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你这个无赖!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1本章字数:2301字

    进了书房,宋羽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她抬了抬眼,就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楠木书桌后,低头写着什么,听见她推门而进,却连头都没抬,沉声开口:“伤口可好些了。”

    宋羽小心谨慎的想了想,才小声答道:“劳父亲挂心,已经好多了。”

    听到宋羽的回答,苏侯爷才抬起头,宋羽和他的眼神撞在了一起,又心虚的低了下来。

    这个苏侯爷的气场要比她想象中强大的多,多年混迹于官场,无疑,这是一只老狐狸。

    可说来奇怪,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也并非只有苏梨落这一个女儿,却偏偏独宠她。苏梨落的骄纵跋扈也全是他娇惯出来的。

    “倒是老实些了。”苏侯爷放下手中的笔,仔细打量了宋羽一遍,皱眉道:“怎么?这些日子没好好吃东西?”

    宋羽心里十分紧张,努力揣测着招数,去应对眼前这个男人,最终,她双眼一红,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模样,道:“女儿觉得无地自容,发生那种事,虽非女儿所愿,可着实让父亲,让苏家蒙羞。”

    这一下反倒让苏侯爷笑了,招了招手,示意宋羽上前一些,无奈道:“怎么就哭了?”

    宋羽朝他跟前走了几步,但是习惯性的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道:“这些日子,

    女儿想了很多,既然事情发生了,女儿愿意受任何惩戒,只要父亲不再生女儿的气。”

    “任何惩戒?”苏侯爷眯起双眸,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沉声道:“我唤你来,就是要同你说这件事。梨儿,你与太子的婚约,怕是要作废了。”

    宋羽一点也不惊讶这种结果,莫说对方是东宫太子,就是普通人家,未婚妻与他人私通,怕都难以接受,更何况私通对象还是太子的亲弟。

    只是,按照苏梨落的性子,她此时是不是应该表现的难过一些。正犹豫着要摆个什么表情出来,就又听苏侯爷道:“今日我上早朝之时,听皇上的口气是有意要将你许配给九皇子。”

    宋羽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中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浮现出那天那张好看到几近邪气的脸。

    而且,这些日子以来,她反复思量,那日暗算她去挨刀子的人,绝对是他,九皇子慕容毅。

    那个男人,分明是想要她的命。

    她绝对不能嫁给他。否则,下次就不只是挨刀子这么简单了。

    听不到宋羽说话,苏侯爷看了她一眼,就见她蹙眉,脸色有些难看,不免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中委屈,可这件事到底是不可回转,九皇子虽不受宠,到底也是皇家子嗣。”

    宋羽也知道眼下直接拒接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苏侯爷见她这般怏怏的,摇了摇头,道:“罢了,你身子不好,回去吧,好好休息,有些事,你自己心中有数就行了。”

    宋羽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走在苏侯府的长廊里,院落里秋花似锦,宋羽却毫无兴致,只要一想到自己若是真的嫁给慕容毅,恐怕连三天都活不过,她就忍不住皱眉。

    紫玉虽然不知道苏侯爷找宋羽说了什么,可是看宋羽的脸色,也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事。

    自然也不敢多言,只能默默跟在她身后。

    回到听风阁后,宋羽将紫玉打发离开,自己则躺在床上发愁,这一躺直躺到了晚上掌灯使过来掌灯。

    紫玉知道宋羽心情不好,伺候的小心谨慎,晚饭时端来一些淮山鸡丝粥,但宋羽没什么胃口,随便喝了两口便让人撤了。

    见宋羽无精打采的模样,紫玉一边替她卸了妆发,一边开口道:“今日大夫来说小姐的伤口已经脱了痂,我晚膳去取粥的时候,嘱咐了膳房备了热水,一会儿,奴婢伺候小姐好好泡个澡。”

    宋羽一听能够泡澡了,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见她情绪好了上来,紫玉也不敢再耽搁,赶紧就吩咐人去准备了。

    没多大会儿功夫,整个听风阁内就热气萦绕了。

    宋羽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在将养着,可到底一直过得提心吊胆的,如今被热水一泡,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紫玉原本想伺候她,可到底她还是不习惯,推脱了两句,就将她支开了。

    屋里的琉璃宫灯映出淡光,她闭目养着神,渐渐有了困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门外似乎有了人,她以为是紫玉,靠在浴桶边缘,懒懒开口:“是紫玉吗?水温还是热的,不需加水了。”

    然而却无人回答她,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宋羽睁开了眼睛,伸手拽了件挂在屏风上的衣物,没看清动作,她已经出了浴桶,素缎的长袍却将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

    紧了紧衣领,她绕过屏风朝门口走去,结果打开门,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自嘲的笑了笑,她关门转身欲回去继续泡澡,却见红木雕花桌前,已经坐了一个人。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在琉璃灯下,格外好看。

    宋羽愣在那里,脸色有些微变,一双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拽紧了身上的衣服。

    倒是那人见到她这幅吓呆了的样子,笑了一声,轻声开口:“半月未见,看来你的伤好多了。”

    宋羽这才回过神,有些厌恶的看着他,冷声开口:“半夜三更闯进女儿闺阁,九皇子就是这等人品?”

    慕容毅也不生气,从容不迫的坐在椅子上,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不紧不慢的上下打量着她:“瘦了不少,看来是伤得厉害。”

    宋羽被他盯得脸色通红,就连攥着衣领的手都在发抖。动手打不过他,可是如果喊人的话,以她目前的名声来说,吃亏的还只能是她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她尽量让自己放松:“九皇子夜闯我苏侯府,不止是为了我的伤势吧,有话直说好了。何必在这里扯些没用的废话。”

    慕容毅笑了一声,像是知道她会这么说一样,低声道:“那日在公主府,你可不是这般的态度,你当时主动扑进本皇子怀中的时候,可巴不得本皇子与你多说一些废话来着……”

    “无赖。”宋羽忍不住骂了他一句,语气也沾了一些恼意:“当日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虽然不记得,可是却也知道,那原本应该你跟太子之间的事情,太子那一刀为什么会刺在我身上,你比谁都清楚,还想要我什么态度?”

    烛火幽暗,慕容毅抬头看着她,突然,他站起身子,宋羽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捂住了嘴巴,整个人被按在他微凉的怀中,她穿的本来就少,被他身上的寒气一激,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下一刻,她马上伸手去推他。

    慕容毅低头看了看她充满怒意的眼眸,沉声道:“有人来了。”

    宋羽顿时也警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