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裙子,九十九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7本章字数:3133字

    萧子赫却是一副云淡风清的表情,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收据上,少了一百块。”

    没错,萧子赫只用了一眼,就看清了收据上的所有内容。

    叶歆婷说的没错,他给她的那一百万真的是全在那张收据上了。

    而且他能看得出,那张收据是真的,叶歆婷并没造假。

    只是………

    收据上所显示的数据不是一百万,而是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不多不少,离他的要求,只差了仅仅一百块。

    任务没完成,他还是不能放过她。

    叶歆婷彻底的无语了。

    真的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

    一百块,他有必要这么跟她计较吗?

    她果断的翻了翻眼球。

    她指着自己。

    “嗯?”

    “还有一百块在这里,难道你没发现,这身衣服是我新买的吗?”

    “………”

    萧子赫定睛一看。

    果然,她身上所穿着的白色长裙,与早上所穿的那一件,是不一样的。

    可能是因为颜色和款式太过相同,他才没有发现的吧。

    “萧子赫,我可以走了吗?”

    她得意的看向萧子赫,却不想她周身的气压瞬间降了下来,压得她险些喘不过气来。

    只见萧子赫黑着一张脸,冷冰冰的问:“这条裙子,一百块?”

    一句话,气场强大到了无人能够接受的程度。

    叶歆婷的心猛然颤动了起来,她木然的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

    “说。”

    萧子赫决绝的吐出一个字。

    一个字,把叶歆婷吓得瞬间失了笑意。

    得意?

    没有了。

    “我………”叶歆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裙子,九十九块………”

    她的话一出,萧子赫的脸更黑了,眼眸中,散发着无比慑人的寒光。

    叶歆婷不知道萧子赫为什么会这么这么的生气。

    她怯怯的问:“这条裙子不好看吗?”

    她的声音细得跟蚊子的叫声一样,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但她仍然认为自已没错,她现在只是单蠢的被萧子赫吓到了而以。

    小气鬼,莫非他连买这件裙子的收据都得找她要吗?

    那剩下的那一块钱,她要怎么办?

    早知道,她坐公交车回来时花的那一块钱,就找司机要票了。

    果不其然。

    叶歆婷的心里才么一想,萧子赫就立马问出了口,“还差一块。”

    萧子赫就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硬是逼着叶歆婷说出每一分钱的用途。

    叶歆婷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所以,她也不高兴了。

    她哼哼着,“还有一块钱,贡献给公交公司了。”

    萧子赫眼神一暗,扯动着嘴角:“很好。”

    说完之后,一股强大的火焰瞬间从萧子赫的身体里直串出来。

    在叶歆婷看来,萧子赫这是在故意跟她过不去,故意找她的麻烦,甚至还有些无理取闹。

    他说,一百万,不花完就不让她回家。

    她又不是没做到。

    一百万,她一分不差的全给它花完了,完成了他交给她的“艰巨”任务。

    他搁这生这么大的气,不是无理取闹,又是什么?

    随着周身温度的剧降,叶歆婷更加的不高兴了,“萧子赫,这一百块的收据你还要吗?”

    萧子赫不语,很明显的,他面部的线条随着叶歆婷的话,又僵硬了几分。

    他有种想要把怀里的女人就此掐死的冲动。

    这个女人,不仅有把人逼疯的能力,更有着把人给活活气死的能力。

    如果他现在不把她掐死,反过来,他便会被她当场气死。

    此时,叶歆婷还当没事的人一样,闭上了眼睛,很是自然的靠进了萧子赫的怀里。

    在外飘荡了一整天,她是真的很累、很累了。

    既然萧子赫不让她上楼睡觉,那她便在他的怀里睡好了,他的怀抱可不比那柔软的大床差,甚至比大床还舒服温暖几分。

    她喃喃低语着,“好困,我先睡了。”

    说着,叶歆婷就找了一个她认为最舒服的位置,安然入睡去。

    她的睡脸,有如婴儿般酣甜,红扑扑的脸颊,诱人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然而天不如人愿。

    当叶歆婷正要与周公下棋的时候。

    “嘶”的一声,夜晚别墅里的宁静被硬生生的给划破了。

    叶歆婷被这个刺耳的声音吓醒了。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那个声响过后,整个身子都变得凉飕飕的。

    阴风阵阵吹过,她止不住的又往萧子赫的怀里缩了缩。

    累极、困极的她,不愿意睁开眼睛,不管发生了什么,睡觉最大。

    然而下一秒,酥酥麻麻、如微弱电流攒动的感觉,由她的胸口直至全身,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嗯………”叶歆婷不禁低吟出声,接着便哼哼唧唧的,扭动着身子,乞求更多。

    即便她现在是真的又困,又累。

    由皮肤传来的酥麻感觉,比起让她饱饱的睡上一觉,更舒服百倍千倍。

    她像水蛇一样,软软的蠕动着身子,闭着眼睛享受着一切。

    直到她感觉到,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一股火热撕裂,处于半寐半醒状态之中的叶歆婷,才彻底的清醒过来。

    她猛然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差点让她崩溃。

    不知何时,萧子赫把她整个放到了沙发上。

    而她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翼而飞,赤果果的被萧子赫压在了身下。

    她侧头,看到了碎落满地的衣服碎片。

    原来,方才那一阵刺耳撕裂声的来源,正是她新买的裙子,被萧子赫撕成碎片所发出的声音。

    她的新裙子………

    就这么被萧子赫给毁了,变成了碎布。

    她的眼,一直死瞪着地上的碎布,脸上写满了惋惜。

    萧子赫低吼一声,怒气瞬间飙到了最高点。

    他发了疯似的,如饿极了的野狼一样,疯狂的在叶歆婷的体内发泄着、驰骋着。

    他把对叶歆婷的所有不满,通过肢体传达给她。

    告诉她,此时的他到底是有多么的生气。

    然而,即便是这样,叶歆婷居然还能呆傻到,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萧子赫正在对她做些什么。

    把目光从那堆碎布转移到了萧子赫的脸上。

    只见萧子赫冷赫的面部线条,不带一丝表情,更没有一丝的感情。

    他咪着眼,怒火止不住的向外宣泄着,火光四射,把叶歆婷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叶歆婷大吼一声,奋力的推搡着萧子赫。

    “萧子赫,你就是一个疯子!”

    他们还在楼下的客厅里啊,他怎么能这么做?此翻疯狂的举动,引起了叶歆婷强烈的抗|议。

    她不要,她更不要在这里………

    然而,萧子赫才管不了那么许多,不管叶歆婷怎么推他,怎么打他,甚至咬他。

    他都毫不在意,自顾自的掠夺着,索取着他所想要的一切。

    叶歆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是你逼我的。

    最终,叶歆婷喊累了,打累了,她都没有办法让萧子赫停下来。

    只能由着他。

    萧子赫又一次强要了她。

    这是他们从医院里回来之后的第一次。

    没想到。

    他又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要了她。

    要问叶歆婷疼吗?

    答案是:不疼。

    因为与之前不同的是,她的身体,早就已经适应了萧子赫的触碰,甚至早已对萧子赫产生了依赖。

    所以,当她处于迷糊状态的时候,又经萧子赫的一阵爱抚,她的身体就已经为他而打开。

    而且,天知道,叶歆婷自己更是知道,经过这一个月,她到底有多想要萧子赫。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萧子赫会在这种情况下,就把她给要了。

    更重要是,萧子赫正在生气,生很大很大的气。

    虽然她不知道,萧子赫到底在气些什么。

    叶歆婷显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萧子赫,不再对着他大吼大叫,也不再对他拳打脚踢。

    她可怜兮兮的小声说:“老公,我们回房好不好,我不要在这里。”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整个人就被萧子赫腾空抱了起来。

    “啊………”

    叶歆婷销|魂致命的叫出了声。

    一方面她是被萧子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叫出了声。

    另一方面,他们两人的身体,还紧密的连在一起,幅度如此之大的一个动作, 让她不得不发出这样让人羞愧的声音。

    萧子赫站起身,仍然面无表情,更别想让他跟叶歆婷讲上一句话。

    他一手搂着叶歆婷,一手托着她的臀,迈开修长而笔直的双腿,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主动看叶歆婷一眼,反而是身为受害者的叶歆婷,时不时的看向他。

    为了不让自己从他身上滑下去,叶歆婷的手臂不自觉的搂住了萧子赫的脖子,纤细而柔软的双腿,同时也紧紧的环住了他的坚腰。

    这种姿势,无疑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加的靠近,让两个人更加的暧|昧。

    叶歆婷气结。

    为什么每次都这样?

    为什么每一次,她都要以这种暧昧的姿势与萧子赫,在别墅里晃动。

    为什么?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上一次,他们刚结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们曾以这样的方式出现过。

    但至少那时候,他还让她穿衣服啊。

    现在呢,她可是一丝不挂啊,而且刚刚他们在沙发上………

    要是让佣人看见,她今后在萧家的别墅里,还怎么见人了?

    叶歆婷恨不得有个地洞让她钻下去,以后便再也不见人。

    可惜,萧子赫却是一点反抗的机会都不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