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娴贵妃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3本章字数:2176字

    一出栖凤殿,苏梨落浑身都轻松了,转过身看了一眼慕容毅,慕容毅却突然伸出手抚摸上苏梨落受伤的脸颊,苏梨落微微一愣,便听见慕容毅轻声蹙眉问,“还疼吗?”

    苏梨落顿了一会儿,抬眼看着他,然后摇摇头,慌忙拉掉他的手,笑道,“就两巴掌而已,又不是豆腐做的,哪儿那么容易碎。”话虽是这么说,心头却酸涩不已。

    李公公那两巴掌,疼死了,不过这个仇她苏梨落记住了,日后有机会,她一定会千百倍的报复还给他的!

    不过,慕容毅这突然的……是怎么了?搞的她毛骨悚然的。

    她转眼瞧了慕容毅一眼,慕容毅也已经反应过来,收回手背在身后,有些嫌弃道,“说你傻还真是傻到家了,她让人打你,你就乖乖的让她打了?”

    苏梨落闻言,不由翻了一个白眼,道,“她是皇后,我只不过说了一两句便动了手,如果真如王爷你所说的那样反抗,现在你见到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的尸体。”

    哪知慕容毅突然转过身来,眼眸黑幽深邃的盯着她好一会儿道,“她不敢杀你。”顿了顿,又道,“至少在明面上,她不敢。”

    苏梨落闻言一愣,“为什么?”皇后竟然不敢在明面上杀她?

    慕容毅闻言,想敲她脑子一顿,最后还是冷哼一声,转过了身往一边走去。

    苏梨落顿了一会儿才明白,皇后不敢明面上杀她,是因为她有个给力的老爸啊!

    苏梨落想到这儿,顿时她才明白,有个给力的老爹和显赫的家族是一件开了外挂的好事!

    想到这儿,她向前看去,慕容毅身影快步离去,苏梨落一瞪眼,“喂!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

    说着也赶紧追过去,身后紫玉红妆匆忙赶到,看了一眼,又赶忙追过去。

    慕容毅带着苏梨落到了娴贵妃的寝宫,见过皇后,自然是要见一下慕容毅的母妃的。

    娴贵妃在就准备好了在等着他们两个,老远的就听见侍女禀报说是两个人到了。

    娴贵妃赶紧回到贵妃榻上躺好,果然没一会儿,就看见慕容毅身后跟着小媳妇儿似得苏梨落进了寝宫。

    慕容毅上前,对着娴贵妃一礼,“儿臣见过母妃。”娴贵妃笑着点点头,“母子俩,客气什么,起来罢。”慕容毅微微挑眉,点点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苏梨落。

    苏梨落也赶紧行了一礼,“儿媳见过母妃。”

    娴贵妃却是没有叫她立马起来,她眼眸微微一眯,上上下下的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眼苏梨落,见得苏梨落规规矩矩的,也算是满意,点点头,漫不经心道,“起来吧。”

    苏梨落心里松了口气,生怕娴贵妃是因为像是皇后一样对自己进行言罚,那可就糟了。

    起来之后,两人一起坐在娴贵妃的右下侧的椅子上,丫鬟自动上了热茶。

    娴贵妃这时突然眼眸一眯,“你这脸是怎么回事?”语气透出一丝危险。

    苏梨落心头一跳,赶紧回道,“刚刚在皇后处……”

    话还未说完,便听见娴贵妃冷哼一声,“这个悍妇!本宫就知道她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你们过来。”

    说着,恨恨的瞪了苏梨落一眼,“你也是老实,下次在有这种事,只管寻了理和她对着便是。”

    苏梨落闻言,忍不住心里冷汗淋淋,这娴贵妃和慕容毅肯定是亲生母子,这性子怎的如此相像!

    不过,娴贵妃这样的性子倒是让苏梨落喜欢的很,闻言不自觉的对着娴贵妃有了一丝亲近,浅浅的笑着,“多谢母妃教诲,儿媳定然谨记在心。”

    娴贵妃哼了一声,“知道就好,日后可莫要这般傻了。”

    苏梨落恩了一声,也不说话了,心里暗道,可这真的不是傻不傻的问题呀母妃大人!

    娴贵妃将手中一个镯子脱下来,对着苏梨落招了招手,“过来。”

    苏梨落微微一愣,然后走过去,“母妃?”

    于是便在苏梨落惊诧的目光中,娴贵妃温柔的执起苏梨落的手,然后将手中的那个镯子慢慢的戴进苏梨落的手腕之中。

    她摸了摸那个镯子,脸上带着爱怜的微笑,道,“这是本宫母亲去世前留给本宫的,说是传给媳妇儿的,如今你既与本宫毅儿成了亲,那边是本宫的亲亲儿媳妇了,这个东西给你,当做见面礼。”

    说着, 抬起头看着苏梨落,“你可要认真保管,若是有了损坏,本宫可饶不了你!”

    那一瞬间,苏梨落的心微微一抖,她完全相信,如果自己把这个镯子怎么样了,娴贵妃是真的会把怎么样的。

    她忙就道,“母妃,这礼物太过贵重,您还是自己留着吧,儿媳……”

    其实这个镯子水色虽好,却也不是珍品,只不过意义不一样,自然也就价值不一样了。

    苏梨落不想接,然而不等她说完话,娴贵妃就黑了脸,“怎么?瞧不上本宫给你的东西?”

    苏梨落赶紧摇头,“没有,儿媳只是觉得,此物对母妃太过重要……”

    身后慕容毅突然开口,“母妃叫你拿着,你便拿着就是。”

    苏梨落一顿,看了两人一眼,都盯着她,盯得她微微有些发毛,点了点头,“那……好吧。”

    娴贵妃冷哼一声,“就这样听话多好。”

    娴贵妃说罢,眼眸一转,便问道,“你们二人用了膳吗?”

    苏梨落一经提醒,顿时肚子就饿了,之前一起床就来了宫里,然后这跑哪儿跑的,早就饿了,正准备点头,慕容毅却道,“我们回去用膳便是。”

    苏梨落一瞪眼,看着他恨不得把他吃了,大哥,你不饿不代表别人不饿啊!

    娴贵妃这里也用了膳,闻言也就没有多说。

    和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娴贵妃突然起身,道,“毅儿,你跟本宫进来,本宫有话嘱咐与你。”

    苏梨落有些无语,这些人,怎么说个话不是把人叫走就是把其他人赶走?皇上如是,娴贵妃如是,皇后也是。

    慕容毅看了苏梨落一眼,对着娴贵妃点点头,跟着娴贵妃走进了里间。

    外面苏梨落就由其他的丫鬟招呼着。

    屋内,娴贵妃坐下,脸色已经正色起来,道,“当初本宫帮你和她成亲,是因为你想,所以才帮,如今既然已经结婚,那你自己就该好好掂量掂量,有些事情,有些人,你该忘的,就该忘了,否则……”

    她眼眸一闪,脸上一丝与之不符的狠戾渐现,“别怪母妃对她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