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我不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90字

    萧子赫再怎么后悔也来不急了。

    他皱眉,竟然想要骂人都骂不出口。

    他的喉咙干的跟火烧一样,又烫又痒。

    他甩动着胳膊,一下就把他床边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随着一阵玻璃碎裂声音,病房里的宁静终于被打破了

    正好在这个时候,一群医生和护士涌了进来。

    他们看到地上变得一片狼藉,又看了看萧子赫一张铁青的脸。

    一下子,全都吓得不敢动弹了。

    萧子赫出了名的暴戾,人尽揭知。

    再加上他又是这家医院最大的股东,就算他受了伤,医生也自然会让他三分。

    年轻的小护士们看到此番景象,缩到了医生们的身后,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年长一些的医生则是哆哆嗦嗦的、十分胆怯的看向萧子赫,“赫,赫总………”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低沉的暴怒声给打断了。

    “滚!!!”

    萧子赫发了疯一样的扯掉身上的线和管子,不顾及伤口传来的疼痛,硬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医生见状,紧张的而又担忧的冲到了床边,想要阻止他疯狂的举动。

    可刚一接进萧子赫,医生们就怯生生的退了回去。

    因为萧子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场太过强大了,他的眼神也在同一时间迸射出慑人的眸光。

    那样的眼神,强大而有力的逼退了所有的人。

    他在警告他们,谁要是再靠近他一步,他就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瞬间,病房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谁也不敢多吭一声,不敢多做一个小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子赫痛苦的撑起身子。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萧子赫皱起英挺的眉峰。

    他暴躁,“F.u.c.k !!!”

    由于方才的经历,几个医生和护士想要上去帮忙都不敢,几个人就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

    “通通给我滚。”

    为首的医生擦了擦汗,连忙点了点,“是,是,我们这就出去,有什么事你再叫我们便是。”

    “还不快滚。”

    萧子赫的话音一落,所有的医生和护士就消失了踪影。

    一室安静。

    萧子赫怒火攻心,想要砸东西来泄恨,却发现能砸的都已经被他砸光了。

    叶歆婷,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到底去了哪里?

    你要逃最好就给我逃的远远的,永远不要被我抓到,否则………

    “萧子赫………”

    萧子赫的眼睛刚要冒火,那火苗就被一声细细软软的声音,给硬生生的浇灭了。

    他抬眼。

    只见叶歆婷傻呆呆的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自己,脸上带着被水洗过的痕迹。

    额前的发丝被水打湿了,水珠一滴滴的落到了她的脸颊上。

    就在这一瞬间,萧子赫收回了身上所有的暴戾气息,一双眼温和的看着叶歆婷。

    叶歆婷缓缓的走进房间,不多说一句话,直接进了厨房。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杯清澈而又干净的水。

    她把水杯交到了萧子赫的手里。

    萧子赫接过水,仰头一饮而尽。

    两个人仍然保持着沉默,却是默契到了极点。

    叶歆婷想要伸手接过空杯。

    谁知,萧子赫却抓住了她的手。

    触感冰凉又十分火热。

    萧子赫把杯子吃力的放到了床头柜上,一双眼深沉的紧紧锁住叶歆婷。

    不让她再逃离自己的视线半分。

    叶歆婷像是明白了萧子赫的心情一般,十分乖巧的爬到了床|上。

    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正眼看过萧子赫一次。

    叶歆婷冰冷的小脚一沾到洁白的床单,立马在床单上划出一抹鲜红。

    原来,她一直都忘记了把鞋穿上,而在这一来一往之间,她似乎忘记了这一切。

    她不觉得疼,也便没有在意。

    脚心被满地的玻璃割伤,割破,正往外冒着丝丝鲜红的液体,染红了床单。

    虽然流的血量不算多,但在萧子赫的眼里,显得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萧子赫双眼一沉,转瞬间又爆吼出声,“医生!!!”

    喝了一杯水之后,他的声音少了几分沙哑,多了几分霸道。

    十秒钟的时间都还没到。

    医生和几个护士就急冲冲的奔了进来。

    医生抹了一把汗,“赫总,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萧子赫冷眼一瞪,“没见到有人受伤吗,还楞在那干什么?”

    医生顺势看去,明白了一二。

    他身后的小护士便紧张的跑去拿止血药和消毒液去了。

    年长的医生一看便知道,萧子赫到底是有多紧张自己的妻子,便讨好一般的走到了叶歆婷的身边。

    他面带微笑,小心翼翼的抬起叶歆婷受了伤的脚检查起来。

    在他的目测之下,他没有发现叶歆婷的脚底刺进了碎玻璃,只是单纯的被割伤了而已。

    小护士一来,医生亲自给叶歆婷处理伤口。

    刚刚还不觉得疼,这一沾到了消毒液,叶歆婷疼的皱眉。

    萧子赫再一次暴了粗口,“你TMD的不会轻一点啊?”

    医生吓得微微颤抖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加大了几分。

    但这一次,叶歆婷没有表现出疼痛来,而是强忍了下来。

    处理完叶歆婷的伤口之后,医生和护士随着萧子赫的吼声退出了病房。

    叶歆婷坐在萧子赫的身边,低垂着头,除了微微皱起的眉头,什么表情都没有。

    萧子赫则是仍然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

    “歆儿,我………”半晌过后,萧子赫终于开口说话了。

    几乎同一时间,叶歆婷和萧子赫同时开了口,“萧子赫………”

    气氛有些尴尬。

    叶歆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破了彼此之间的尴尬,“萧子赫,我不会再想着离开你了。”

    说完之后,叶歆婷把头低得极低,好像这话是多么让人难以启齿一样。

    萧子赫顿时茫然了。

    他没有听错对不对?

    叶歆婷说不会再离开他了,她做好跟他在一起一辈子的打算了吗?

    萧子赫的心无故的雀跃了起来。

    “歆儿,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答案吗?”萧子赫不确定的小声问道。

    叶歆婷点了点头,“是的,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不爱你。”叶歆婷十分坚决的吐出了四个字,她顿了顿,“我会按照跟爸妈的约定,在我二十二岁生日之前为萧家生下宝宝,但是我不敢保证,在这期间,我能够爱上你。”

    萧子赫的眼神突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原来,她不再逃离他,只是为了那个可笑的约定。

    萧子赫的嘴角勾出了一抹无奈至极的笑容,“还有呢?”

    叶歆婷转过身,一双儿眼不带任何情绪的看向萧子赫,“还有,请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可以吗?”

    “说。”

    “如果到时候,宝宝生下来了以后,我还是无法爱上你,无法爱上任何人,只求你能放了我。”

    萧子赫笑了,从叶歆婷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无比坚决的神情。

    在她的心中,他的爱原来如此不值钱。

    她会为他留下,只是在同情他罢了。

    是的,只有同情,别无其他。

    叶歆婷,同情他,而不是爱他。

    萧子赫十分厌恶的甩开叶歆婷的手,由于动作幅度太大,扯的他还未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疼。

    放了她。

    说起来轻松,做起来,谈何容易?

    难道她忘记了他是谁了吗?

    他是萧子赫,是一个撒旦一般的男人。

    他想要的东西若是得不到,他宁愿将其摧毁。

    “那你为什么不跟俊逸走?我说过,我输了,你便自由了。既然这样,那你又何必回来?可怜我?”

    萧子赫的话是无比的嘲讽。

    他在嘲讽他自己。

    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上了心,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表明了心迹,却被那个女人狠狠的踩到了脚底。

    “因为我不想让你误会。”

    “误会?”

    “是的,我从来都只把俊逸当成是哥哥。”

    哈哈哈哈哈…………

    萧子赫大笑出声。

    他的笑声没有之前放|荡,反而尽显凄凉。

    讽刺,真的是太讽刺了。

    她之所以会回来,居然是为了陆俊逸,她害怕他会再一次伤了陆俊逸,所以才乖乖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萧子赫痛若的闭上了双眼。

    等他把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眼神中多了几分阴冷的狠戾。

    叶歆婷,你知不知道。

    有无数的女人从我萧子赫的心里走过,只有你,狠狠的踩到了我的心上,践踏着,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心痛。

    叶歆婷,你知不知道,陆俊逸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脆弱,那一切的一切只是他外表给人的假象罢了。

    突然,萧子赫躺倒在了床|上,他深深的闭上眼眸,悠悠的吐出一句,“你走吧。”

    叶歆婷把头转向他,“走?你要让我去哪里?”

    “去你想去的地方,萧家已经不需要你了,我会让律师把离婚协议写好之后交给你。”

    “离婚?”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想要自由,我给你。”

    “萧子赫,在我生下孩子之前,我是不会走的。”叶歆婷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意思。

    她总说萧子赫是一个自私的人。

    在萧子赫看来,她在得知自己的心上已经有了她之后,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又何尝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呢?

    “不需要。”

    “我答应了爸爸妈妈。”

    “你出去吧,我累了。”萧子赫真的是累了,他现在不想再看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