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你有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4本章字数:2106字

    虽然知道自己最近是有点儿经历沧桑,或许看起来是有些……老态。却还是忍不住心中岔岔,眼看慕容毅行至身前,赶紧一骨碌爬起来,“多谢二位贵人救命之恩,在下不才,却精通玄黄医理之术,无以为报,愿跟随二位贵人为二位贵人鞍前马后,方能以报此恩。”

    苏梨落嘴角一抽,心道此人是有多健忘?刚刚自己还一脚把他踢开,转脸就成了救命恩人了。

    想着,眼眸一转,便道,“原来是位大夫啊。”她尾音一拖,还让人以为下一句就是那你就留下吧,连青甚至都长大了嘴巴亮着眼睛等她说好。

    却不料,她浅浅一笑,眼眸闪过一丝坏笑,道,“倒是多谢大夫美意了,救人之恩,不过举手之劳,大夫不必挂念在心,我们此去路途遥远,就不劳烦大夫了。”

    这意思就是要他滚蛋了,连青直翻白眼,心道好个女人,如此绝情,日后若有机会,定要伺机报复!哼!

    “不不不!”心里想的,面上却道不同,“我反正也无处可去,若是随意流浪,怕也只是落得今日这种下场,既然我与二位贵人有缘,那在下就认定二位贵人了,还请二位贵人万万在不要推拒我的一番忠义之心!”

    苏梨落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爆栗了,这什么跟什么扯呢?还忠义之心,正想在开口,身旁慕容毅却抢在她前了。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毅突然开口,连青和苏梨落都是一愣。

    连青立即道,“在下连青。”

    “既然如此,那你便跟着吧,只是一路崎岖,你……”慕容毅点点头,开口道。

    “无妨无妨。”连青不等慕容毅说完,笑嘿嘿的便应了,“我自小便是生长于苦寒之地,受点苦我不怕,只看值当不值当。”说着,趁慕容毅不注意,得意的看了苏梨落一眼。

    苏梨落微微一愣,心里不由气结,这什么?还没和他们一起呢,就开始示威得意起来了?可慕容毅都开口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

    慕容毅对连青这番话很是赞赏,看他的目光都颇为不同,转眼又瞧了苏梨落一眼,留下连青,只因他是个大夫。太医说过,苏梨落的毒只能压制一段时间,得尽量找寻药物为她解毒,否则,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苏梨落不知晓慕容毅的心思,只对连青的话觉得甚为恶心,保不定哪儿抄来的好词好句呢……

    既然事已定下,那便该继续上路了,整顿了一番,苏梨落却突然说口渴,正好水喝完了,她便借口出去找水。

    慕容毅闻言,微一沉吟,便道,“本王陪你去。”如此一路,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苏梨落的命,还是要留着的最好。

    苏梨落哪里肯,赶紧劝道,“王爷不必如此麻烦,我就去河边捯点水喝,离得不远,无妨。”

    慕容毅闻言,一双深邃眼眸紧紧的盯着她,苏梨落的心微微打鼓,莫不是慕容毅觉得有何不妥?

    那想到一会儿,慕容毅蓦地一笑,点点头,“也好,那你去罢,小心一点。”

    苏梨落闻言,瞬间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知道了。”转身和紫玉一同离开,却在不远处叫紫玉停住了。

    “紫玉,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苏梨落对紫玉道。

    紫玉摇头,“不行,娘娘,奴婢得跟着您才行!”经过前几次的事情,紫玉可算是吓破了胆儿,恨不得步步都不能离开苏梨落。

    苏梨落无奈,道,“我要小解,你站在旁边看我小解吗?”

    “奴婢……”紫玉还想说什么,可见苏梨落脸色沉郁,只得住了嘴,“那……好吧,娘娘,您快去快回,奴婢就在这里等您,若有事儿,您只管叫奴婢就是。”

    苏梨落这才展颜一笑,“这才乖嘛!好了,我去了。”说着挥挥手跑了。

    紫玉脸颊一红,见状担忧道,“娘娘您小心点儿啊!”

    走的离马车稍远,有一条小河,苏梨落便撩了裙子慢慢蹲下,打开水壶往里装水,眼神却不时瞟向后面。

    果然,没一会儿,一个身影近了,细细一看,不是之前救得那个胡子拉碴的人又是谁?

    苏梨落豁然站起身,手中水壶直掷连青面门而去。辛得连青灵敏,双手快速接了,偏过头“诶”的一声,“打人莫打脸啊。”

    “莫打脸?”苏梨落冷着脸,给他一拳拿过水壶,“我打死你啊!”

    “诶!别别!”连青当真,忙双手护头求饶。

    苏梨落见状,反倒是放下了心,微微扬起下巴,“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和我们在一起?”之前觉得这个人都有点儿不对劲,可慕容毅什么都没说,想来是有分寸。

    没想到自己借口喝水,这人果然便跟了来,可此刻一看,这人好似又很平常一般,没有什么心思?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连青微微苦着脸,“还能是什么?想必刚刚姑娘也看见了嘛,我被土匪流寇追杀,还好你们救了我,不然我……”

    “别别!”苏梨落赶紧打断他,“你别说了,我头疼。”

    苏梨落倒是真的头疼,一抽一抽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

    连青在前面一瞧,随即微微皱眉,咦了一声,“你中毒了?”

    苏梨落“唰”的抬头,“你怎么知道?”

    连青嗤笑一声,“想我乃是堂堂玉……”想到什么,蓦地一顿,看了一眼苏梨落,改口道,“想我连青乃是杏林世家的子弟,学识渊博,医术高超,什么病症看不出来,你这个……”

    “行了行了!”说了一大堆,就没有一点有用的,苏梨落问道,“那你,可有办法解我此毒?”

    “办法嘛……”连青微微一顿,拖长尾音,极其得意,“也不是没有,只是……”

    正这时,听见紫玉在叫娘娘,苏梨落才想起来这小解找水的时间颇长了,未免慕容毅多想,苏梨落应了一声,道是马上来。

    扭头看了一眼连青,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便走。

    等走到紫玉面前,看见连青,紫玉微微一惊,嘴巴张大,“娘娘,他怎么……”指了指紫玉,又指了指连青。

    苏梨落见状,有些无奈,道,“先回去再说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