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就没消停过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3本章字数:2374字

    皇后见太子站在苏梨落面前,有些不悦,眉宇一皱,喝道,“太子,还不快去你父皇处,在此耽搁作甚?”

    太子对着苏梨落哼笑了一声,转头对着皇后抱拳一礼,“儿臣这就去了,母后,儿臣告退。”

    皇后点点头,示意慕容勇赶快走。

    等到慕容勇走出来栖凤殿,皇后眼眸突然凌厉的看向苏梨落,大喝一声,“大胆!苏梨落!还不跪下!”

    苏梨落闻言一愣,却是不跪,只不紧不慢道,“母后,儿臣何罪之有?”

    皇后冷笑一声,“大庭广众之下,公然与太子暧昧,还说你没有罪?身为家妇,竟然如此不知礼数!”

    说着脸色闪过一丝狠戾,“本宫叫你跪下,不仅不应旨,还敢公然对峙!来人!给我掌嘴!”

    皇后话落,苏梨落脸色一变,蹙眉平静说道,“母后!儿臣没有,如果您不信,现在就叫人把太子殿下叫过来对峙!”

    皇后当然不会叫人去喊太子的,闻言冷笑一声,“来人!还愣着干什么!掌嘴!”

    李公公立即尖着嗓音应是,唤了两个小太监过去,直接一左一右的拉住苏梨落,李公公眼眸闪着狠光,“娘娘说你是,那你就是!”话落,抬起一巴掌就甩过去。

    苏梨落被打的眼冒金星,还未反应过来,李公公又对着她的另一边脸打了一巴掌。

    苏梨落心里气的要发狂,狠狠地瞪着李公公,“你给我等着,今日你给我两巴掌,来日我要你第二条命!”

    李公公脸色一变,瞬间阴沉,“哎呦!还敢顶嘴!我……啊……” 一巴掌还没有打下去,直接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苏梨落见状微愣,转过头去,身旁的两个小太监也已经被慕容毅踢飞了出去,而苏梨落被慕容毅一把紧紧的抱在怀里。

    苏梨落抬头一看,看见慕容毅坚毅的面容线条,心里微微一软,“你来了。”说完,有些委屈似得窝在了他的怀里。

    “怎么回事?”慕容毅搂住她的手微微一紧,眉宇一蹙。

    他一出御书房就急急往这边儿赶过来,就怕皇后会对苏梨落做什么,没想到,一时不见,竟然就被皇后的人这般对待,如果自己在晚来一会儿……

    苏梨落如何他不关心,可苏梨落这个人如果因为自己受到什么伤害,苏侯爷哪里却是不好过的。

    这般想着,他的怒火就不由更怒,根本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将人踢飞,可当他听见苏梨落委委屈屈的一句你来了的时候,他却心里微微发酸。

    皇后脸色铁青的盯着下面的两人,怒喝, “老九,你是反了吗?连本宫的命令都敢违抗!”

    俗话说的得好,打狗还看主人呢,李公公是她的得力助手,慕容毅却丝毫不顾颜面的在她面前将他踢飞了出去,这是想做什么?

    对她挑衅吗?她眼眸微微一暗,心里冷笑,果然啊,娶了一个得力的岳家,整个人都硬气起来了!

    她带着长长的鎏金护甲的双手紧紧的捏住凤仪两侧把柄,眼眸如刀剑一般化如实质,恶狠狠的盯着两个人。

    慕容毅闻言,这才轻轻的推开苏梨落,对着皇后一拱手,先是一礼请安,随后便问道,“儿臣敢问,不知本王王妃有何过错,竟会让母后在新婚第一天便如此对她?”

    皇后冷冷一笑,“她做了什么?你自己问她罢!”

    苏梨落也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不是强硬的时候,上前一步,微微低垂着头,道,“母后,儿臣冤枉!儿臣并没有与太子暧昧,如果母后不信,可以把太子叫过来对峙!”

    “叫本宫作甚?”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太子的声音,皇后一听,面色一变,立即喝道,“你又来这里作甚?!”

    该死的!这个时候来,坏她好事!对着太子她是恨铁不成钢!

    太子一脸不解,闻言忙道,“儿臣……”看了皇后一眼,不说话了,他又瞟了一眼一旁的慕容毅和苏梨落,在看见苏梨落脸上的两个清晰的手指印的时候,忍不住微微一皱眉。

    苏梨落见状,眼眸一转,赶在他人面前开口道,“太子殿下,皇后以为你我二人有染,还请殿下作证,以还殿下清白。”

    皇后闻言,眼眸一狠,不由咬了咬牙。

    太子闻言,却是脸色一变,赶紧道,“母后误会了,儿臣与九弟妹,是清白的,刚刚也不过是说了两句话而已。”

    皇后眼眸盯了太子一会儿,随即微微闭了闭眼睛,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真是……

    她心里暗恨苏梨落狡猾以及慕容毅的无礼,可偏偏此刻自己也拿不出其他正当的理由来发落二人。

    睁开眼,她眼眸平静的看向下面的几人,“既然太子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便如此算了!”

    苏梨落闻言,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而后看了一眼慕容毅,忍不住微微一笑。

    太子看见两人如此,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戾。

    随后微微一笑,太子上前道,“本宫是看见九弟了,心想还未与九弟当面道声恭喜,所以才转身回来了。”说着,对着慕容毅皮笑肉不笑的道,“九弟,恭喜你了。”

    说着,眼眸不动声色的扫过两人。

    慕容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勾,“这句话本应当对太子说,如今却是反过来了,那臣弟,便多谢太子了。”

    两人对视一眼,眼眸中有火光闪烁。

    皇后见状,忍不住微微皱眉,突然开口道,“好了,太子,你去前殿罢。”又看着慕容毅和苏梨落,“昨日你们大婚,按照习俗,今日应当交上元帕,派人把元帕带上来罢。”

    苏梨落闻言,心中微微一跳。元帕她自是知道的,那是古代检验女子新婚之夜落红的东西的,以此来证明女子是清白之身。

    然而,她和慕容毅都没有圆房,哪里来的元帕。

    正在她迟疑的时候,她听见身旁的慕容毅微微一笑,道,“是,这就给母后带上来。”说着,微微侧头,一个婆子端着一个八宝雕花月宝盒进来,走到皇后的跟前,在由着李公公上前接过打开。

    皇后见状,微微眯了眼睛看过去,一下子就看见里面一块洁白的元帕上一块儿鲜艳的红色血迹如同花儿一样的开放。

    她只扫了一眼,就觉得满心烦躁,头疼似得按住额角,挥了挥手,李公公交给小太监端下去,这个会被记录进公策里,然后就会正式给苏梨落编写上皇家玉蝶的身份。

    苏梨落见状,心里顿时明白了,肯定是慕容毅做了一个假的元帕。

    想到这里,她不由觉得微微尴尬,可面上并无任何痕迹。

    太子扫了两人一眼,看见那个盒子的时候,恨不得把两人都吃了,他们已经洞房了,苏梨落是慕容毅的女人了!

    他心里涌出一股强烈的恨意,拼命忍住心里的怒气,他转身便走了。

    皇后也懒得去对付苏梨落和慕容毅,对着两人挥了挥手,“本宫乏了,你们先退下吧。”

    苏梨落求之不得,和慕容毅两人告退,这才出了栖凤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