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秋猎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3本章字数:2140字

    杨姨娘闻言,心底虽是高兴,却也担心苏玥秀,道,“秀儿,能够报复苏梨落是好,可你自己也要注意则个才是,莫要因小失了大。”

    苏玥秀自是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拍了拍杨姨娘的手,“娘您放心,女儿心里,自有分寸的。”

    母女俩对视一眼,眼眸中皆是阴鸷笑意。

    狩猎场上彩旗飘飘,那是扬起的旗帜,代表着胜利。

    苏梨落瞧见,心里满是吐槽,心道二十一世纪广告商用烂了的彩旗,到这儿倒是成了新鲜东西。

    等到狩猎者出发,其他人等便各自散了。

    有些女眷去游山玩水了,有些则是回了帐篷。

    紫玉倒是想出去野一番,苏梨落身心皆无力,转身回了帐篷,此刻只想呼呼大睡。

    狩猎以三个时辰为计,到时候,以狩猎的数量,以及重量和珍贵的品级来衡量夺得头筹的人是谁。

    慕容毅马上便要去封地了,除非有什么紧急事件,他怕是难以回京了,那么这一次,自然是要在众人以及皇上面前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夺得第一,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一次的狩猎,他必须要夺得第一。

    慕容毅本身就才华非凡,只不过出于种种原因,不得不隐其锋芒,此刻一入围场,他便如鱼得水。

    没一会儿,便收获颇丰。

    又射杀一只野兔,前方有人禀报,“回王爷,太子殿下的人过来了。”

    慕容毅闻言,眼眸微微一闪,慕容勇?他过来做什么?

    点点头,恩了一声,“去。”示意仆人上前把猎物捡过来,他转过身去,果然便看见慕容勇带着一堆亲随朝这边而来。

    他顿了顿,驽马上前,“太子怎的来此?”

    慕容勇呵呵一笑,“闲来无聊,前来看看九弟收获如何。”说着,斜眼一扫,扫到慕容毅身后装运猎物的箩筐,勾唇一笑,“看来,九弟收获颇丰啊。”

    慕容毅闻言,神色无波无澜,淡淡的扫了一眼慕容勇身后,也浅浅的勾起嘴角,“太子过奖了。”

    慕容勇轻哼一声,“九弟何以如此谦虚,不过也无妨,事情往往都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谁是最后赢家,九弟,你说,是吗?”

    听着他这别有深意的话,慕容毅面色不变,唇角笑意扬起,“太子殿下所说极是,臣弟就是知道这个,才会早早下力,毕竟,笨鸟先飞。”

    “哈哈哈!”慕容毅的话落,慕容勇便突的哈哈大笑起来,他伸手指着慕容毅,“九弟所言极是!大善大善!”

    听着慕容勇此话,慕容毅的眼眸深处深不见底,略微闪现一丝不屑,面上已是浅浅轻笑,“既如此,到时候,还望太子能够让着臣弟些许了。”

    山间静谧,若是几人不说话,便连山风呼啸而过脸庞的声音都能清楚的听见。

    此刻慕容毅话落,慕容勇却是紧紧的盯着他,不说话。

    许久之后,这才笑道,“九弟玩笑,本宫自是好说。”

    后者便也浅浅勾起嘴角随之附和,“那,便多谢了。”

    慕容勇冷哼一声,“既想赢,那九弟便快些罢,本宫也不耽搁你了,到最后,还是各凭本事!”

    说罢,一声驾,领着身后的人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慕容毅在后面,目光紧紧的盯了一会儿慕容勇的背影,蓦地勾起嘴角,眼皮突的搭下。

    “好啊,各凭本事。”

    那本王倒要看看,到最后,是你输,还是我赢!

    他眼眸一变,扬鞭一打,“继续!”

    慕容勇的人跟随着他行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停下,转头问另一个容长脸,胡络腮的中年男人,“刚刚明王一席话,可有明白?”

    中年人名唤扬子,是慕容勇和皇后秘密寻找到的江湖术士,更是精通奇门遁甲,对五行之术造诣极深,更是号称能知人心思,晓人后路。

    现在跟在慕容勇的身边,几乎是相当于他的军师一号。

    扬子闻言,转咕噜几下脑袋,随后抿唇皱眉摇摇头,又轻抚几许胡络,这才道,“此人,不简单,且,野心不小,观其天门,倒是属于那种极其难缠之人,若是日后与殿下为敌的是此人,那殿下还当杀之后快,斩草除根才是。”

    慕容勇闻言,却是眼眸一眯,“哦”的一声,状似甚不在意的,“是吗?”他偏头瞧了一眼扬子,随后转眼瞧了一下初始来过的地方。

    慕容毅,你果真是野心不小吗?

    呵呵一笑,慕容勇突的扬鞭打马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其他人见状,忙道,“殿下,您要去何处?”

    慕容毅抬手制止他人跟从,道,“都别跟过来,本宫想一个人!”

    其他人闻言,不由难住,纷纷面面相觑,脸上有光大写的“难”字。

    苏梨落回去刚刚睡了有光回笼觉,初初睁开眼睛,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喧哗声,听声音,倒像是紫玉和红妆争执的声音。

    苏梨落微微皱眉,莫不是红妆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被紫玉发现了?

    她揉了揉额头,轻声唤到,“紫玉。”

    外面顿时安静下来,接着紫玉应了一声,“娘娘。”一下子掀开帐篷,走进来,“您醒了?”

    苏梨落点点头,探着头看了一眼外面,问,“外面在吵什么呢?如此嚷嚷。”

    提起这个,紫玉就没好脸色。

    黑着脸,“还不是红妆那个……”

    “王妃娘娘!”紫玉话未说完,红妆忙跑了进来,一下子跪在苏梨落的面前,这架势,倒是把苏梨落微微唬住了。

    顿了顿,才点点头,淡淡的道,“怎么了这是?哭哭啼啼,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却是对红妆喝的,紫玉一听,在一旁得意的扬起下巴对着红妆。

    看,娘娘还是向着我的!

    红妆看了一眼紫玉,随即低眸,轻声道,“娘娘,是这样的,奴婢接到侍卫传来的一封信,说是王爷要交给娘娘的,结果奴婢来与娘娘传信,却被紫玉拦在了外间,说是娘娘在休息,吩咐了不能打扰。”

    苏梨落闻言,不由看了她一眼,道,“既然如此,那你把信交给紫玉便是了,何故在外面吵闹了起来?”

    红妆一听,心里微嗤,给紫玉,想得美,这可是一个大差事儿,给她了岂不是白白的便宜她了。

    面上却是一副真心的模样道,“奴婢,奴婢不放心,那人说了,要亲手交予娘娘手里的,所以奴婢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