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小心为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1本章字数:2171字

    初秋晌午的日头虽然没有夏日那般毒辣,却也是泛着燥意。

    大尧国都临安城的苏侯府内,不同往日的热闹,反倒有些冷清。尤其是后院深处的听风阁,丫鬟和侍从几乎都要绕着走,生怕惹祸上身。

    丫鬟紫玉端着药碗,站在紧闭的房门前,迟疑了一会儿,深吸了口气,最终推开走了进去。

    房内的三角炉鼎燃着上等的熏香,桌上放着早上端来的饭菜,几乎没动过,紫玉咬了咬唇,朝内室望去,就见雕花的大床上,那漂亮纤细的女子身着薄纱的衣裙,靠坐在床上,一双好看的眼睛正苦恼的盯着她手里的药碗瞧。

    紫玉愣了一下,垂下头,轻声道:“小姐,该吃药了。”

    宋羽“恩”了一声,皱了皱眉,显然她还是不大适应自己现在这个身份,从她第一次醒来莫名其妙挨了一刀之后,一连半个多月,她都在借病闭门不出。

    大尧苏侯苏越的嫡长女,苏梨落,就是她现在的新身份,可除了身份尊贵,长相美艳,这具身子的原主人却没给她留下一点好处。

    性子嚣张跋扈,骄纵蠢笨,而在她与太子爷和九皇子的那些风月乱事传遍了整个临安城之后,她身上就又多了一个标签,那就是……水性杨花。

    由于生母早亡,苏侯爷也算是极宠苏梨落,但那件事后也失望透顶,从宋羽受伤至今没来看过,更责令除了平日侍奉的丫鬟和看病的大夫,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她住的听风阁。干净利落的将她给软禁了起来。

    不过这对宋羽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清静一点也不错,她眼下对什么都一知半解,若真是人多,她也应付不过来。

    喝完了药,那名叫做紫玉的婢女又捡了一些蜜饯来,她拈了两块放到嘴里,直到嘴里的苦涩退去,才开口问道:“今日我睡着的时候,是不是有人来了?”

    紫玉也不敢隐瞒,如实答道:“早上大夫来过,说小姐身上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还得再喝几服药巩固一下。然后还有……”

    说到这,她又停了停,小心的看了一眼宋羽的脸色,才又斟酌开口: “据说侯爷今日去上早朝,回来之后便脸色阴沉,连午膳都没用,一个人关在书房里,赵姨娘去了,也被骂了出来,所有人都在猜测侯爷发怒是因为小姐,所以赵姨娘和罗姨娘今日在阁前闹了闹。”

    宋羽听完不免皱了皱眉,苏梨落这个烂摊子,真的比她写论文还更让人头疼,叹了口气,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退下吧不用在我跟前伺候了,顺便把那些饭菜端走。晚膳叫厨房熬些粥送来就可以,那些大鱼大肉不利于我伤口。”

    “是。”

    等那婢女走后,宋羽扑通一声仰躺在了大床上,然后盯着床幔上的金线流苏发怔,眼下她的身份尴尬,除了平日伺候她的两个婢女,她见不到任何人,得到的消息也是零零碎碎的,

    平日里套话也不敢太明显,只知道苏梨落还有一个亲哥哥,但是身子不大好,一直留在江南老家养病。

    而苏侯爷有四个姨太太,自从苏梨落的母亲去世之后,倒也没有再续弦,今日苏侯爷心情不佳,又事关自己,宋羽第一反应就是她穿越来的那日发生的事情。

    苏梨落和太子慕容勇早已有了婚约,却在公主府的赏菊宴上,衣衫不整的和九皇子慕容毅躺在一起,这不仅是苏侯府的家丑,更使得整个皇家蒙羞。

    尽管不明白那日具体怎么回事,但宋羽却知道,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从这些日子得到的消息来看,苏侯爷在朝中是相当有权势的,苏梨落和慕容勇成亲,无论对苏侯府还是东宫来说,都不是吃亏的事情。

    如今闹这一出,显然是被人下了套,而且极有可能背后牵扯的就是这个陌生朝代的夺嫡之争。

    无缘无故被掺和进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她以后只怕得步步为营。至少,目前她还得继续适应苏梨落这个身份。

    正想着,门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她愣了愣,赶紧爬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裙,摆出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来人还是紫玉,宋羽松了口气,挑了挑眉,满是狐疑的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紫玉低下头,小声道:“是侯爷说要小姐去书房一趟。”

    宋羽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咳了一声,道:“那便伺候我更衣吧。”

    紫玉抬头看了一眼宋羽,见她神色如常,尽管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敢言语,点了点头,便去拿了衣服过来。待伺候宋羽换好了衣物,净面上妆之后,她也被惊艳了一下。

    忍不住脱口道:“小姐果然是好看的。”

    宋羽不免苦笑,就是因为这个苏梨落长得太过扎眼,在加上不懂遮其锋芒才会如此遭人恨。好看也不过是红颜祸水。

    看着铜镜中陌生美丽的脸,宋羽有些烦摘了几个头上的步摇,只留了一个翠玉的簪子,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紫玉看着宋羽这般行为,愣了愣,小声问道:“小姐是觉得紫玉梳的头不合心意吗?”

    宋羽摆摆手:“不关你事,头梳的很好,只是我大病未愈,不宜过于华丽,简单一些总不会出错的。”

    紫玉知道自家小姐从受伤醒来后就变了,只是说不上哪里,眼下她忽然意识到,苏梨落是变了,变得让人看不透了。

    感觉到紫玉狐疑的眼神,宋羽心里一紧,及时打断了她:“走吧,别让父亲等急了。”

    紫玉心中暗暗骂自己多心,赶紧上前扶住了宋羽。

    一路上,不时碰到府中的侍从和丫鬟,但那些人对宋羽却都退避三舍如同瘟疫,宋羽估摸着,那些人虽然不敢说出口得罪她这个主子,但恐怕心里都在朝她吐口水了。

    紫玉看着宋羽,根据她平日里心高气傲的程度,觉得她心中肯定难受,不免出声安慰道:“这些狗奴才不懂事,小姐不用理会。”

    宋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到了书房门口,宋羽就见一个中年微胖的男人站在那,她还没来的及去揣测他的身份,就见一旁的紫玉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一礼:“见过周管家。”

    周管家笑了笑,又冲宋羽行了礼,才道:“小姐请进,侯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宋羽颔首客气的回了个笑,才强装镇定的走向了他身后的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