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十里红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2本章字数:2279字

    想想也是,如果让别人看见一国太子流着血的从楼上下来还得了,而且到时候太子也不好解释自己是怎么被伤的,总不能说是自己去强暴弟媳被打的把?

    苏梨落很快将其中的前因后果想清楚了,知道太子肯定不会在明面上把自己爆出来,那也就可以了,只要暗处,自己当心一些,总不会叫他钻了空子去的。

    如此一想,放了心随后坐着马车便一路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苏侯府。

    如此没过几天,苏侯爷叫了苏梨落去了书房,将一叠子账本子给了苏梨落,道,“你自个儿瞧瞧,这里面是爹爹为你准备的嫁妆,如果有什么短缺的,只管开口,爹爹吩咐人去给你准备。”

    苏梨落接了打开一看,随后不由震惊的瞪大了眼。

    在这边的世界来说,古代的管家小姐,出嫁嫁妆最多的是三十六抬,然后地契庄子等物若干,当然,皇室的例外。

    可这份儿嫁妆里面,光是担子就高达四十六抬,店面铺子六个,不算多,可庄子十二个,良田三百顷,这……这在现代,可能算得上亿万富翁的财产了!

    天了噜!苏梨落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她就这样一下子晋升为土豪的行列了,真是神奇!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苏侯爷的财产,竟然会这么多!真是神奇!

    她忙合上册子递给苏侯爷,摇摇头,道,“父亲,女儿都听您的,这里面的东西,您准备多少就是多少,女儿不嫌弃。”

    苏侯爷见状,点点头,道,“那好,到时候,在把你母亲的嫁妆也填进去,应当是够了。”

    苏梨落闻言,都惊呆了,天啊!原来这个里面,全部都是苏侯爷自己准备的,那如果加上她母亲的嫁妆……

    苏梨落都能想到她出嫁那日的风光了,十里红妆,老年提起来,那得多激动啊,搞不好,就是一个传奇了。

    可随机,苏梨落微微皱眉,如此大张旗鼓的,会不会……

    她微微担心,道,“父亲,女儿知道您为女儿的心,可是,如此的话,会不会让皇上他们……”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种道理,苏梨落是懂的,如果因为自己这件事情,而让皇上对苏侯爷有了什么心思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苏侯爷闻言,却是微微笑了,“这些你不必担心,爹爹自有分寸,你只安心待嫁便是了。”

    苏梨落闻言,不由就住了口,的确,这些事情,不是她该管的,说看会儿话,苏梨落便退下了,回去了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就这样过着,离着苏梨落的婚礼日期越发的近了,整个苏侯府里都开始张罗开来,张灯结彩,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入目尽皆是耀眼刺目的大红之色。

    整个苏侯府都充满了喜庆,却是不知,在这喜庆之后,更多的却是不知多少的阴谋算计,隐没在这之下的种种勾心斗角,见不得人的诛心之举。

    终于到了苏梨落大婚的前一天晚上,整个苏侯府大宴宾客,凡是与之苏侯府交好的达官显贵,或是想要巴结的碌碌小人,都齐聚一堂,按照各自的分位依次做好。

    苏侯爷唯一的嫡小姐的大婚,被众人给足了面子。

    先是皇上派人送了东西来,接着便是以娴贵妃为首的各位与之交好的妃嫔,其他的达官显贵就更是不用说的了,在这其中,最属奇特的,当属皇后和太子了。

    看到这儿,众人脸色有些古怪,只因曾经太子和苏梨落本应该是一对儿,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弟媳,不知道太子的心里是怎么想着的,还让人送了礼物了。

    这么多的大人物前来送礼,众人一时不由在心中揣测,这苏侯爷当真是权势滔天,不过一个女儿成亲,但凡是京都之中有些地位的人,都来了。

    见此场景,苏侯爷自是高兴的,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人,此刻也是招呼连天,和着招呼这些贵客,前面儿热闹如厮,可在丞相府的后院儿,却是安静的诡异。

    按照习俗,今夜便是新娘子居于娘家的最后一夜,是要与众亲告别的

    可苏梨落的婚礼性质大家都了然于心,没什么说的出口的,再加上苏侯府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女主人,也就如此了,此时在苏梨落的闺房,便只有她和紫玉等人。

    她今日是在娘家的最后一夜,明天清早,便要去夫家。

    而此时此刻的苏梨落正坐在房间里,金线在那红袍之上勾勒出了凤凰的模样,她本就身量纤纤,这身喜服更是为她度身定做,她穿上自然是风华无比。

    头上的诸多珠饰与金玉都被喜帕覆盖着,隐隐可见她柔美的脸庞。

    暗自在心里计算着时间,苏梨落知道,过了今夜,正经就正儿八经的是妇人了,再也不是姑娘家,日后少不了有许多要注意的,脑子里就想的多了。

    正在脑海里想的火热,外间传来脚步声响,苏梨落赶紧把脑子里的想法甩开,收敛了神色。

    不一会儿,便听的门儿“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儿打开来,接下来便是红妆的声音,“小姐,二小姐和杨姨娘来看您来了。”

    苏梨落背对着门口,听罢此言,像是才反应过来似得,转过来,果然见得苏玥秀和杨姨娘两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结果丫鬟,手里还端了什么东西。

    “长姐。”苏玥秀瞧着,掩下眸中翻滚的情绪,轻声叫道,“你明日就要出嫁了,妹妹和姨娘过来看看你。”

    声音打着微微的低泣,仿似真的很伤心一般,说着,忙迎了上去。

    听的苏玥秀此言,苏梨落心中不禁恶寒,她真不知道苏玥秀和杨姨娘他们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之前她那么明显的表现出并不想和他们太过来往的样子,可他们却能舔着脸一而再再而三的贴上来。

    不过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今日又是她的大喜日子,他也不想闹得太难看,便恩了一声,“妹妹和姨娘有心了,坐吧。”

    苏梨落如此冷淡,苏玥秀心里气的不行,可偏偏此刻不能表现出分毫,只得讪讪的笑了笑,和杨姨娘做了下来,随后看了杨姨娘一眼。

    杨姨娘会意一笑,对着苏梨落道,“瞧,大小姐,府中除了侯爷,也没有个什么长辈,今儿大小姐要出嫁了,姨娘也没什么多的给你,就给你带来一些小东西,是姨娘的一份儿心意,还望大小姐莫要嫌弃。”

    说着,伸手从身后的丫鬟手上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尽是一溜儿水色极好的镯子等物。

    苏梨落见状,心里忍不住微微发笑,这些年来,苏侯爷疼宠杨姨娘,加之府中没有实权的女主人,不知道杨姨娘吃了多少好东西,如今在她这里来装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