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禽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6本章字数:3065字

    趁着叶歆婷不注意,萧子赫再一次收紧了手臂,把她紧紧的箍在自己的怀里。

    低头,萧子赫准确无误的撅住叶歆婷如樱般的红唇。

    这一次,他的吻不再那么温和,而是带着强烈的侵占气息,放肆的吮吸着、舔|舐着。

    叶歆婷的唇都被他吻得生疼。

    她想要推开他,想要从他的怀里逃脱,却被他固定得死死的。

    一个翻身,萧子赫把叶歆婷压到了自己的身下。

    大掌抓住她两只不安分的小手,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整个过程,他的唇都不曾离开她半分。

    他的吻如惊涛骇浪那般向她席卷而去,完完全全夺走她的呼吸。

    如此这般的姿势,把整个房间的温度点燃到了最高点。

    萧子赫就是一个天生的调情高手,不管他身受多重的伤,他的每一个动作或者是每一个吻,都能轻松的挑起对方体内最原始的欲|望。

    不一会,叶歆婷就在他的身下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能力。

    她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哼哼唧唧的。

    好像是对萧子赫有多少的不满一样。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越是这样,萧子赫想要把她拆入腹中的欲|望就越是强烈。

    她能有这番表现,他真的是满意极了。

    暧|昧在流窜。

    偌大的房间里,只能听见叶歆婷如嘤般的呻|吟声,还有萧子赫略显狂乱的低沉的吼叫声。

    萧子赫松开了叶歆婷的唇。

    他整个人如火般的烧了起来,似乎一个吻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自从那一夜,他到底是多久没碰她了,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他唯一还能清楚记得的是,他想她,他想要她,想要的全身发疼。

    他微咪着双眼。

    抬头看向身上已经被情|欲所迷惑的人儿。

    “歆儿,可以吗?”

    叶歆婷完全没听见他在讲些什么,脑袋里一直嗡嗡作响。

    她睁开眼,豪无知觉的看着萧子赫。

    双眸对视。

    不看还好,一看便再也无法自拔。

    叶歆婷彻底的沦陷在了萧子赫的柔情与满身的炽热之中。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潭春水,春来冬去,被慢慢的融化,缓缓的流动着。

    萧子赫低下头,伏在叶歆婷的耳边吹着热气,“歆儿,可以吗?”

    叶歆婷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天知道。

    她的身体是有多么渴望他,可是………

    可是这样的自己,让她自己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羞愧,她怎么能这么做?

    她感觉自己儿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只要萧子赫随随便便的挑逗一番,她就会变得软弱无比,十分无力。

    她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度空虚的状态,她渴求他能给她更多,可心理却又十分抵触。

    她在矛盾的边缘徘徊着,寻求一种两全的平衡点。

    可是那样的平衡点,有吗?

    叶歆婷在心里问着自己。

    好像没有。

    是的,凡事难两全,没有平衡。

    最终,叶歆婷被无尽的欲|望所吞噬,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她在他的身下低泣着。

    萧子赫咪着眼看她,掌心带着火热的温度抚上了她的脑袋,轻轻的抚摸着。

    叶歆婷迷离着双眼在他身下缓慢的扭动着身躯,嘴里一直发出痛苦的低喃。

    看着这样的她,萧子赫整个人都变得狂野了。

    他知道,她跟他一样,充满了无比强烈的渴望。

    “歆儿………”萧子赫低低的喊着她的名字。

    带着他独有气息的热汗,顺着他线条分明的脸庞滑落而下。

    叶歆婷的身体亦是,随着体温的逐渐上升,她的衣襟也渐渐被汗水打湿。

    她红着小脸,樱唇微张。

    萧子赫半天没做任何行动,她便痛苦的喊了一声:“萧子赫?”

    萧子赫低哑着声音应到,“歆儿,我在。”

    当情|欲之火点燃至最高点,当萧子赫再一次俯身而下的时候………

    “禽|兽!”

    一道轻冷的声音,带着两个字,如闪电般豪无预警的流串而过,打在正被情|欲侵蚀的两人身上。

    萧子赫长臂一伸,一把抓过薄被,把衣裳不整的叶歆婷包了个严严实实。

    他坐起身,一只膝盖微曲,撑着手臂。

    他垂着双眼,不让欲|望外泄。

    此时,他的脸黑成了一团,“谁准你进来的?滚出去。”

    他的语气十分温柔,却带着一股不言而喻的冰冷。

    “大门开着,我想进便进,想出便出。”

    “滚!!!”

    “该滚的人应该是你,萧子赫你就是个名副其实的混蛋。”

    这时,从情|欲之中恢复了正常的叶歆婷,带着满脸的绯红,把小脸从被子里探了出来。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虽然这空气里仍然飘荡着暧昧的气息。

    叶歆婷缓慢的坐起身,偷偷的瞄了一眼来人。

    这一瞄,她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小小的身躯也不自觉的缩到了萧子赫的身后。

    她就像是一个被当场抓到,犯了严重错误的小女生那样,低低的喊了一声:“锦瑟姐………”

    那声音,小得如蚊子的叫声一样,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锦瑟踩着高鞋跟,带着冷漠的表情缓慢的走进了病房。

    鞋跟与地板敲击出规律的响声。

    锦瑟走到床边,如女王一样,高傲的环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说她是捉奸的,倒也不像。

    其实她就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姐姐罢了。

    “萧子赫,你打电话说你出事了,让我把歆儿给你送过来,你就是这样对她的吗?”

    锦瑟质问着萧子赫。

    萧子赫仍低着头,不发一语。

    此时的他,也像极了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你不知道她刚刚流产吗?亏我还这么信任你,你真的是禽|兽不如,你让我太失望了。”

    锦瑟大声责骂着他。

    萧子赫自知理亏,也不敢出声反抗,但更多的,是不想。

    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只是一时的情不自木禁,让他忘记了一切。

    他若是毫无理智,现在的叶歆婷恐怕早已尸骨无存了。

    就是因为他还有一丝理智尚存,他才迟迟未动,任由情欲燃烧着他们的身体。

    但是这些,萧子赫不想跟锦瑟做过多的解释。

    锦瑟自从认了叶歆婷这个妹妹之后,变得更加彪悍了。

    只要沾到叶歆婷,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搞得他自己都怀疑起来,叶歆婷到底是不是他萧子赫的老婆来了。

    看着萧子赫被骂,叶歆婷的心里其实也满不是滋味。

    若不是她一时之间意|乱|情|迷,也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萧子赫是有错,但她自己也是有错的啊。

    叶歆婷耷拉着脑袋,从萧子赫的身后慢慢的挪了出来。

    她十分不好意思的抬头看向锦瑟,眼睛里写满了悔意。

    “锦瑟姐,这件事我也有错,你就不要怪萧子赫了。”

    “闭嘴。”

    “闭嘴。”

    萧子赫和锦瑟同时出了声,同时说出了一样的话。

    叶歆婷顿时收了声,委屈至极。

    萧子赫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叶歆婷还会护着他。

    想到这里,他的心带着几分雀跃,猛的跳动了起来。

    但是另一方面,这样的叶歆婷难免会让他感觉到心疼。

    事情是他挑起来的,他是男人,他怎么能让她来跟锦瑟那女人认错呢?

    再说了,做为他萧子赫的女人,一样也是高高在上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无需跟别人低头。

    所以,他不惜冷声吼她。

    锦瑟是一个何等聪明的女人,两个字,足以让她看穿萧子赫心里的想法。

    她冷冷的一笑,把目光转向叶歆婷。

    “歆儿你下来,跟我回去。”

    叶歆婷也看向锦瑟,她被锦瑟的气场所震慑住了。

    她木讷的点了点头,拉开被子准备下床。

    可是,当她的眼神触碰到萧子赫那双受伤的眼时,她退缩了。

    她之前所说的话,在她的脑里盘旋了起来:萧子赫,我不走了。

    是的,她答应了萧子赫,她不走了,她不能出尔反尔啊。

    她再一次把小小的身子往萧子赫的身后挪了挪,只露出一双大眼看着锦瑟。

    “锦瑟姐,我………”

    她要怎么跟锦瑟说才好呢?一瞬间,叶歆婷失去了所有语言能力。

    锦瑟摇了摇头,“不用说了,我走了。”

    说罢,锦瑟便一个转身,潇洒的走了。

    “啪………”房间门被严严实实的合了起来。

    叶歆婷看着那扇被合起来的大门,十分沮丧的低喃道:“锦瑟姐,对不起。”

    她嘟起小嘴,面部表情十分委屈。

    萧子赫带着情|欲还未消散的眼,侧着头看她。

    “叶歆婷,你别忘了你是我萧子赫的老婆。”萧子赫冷冷的说道。

    他的语气透着丝丝冰冷,却也带着几分温情。

    叶歆婷抬起一双大眼,无辜的与他对视,“都怪你,这下我把锦瑟姐给得罪了。”

    她是在抱怨?还是在跟萧子赫撒娇?

    “闭嘴,你以后最好给我离锦瑟那女人远点。”

    萧子赫又一次冷声呵斥道。

    他是在警告?还是在吃醋?

    此时,一股暖流在病房里缓缓的流动着。

    叶歆婷和萧子赫虽然都没说什么甜蜜的话,但这样的气氛,比他们之前的相处模式要正常上许多。

    他们就是一对正在打情骂俏的新婚小夫妻。

    虽然不甜,却暖心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