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治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4本章字数:2179字

    紫玉闻言,便默了下来,恩了一声,搀扶着苏梨落回去了,跟在身后的连青听罢他们的对话,却是眼眸微微一闪。

    娘娘?

    三人一同回到马车,慕容毅看了三人一眼,眼眸微微暗沉,却是不动声色道,“水打好了吗?”

    苏梨落“嗯”了一声,递上水壶,慕容毅接过,低垂的眼眸略微闪烁,“既然好了,那咱们便启程吧。”

    苏梨落转头看了一眼连青,连青却偏着头不看他,她见状心里轻哼一声,转头对慕容毅道,“王爷,我有话要对你说。”

    “哦?”慕容毅眼眸一转,“上来。”

    苏梨落展颜一笑,却是对着连青笑道,“连大夫,一同上来吧。”

    慕容毅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连青却被她这一声说的浑身骨头都起了鸡皮疙瘩,却不得不上了马车,紫玉见状,不由撇撇嘴,连青上了马车,她自然就只有在外面了。

    “什么事?”一上马车,慕容毅便沉吟开口问道。

    唇角一勾,苏梨落转眼盯着连青,“王爷,连大夫说,他有办法治好我的毒。”

    连青闻言一讶,瞪着眼睛看着苏梨落,他什么时候这样说过了……

    慕容毅倒是性质颇大,哦了一声,转眼问道连青,“连大夫,此话可当真?”

    连青腹诽,不当真也要当真了,他抿了抿嘴,道,“的确是有办法,不过……”他瞧了一眼苏梨落,“若是我判断不错,娘娘这是中的西域名毒五子散,中毒者……”

    “这些我们都知道了,连大夫还请说该要如何解毒罢。”苏梨落闻言,笑眯眯的打断他。

    连青被她说的一噎,轻轻哼了一声,这才道,“若要解此毒,得需雪莲,穿山壳……”说了一大串苏梨落听都未曾听过的药材名字,最后道,“不过,最关键是,还得是阳年阳月阳日生的纯阳男子的血和阴年阴月阴日生生的纯阴女子的血作为药引。”

    说着,得意的看着苏梨落和慕容毅,“只要集齐这些药材,我保证能将娘娘的病症治好。”

    苏梨落听罢此话,脸色不由沉郁下来,前面那些药材,虽然自己没有听说过,可想来,定是能找得到的,至于后面两个……

    心里有些恶心,这都什么鬼毒药,一个解药不仅麻烦还这么恶心!

    心中越发的烦躁,更是将下毒的苏玥秀恨了个里穿外烂的。

    慕容毅却略微沉吟了些许,在听见连青说纯阳男子的时候,眼眸微微一闪,顿了一会儿,才听见他说,“没问题。”

    苏梨落微讶,和连青一同抬头注视着他,“这些药材,本王都会准备好的。”

    慕容毅如此说了,苏梨落和连青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说的了。

    众人一路行走数日,苏梨落的病情有些恶化了,之前太医炼制的药丸已经压制不住毒性,她的身上又渐渐地起了红疹子,慕容毅见状脸色越发的沉重,紫玉一天到晚眼睛都是红的,有时候苏梨落醒来瞧见了,都生怕她把眼睛给哭坏了。

    见她病情严重,慕容毅问连青可有办法再帮忙抑制一下毒性。

    苏梨落提前开口,“喂!连青,可莫要因为之前的事儿你故意整我啊!”

    连青一听,满脸黑线,却脸色凝重的摇头,道,“你放心,医者父母心,我再是小肚鸡肠,也不会拿人命开玩笑。”说罢,摇摇头,继续道,“此毒甚为奇特,每每只能抑制一次,第二次便无效了。”

    慕容毅闻言,脸色越发阴沉,苏梨落却脸色一松,不由微微苦笑,“看来,我是注定被自己挠死了。”只要一想到自己可能把自己给挠死,那惨不忍睹的模样,让她浑身顿生寒意。

    连青眼眸一转,却道,“痒……倒是有办法。”

    苏梨落听罢,眼眸精光一闪。

    最后,连青给苏梨落制了一副药,日日服食,便可抑制这毒药带来的痒性,虽是如此,却是不能抑制红疹。

    更可恶的是,连青故意恶心苏梨落,把那药弄的苦不堪言,却一本正经的道,“良药苦口。”

    苏梨落为了自己不被自己挠死,忍了!

    一路上,因为苏梨落的事情,整个队伍气氛都有些压抑,平常众人都各自沉默,除了连青给苏梨落看病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什么交集。

    至于交流……

    苏梨落和慕容毅话本就不多,如今多了一个连青,加上苏梨落的病情让她越发虚弱,便更是觉得有什么阻在了中间,有些话也不好说,索性便也不说了。

    这一日夜晚,月朗星疏。

    慕容毅瞧了眼天色,已经很晚了,又还有一段路程才能赶到距离最近的小镇,干脆便下令就地营帐,众人燃了堆羹火,侍卫去打了几只野兔,抹上海盐撒上梓楠,香味扑鼻,众人皆是食欲大动。

    慕容毅还不知从哪摸出几壶酒,对月当歌莫不如此。

    苏梨落也在马车上呆烦了,带了面纱让紫玉搀着从马车上下来,做到羹火堆旁边。

    连青却耐不住如此,神色间蠢蠢欲动,憋了一会儿,就实在忍不住了,道,“如此良辰美景,有肉有酒有朋友,岂能没有好故事相伴?”

    这什么狗屁理论,苏梨落嘴角一抽,想再一次将他踢开,奈何倒是有心无力。

    慕容毅倒是来了兴趣,“哦”了一声,“连大夫有何奇闻?我等愿闻其详。”

    苏梨落扯了扯嘴,王爷,请把那个等去掉,她可不愿听他在哪儿瞎扯,不知道又是在哪儿瞎听来的呢。

    有人听就乐意,连青才不管苏梨落那能把他五马分尸的眼神呢,啃一口肉,吃一口酒,便侃侃而谈,“这次我给你们讲的呀,就是咱们要去的目的地,江南的一桩奇事。”

    江南奇事?

    苏梨落本无意听,可一听是这个,精神来了,江南是他们即将要待的地方,对于哪里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越多越好,这般想着,微微动了动屁股,虽然眼神未动,可耳朵却活了不少。

    连青瞥了一眼,啃了一口兔肉,继续道,“这故事说来话长,要从八年前说起,话说那……”

    众人便就这羹火,吃喝酒肉,倒也真听这他把这故事讲完了。

    连青讲的是一个大梁王朝,人人皆知的人物。

    玉面神医。

    据连青讲的是,那玉面神医曾经乃是一个世家子弟,只因和一个敌对家族的小姐有了情,却被家族里的人阻拦,那小姐被神医家族的人下了毒,可他却解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