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地位悬殊,必生嫌隙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1本章字数:2248字

    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

    刚刚一醒,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声响。

    苏梨落唤了紫玉,问,“外面什么事?怎么这么吵闹?”

    紫玉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道,“回小姐,是二小姐,听说小姐醒了,吵着要来见你。”

    苏玥秀?

    什么来看她,来看笑话吧?

    她唇角不屑一扬,对着紫玉扬扬下巴,“让她进来。”

    紫玉不敢对苏梨落的话质疑,转身出去吩咐了几句,外面的声音果然就没了。

    不一会儿,草木半打绣花帘子被一只手掀了起来。

    苏玥秀清秀的小脸儿跟着露出来。

    她走上前,坐在离着苏梨落不远处的圆凳子上,上下打量了一眼苏梨落,面色似有些担心,“长姐,听说你好了些,妹妹就过来看看你,如今长姐感觉怎么样?”

    苏梨落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多谢妹妹关心,已经好多了。”

    对着苏梨落这冷冷淡淡的神情,苏玥秀一点儿尴尬都没有。

    闻言捏着帕子捂住胸口,似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苏梨落瞧见,不由哼笑了一声。

    苏玥秀盯着苏梨落,又叹了口气。

    “这好好的,长姐怎么说病了就病了呢?当时知道长姐病了,妹妹心里是焦躁不堪,长姐这身子骨,一年到头,三病两痛,妹妹便是看着都心疼不已,有时候,都恨不得妹妹能代替长姐病了。”

    “哦?”苏梨落闻言,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苏玥秀,“既然妹妹这么有心,作为长姐,我也不能不领。”

    她叹了口气,继续道,“听别人说,若是病了,只需找一个没病的人,将病气过给他人,自身也就好了,既然妹妹这么有心,不若,就坐过来,帮姐姐给你匀匀病气如何?”

    话音一落,就瞧见苏玥秀的身子都是一抖,脸色蓦地苍白下来。

    她微微低垂了眼眸,闪过一丝厌恶。

    苏梨落瞧见,唇角一勾,倒显出一丝凛冽,“怎么?妹妹不愿?”说着冷哼一声,“既是如此,那妹妹便不该夸下海口,有这档子时间,不如依了姐姐上次嘱咐你的事情,倒能讨个好。”

    上次的事情,苏玥秀面色微变。

    是要她跟着姨娘学刺绣好给别人做妾吗?想到这里,苏玥秀捏着帕子的手微紧。

    过了好一会儿,面上浅浅的笑着,“长姐说笑了,如果长姐需要,妹妹自是莫敢不从,只是……”话音一转,“最近妹妹也稍有小寒,如果过来,怕是不仅没能给长姐解忧,反倒……反倒让长姐病上加病……那可就是妹妹的不是了。”

    她本来以为,这样一说,苏梨落就会哑口无言了。

    哪知苏梨落闻言,却是冷哼一声,面色瞬间严肃起来。

    冷冷的瞧着她,口气冰冷,“既然妹妹病了,不在房里好好的待着将养着,偏往我这长姐房里来作甚?莫不是到时候好将自己拖得更严重了,好污在我身上!”

    “长姐……”苏玥秀被苏梨落这话说的愣愣的,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正准备说话,苏梨落却打断她喊道,“紫玉,差人将二小姐送回房,在派个大夫好好个二小姐瞧瞧,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儿,可是我这做长姐的不好了。”

    紫玉在一旁瞧得苏梨落打脸苏玥秀心里痛快极了,闻言立即高高兴兴应了一声,赶紧吩咐了人把苏玥秀带下去了。

    苏玥秀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只能跟着婆子丫鬟们走了。

    走到外面,她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眼眸中闪现一丝恶毒。

    身后婆子拢着袖子,“二小姐,走吧。”

    苏玥秀恨恨回头,瞪了婆子一眼,“知道了!本小姐又不聋!”

    待紫玉回到房里,看见苏梨落揉着额头,脸上笑意微滞,才想起来自家小姐还在病中,赶紧上前扶着,“小姐,你还好吧?”

    苏梨落摇摇头,“没事儿。”就对付一个苏玥秀,她还没那么弱。

    不过想到苏玥秀,苏梨落心里微嗤一声。

    一个庶女,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转头对着紫玉吩咐一声,“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如此到了晚上,苏梨落刚刚喝了一碗苦兮兮的药,正塞着蜜饯儿在嘴巴里嚼呢,门外丫鬟禀报,“小姐,侯爷来了。”

    苏梨落一哽,差点儿把蜜饯儿囫囵整个儿的给吞下去了。

    老狐狸这个时候怎么来了,赶紧的让紫玉扶着下了床,还没穿好鞋呢,苏侯爷就掀帘走了进来。

    苏梨落眼睛微抽,这苏侯爷也是不讲究,人家是你的女儿,可好歹也是一个姑娘家啊!

    这样不打招呼就进来真的好吗?

    心里千思万绪,面上不动声色,微微低着头,赶紧行了一礼,“父亲。”

    苏侯爷见苏梨落这幅模样,衣服没穿好,鞋子没穿好,头发也没梳好……说话还不清楚。

    眉头微微一蹙,“吃的什么?”

    这关注点……

    苏梨落微微一顿,照实说了,“蜜饯儿。”赶紧又加一句,“刚刚喝了药。”

    苏侯爷眉头这才微微松开,看了她一眼,“好了,不必多礼,去床上躺着吧。”

    苏梨落心里松了一口气,点点头,依言做了。

    等躺好,总算是没那么慌乱了,苏梨落看向苏侯爷,“父亲这个时候怎么来了。”

    苏侯爷看了她一眼,“白天太忙了,听说你醒过来,为父也没时间过来瞧瞧,只能这个时候来了。”

    又打量了她一眼,有些关心的问道,“如何?感觉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的苏侯爷,才让苏梨落真正的有些感受到了他的父爱。

    心里微微触动,低了低头,恩了一声,“都是女儿不好,让父亲担心了,这些天来,已经好多了。”

    看她这幅低眉顺眼柔柔弱弱的模样,苏侯爷的心底也不禁微微一软,点点头,“好多了就好。”又吩咐她,“这几天好好养着吧,马上宫宴就要开始了。”

    一提起这个,苏梨落就顿感无力,只得恹恹的应了声是。

    苏侯爷感觉到了她的不乐意,却也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这里人太少了,过几日,我在帮你挑几个过来,你用着。”顿了顿,苏侯爷才道,“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为父先走了。”

    苏梨落闻言,只得低低的应了声是,看着苏侯爷的身影渐渐地远去

    苏梨落的身子渐渐地好了起来,苏侯爷也履行了承诺,派了人给她送了些人过来。

    她懒得去选,叫紫玉去选,紫玉是大丫鬟,选人之后,总也要跟她磨合的。

    紫玉应了去,没一会儿又跑进来了,苏梨落见状,微微皱眉,“你一会儿进一会儿出的,很闲?”

    紫玉一抖,赶紧摇头,“小姐,奴婢有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