍的带走小宝。

    小宝是她的一切。

    所以她,是幸福的。

    *

    病房里亮着一盏昏黄的小灯。

    叶歆婷小心翼翼的躺在萧子赫的身边,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因为她害怕自己的动作一大,就会把萧子赫弄疼。

    他刚刚做完手术,应该很疼吧?

    叶歆婷不知道的是,萧子赫的疼,远远比不上她流掉孩子的疼。

    但是,当萧子赫知道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宝宝,当萧子赫知道叶歆婷跟着陆俊逸落跑的时候。

    他的心却是比任何疼痛要疼上千万倍。

    借着微弱的灯光,叶歆婷看清了萧子赫的脸。

    到底是有多久,她没有好好的看过这张脸了?

    恐怕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