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王爷,你的胖次掉了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3本章字数:2246字

    “出来时辰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歇着养精蓄锐,若是有个不好,本宫可是会心疼的。”

    他的话,情意绵绵,惹得苏玥秀又是一阵女儿家情怀。

    她浅浅的恩了一声,随即行了一礼,眼眸情意绵绵的盯着慕容勇。

    慕容勇见状,微微一滞,眉宇几不可查的皱了些许。

    却是不等人察觉,已是平展剑眉,大步走向苏玥秀,一把将其搂入怀中,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背,安慰道,“切莫急躁,本宫迟早有一日,会将秀儿迎进东宫的。”

    苏玥秀等的就是这一句,自打被上次苏梨落回门时嘲讽一顿之后,苏玥秀就瞅准一切机会往上爬,好不容易在一次聚会中遇见太子殿下,她当即就下定目标,日后定要进入东宫。

    如今太子已是半个枕边人,其他的还怕不能来。

    她眼眸略微闪过一丝不屑,苏梨落,你以前瞧不起我,日后,我定要让你见了我伏低做小的行礼称呼!

    她面上揉成一汪水,整个人也好似没骨头似得趴在了慕容勇的身子上,“殿下,那,秀儿可就记着您的话了,日后,您可一定要记得履行您的承诺哦。”

    听着苏玥秀娇滴滴的语调,慕容勇很是受用。

    微微眯了眯眼睛,想到以后?

    呵呵,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慕容勇和苏玥秀快速分开,各自回营,苏玥秀小心翼翼的经过了苏梨落的马车时,突然顿住脚步。

    想了想,终是有些不甘心的拿起一块儿石头朝马车扔了过去,随即里面就传来一声叫骂,她冷冷的哼了一声,苏梨落,这只是一个轻微的开始。

    飞快的跑了,身影没入夜色。

    苏梨落一把掀开车帘,满脸都是被打扰好梦的不爽,“谁这么缺德呢!”

    刚刚睡得正香的时候,一个声音把她弄醒了,出来人影儿都没有一个,真是气死了!

    苏梨落气呼呼的回到马车,里面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慕容毅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她有些好奇慕容毅是做什么去了,这都快大半夜了竟然还没有回来。

    苏梨落本来睡眠便浅,刚刚又被苏玥秀那么一闹,现在躺在马车的软榻上,倒是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思来想去的想各种事情,脑子里也混混沌沌。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稍稍入了眠。

    而没一会儿,就感觉身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袭过来,她不大欢喜的皱了皱眉头,人往里面扒了扒,又继续睡了。

    而才回来的慕容毅看着苏梨落这一幕,不由微微有些滞住。

    皇上叫他们去参阅奏折,多是一些难题,一屋子人围着绕了半天,这个时候才落下空档。

    回来本想浅眠一下,可一进马车就看见苏梨落整个大字型躺床榻上。

    稍微拨弄一下,就像是死猪一样……

    他叹了口气,便和衣躺在了苏梨落的身旁,却不料苏梨落睡觉不老实,一个转身,直接把他抱了个满怀。

    慕容毅整个人都顿住了。

    虽然平常表现的颇有些风流不羁,可那都是给外人看的,此刻和苏梨落这般亲密,着实有些……怪异。

    更怪异的是,他自己的心跳,竟然不受控制的快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苏梨落浅浅的呼吸喷打在他的脖颈,一丝丝酥酥麻麻的感觉游荡全身,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慕容毅没了睡意了,闭上眼睛,都是苏梨落。

    苏梨落,苏梨落,他在心里轻轻的咀嚼这个名字,竟会觉得有那么丝丝入骨的缠绵。

    他忍不住翻了个身子,看着苏梨落熟睡的模样。

    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

    苏梨落动弹了一下,却觉得有些麻木。

    怎么感觉像是被禁锢住了?

    她“唰”的一下睁开眼,入目的便是慕容毅一张冰冷的脸颊,他紧紧的闭着眼睛,眉宇间微微拧成了一个川字,苏梨落微微一怔,这人是在做噩梦吗?

    不过他的睫毛是真的好长啊,苏梨落心中感慨。

    略微顿了顿,往下看,两人竟然紧紧的抱着!

    苏梨落心里一跳,不过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正松了一口气,抬头一看,一下子就撞进了慕容毅一双漆黑如墨,如缀星河的眼眸之中。

    两人大眼瞪小眼,面无表情。

    片刻后,慕容毅冷冷的开口,“看够了吗?”

    苏梨落微瞪眼,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直接被慕容毅给甩到床榻角落里去了。

    她摔得有些糊里糊涂的,扭头一看,慕容毅已经起了身,背对着她坐在床榻上,从苏梨落的方向看过去,正好能看见阳光微微照进来,打在他的身上,而他的耳朵上细小的绒毛和耳尖透着微微的粉红色。

    此时此刻,竟然有着那么一丝的……可爱。

    苏梨落身子一激,自己怎么会想到这种一点儿都不符合慕容毅这个人的形容词来形容他?

    他可爱吗?这么个冰山脸!

    苏梨落有些哀怨,嘀咕道,“有话就好好说嘛!干嘛要动手动脚的!”

    “你说什么?”慕容毅没听清楚,眉头一簇便问道。

    苏梨落赶紧摇头,“没什么。”又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不过,王爷,昨日,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话还未说完,便听见没人一声轻微的冷哼,却是道,“醒了就赶紧起来,马上便要出发了,本王可不想因为你的过错有人说本王的闲话。”

    通知你?想起昨天晚上苏梨落睡得像是猪的模样,慕容毅的额头满是看不见的黑线。

    苏梨落不知道这王爷又是怎么了 ?

    好像刚刚看着还好好的,下一刻就变了脸色,典型的翻脸翻书快啊!

    心里不屑,面上也还是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臣妾遵命。”

    因为她被别人说闲话?苏梨落嘴角抽蓄,从他娶了她的那一刻起,不知道多少人说闲话了,现在倒来关心起这个了,真是个伪君子!

    见苏梨落答应了,慕容毅也不在多说什么,站起来道,“本王有事先出去,过会儿自有人来与你通知,你自己看着办便是。”

    苏梨落巴不得他快走,应了一声是,眼巴巴的看着他起身,结果眼一瞪,直接开口道,“王爷,你内裤掉了!”

    说完,才想到什么,猛地一把捂住嘴巴。

    慕容毅迈出去的脚步生生的僵硬在原地,一张脸黑的如同锅底的柴火灰,微微顿了一会儿,才低下头一看。

    因为今日要狩猎,他便换了一身骑装,只不过,因为此骑装是从西域地区引进来,以至于看着裤子像是掉了下去……

    “苏梨落!”一字一句的喊出来。

    苏梨落吓得大叫出声。

    真是天地良心,她怎么知道他会穿那种看着像是裤子都掉下来的骑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