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活见鬼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1本章字数:2526字

    宋羽感觉自己睡了很久,睁开眼睛时,视力还有点模糊只看到一片白晃晃的纱帐。

    片刻,她的意识逐渐清明,只觉得脑袋巨疼,忍不住抬手去摸,却摸到了一个肿起的大包。

    “嘶……”倒吸了口气,她又闭上了眼睛,努力回想着自己昨晚喝大了之后究竟撞哪扇门上了,竟然能撞成这样。

    但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一道沙哑的嗓音就在她耳畔低低的响起:“醒了?”

    她意识不清的“恩”了一声,又很快觉得有些不对劲,睁开眼睛,扭头朝那声音的来源寻去。

    紧接着,她看见了一张年轻好看到接近妖孽的脸。

    她愣了愣,然后缓慢的坐起身子,看向那张脸,更确切的说是拥有那张脸的人,一个她完全陌生的男人……

    他的装束有些奇怪,说实话并不是近代人的服装,可此时穿在他身上却并不违和,月白色的长袍随意的挂在身上,露出好看的锁骨和精壮的胸膛,可,他穿的有些少。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同样奇怪的装束,而且垂在胸前的那一缕乌黑的长发,显然不是她的。

    她额头冒出冷汗,脸色有些发白,抬了抬自己的胳膊,就看到了一只修长白皙的小手,这……也不是她的。

    她死命咬住干涩的唇,不让自己发出尖叫,然后闭上眼,伸手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大脑飞速的运转,整理着昨晚的零星记忆。

    她记得她昨天拿到了律师事务所对她发出的就业通知,然后她约了一群好朋友在酒吧里喝酒庆祝,再然后她喝多了,之后……一片空白。

    修长的远山眉微微抖动,她的脸色越发难看,难道说,她酒精上脑,喝糊涂了?

    摇了摇脑袋,甩走那恼人的抽疼,她再次试着睁开眼看向四周,可这一切却依旧诡异的可怕,她终于忍不住,低声吐出了自己今天说的最完整的一句词汇:“活见鬼了……”

    那个男人将她的举动尽收眼底,漆黑的凤眸微微眯起,像是在思索也像是在怀疑。

    宋羽感觉到了男人的目光,她侧过脸,平静的与他对视,然后轻声开口问道:“你……是谁?”

    听到她这么问,男子愣了一瞬,但很快眼底就出现了一丝玩味,甚至还夹杂着一丝鄙夷,他勾了勾唇,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伸手掐住了她小巧的下颌,轻声开口:“苏梨落,你觉得好玩吗?”

    苏梨落?!是谁?

    宋羽皱了皱眉,下巴被他掐的有点疼,她抬了抬手臂伸手推开了他,声音也带了隐隐的怒意:“你放尊重些……”

    男子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漆黑的眼眸也沉了下来,宋羽没空去理会他的诧异,她翻身下了床,然后满怀恐惧的看着这间陌生的屋子。

    此时门外由远而近传来嘈杂的声音,宋羽咬了咬唇,继而警惕的眯起双眸,看向不远处的雕花木门。

    她的脑子一片混沌,来不及多想,她又快步走到床边,看着那个奇怪的男人,声音甚至带了一些哽咽的颤抖:“我拜托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不好?这里到底是哪儿啊?”

    男子噙着玩味的笑意,慢慢低下头,目光在她慌乱恐惧的精致小脸上扫了一眼,又瞟向门口,然后突然伸出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轻轻一带,那具娇小温香的身子就落到了他的怀中。

    宋羽甚至没来的及挣扎,他的头已经低了下来,薄凉的唇贴着她的耳畔,声音低哑轻佻:“想知道,那就别动,很快会就会有人跟你解释的……”

    “什么?”

    宋羽不解的看着他,只听“砰”的一声,不远处的门应声被外力狠狠踹开,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就看到一个年约二十几岁的男人站在门口,一身玄色长袍,玉冠束发,不同于此时搂着自己的男人那般妖孽惊艳,却也俊朗英气。

    只是他脸上的怒意和杀气,却让宋羽打了个寒颤。几乎下意识的,她又往搂着自己的男子怀里钻了钻。

    “你们……”那玄袍男人在看到眼前这幅香艳的情景之后,一张好看的脸几乎扭曲了。

    这样搞不清的状况,宋羽实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掏出把刀砍过来。

    但她这种担心还没来得及实现,紧接着,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宋羽来不及反应,就听到她发出一声短促刺耳的惊呼,然后她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小手捂着嘴巴,一脸的震惊唤道:“长姐……九殿下你们做了什么?”

    长姐?!宋羽蹙起远山眉,从男子怀中坐了起来,但一低头又见到自己半褪的衣衫,愣了愣,她抓起床上的锦被裹住自己,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她,倒是床上的男子,笑了一声,缓缓起身,不紧不慢的理了理自己松散的衣袍,然后看着门口的男人,轻声开口:“看来皇兄的眼线确实如传闻那般厉害,这么快,皇兄居然就能找到这儿来。果然是令臣弟大开眼界。”

    被称作太子玄袍男人,此时已经被怒意染红了双目,咬牙怒道:“慕容毅!你可知道,苏梨落她是本王的准太子妃!!你竟敢……竟敢动她。”

    慕容毅挑了挑眉,漆黑眼眸中划过一丝寒意,脸上却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这次皇兄怕是误会臣弟了,臣弟可并未动准太子妃。”

    宋羽听得云里雾里,她咳了一声,裹着被子,赤脚下了地,然后张了张嘴,试图打断这诡异的画面:“那个……你们如果要打架的话,能不能等一下,谁先给我一面镜子?”

    她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尤其是门口的那个被称作太子的男人,那眼神几乎是要吃了她。

    她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躲在身旁男人的身后。

    感觉到她的依赖,慕容毅勾了勾唇,倒真的走到一旁去取了镜子给她。

    宋羽道了声谢,大着胆子看向铜镜中的倒影,只一眼之后她的指尖一松,那铜镜便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那不是她!

    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然后抬头看向一旁的慕容毅,强装镇定的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朝代?”

    慕容毅眯起眼眸,略有些狐疑的看着她:“苏梨落……”

    宋羽有些慌了,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急声道:“别说没用的废话,我只要你要告诉我现在究竟是什么朝代!”

    看着她抓住自己的手,慕容毅眼中闪过些别样的意味,然后轻笑了一声,低下头靠近她,轻声道:“那你要记清楚,如今是大尧十六年七月。”

    大尧?!宋羽伸手捂住自己抽疼的额头,几乎要哭出来的模样,丝毫没注意此时她和慕容毅太过亲密的模样,已经让门口站立的男人再也压制不住怒火。

    只见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泛着冷意的匕首,向他们刺来:“慕容毅,本王现在就杀了你。”

    他的目标明确,直逼慕容毅。

    宋羽此时还陷在巨大的恐惧和震惊中,呆愣楞的站在那,却突然膝间一软,整个人扑在了慕容毅的身上,在外人看来,她似乎是不要命般的冲上去替慕容毅挡刀子。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绝对被人暗算了一把,只是这动作太过突然,那人的匕首已经逼近,躲避已然躲不开,很快胸前就一阵剧痛,她瞪着眼睛看着惊慌失措叫做太子的男人。

    然后眼前一黑,终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