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你也不蠢嘛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5本章字数:2191字

    柳掌柜并没有其他的反应,只微微笑道,“苏小姐不必如此讶异,往年每一届的座上宾,公子都曾接见过。”

    她听罢,点点头,不在多话了,同时,心底对于这个座上宾的份量,却是又重新的审视了一遍。

    能够被幕后之人接见的座上宾,想想就觉得高大上。

    她被柳掌柜带上二楼,在上三楼的雅室时,身后的连青紫玉等人还想跟上去,却被柳掌柜拦住,道,“不好意思,我们公子只见苏小姐一个人,请诸位在下面稍等一会儿。”

    连青闻言脸色一变,“这怎么能行,你的身子……”连青倒也聪明,并没有如同倒竹简似得把她的底细全抖出来。

    苏梨落睨了他一眼,连青便闭了嘴,这是眉头紧紧的皱着,该死!苏梨落去见谁?是不是他要找的人?珍珠阁和苏梨落又怎么扯上关系了?连青觉得,事情好像渐渐地往不受他控制的方向发展而去了。

    紫玉也咬了咬牙,看着苏梨落,“小姐,你……”

    “嗯?”苏梨落微微一挑眉,对着紫玉打了个眼色,示意了一番一旁的连青,连青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紫玉自然是能领悟的,见状,微微沉思了一会儿,随即重重点头,给了苏梨落一个,娘娘你去吧,这里奴婢会替您看好的眼神。

    苏梨落抽了抽嘴角,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对着柳掌柜一笑,“好了,柳掌柜,咱们上去罢。”

    柳掌柜点点头,二人一路往三楼雅室而去。

    三楼不愧是雅室,那么大的房子,只被分成了梅兰竹菊四个雅室,而柳掌柜把苏梨落带到了门牌为“竹”的雅室,便停下了,随即敲了敲门,“公子,苏小姐来了。”

    没一会儿,苏梨落听见里面传来轻微的咳嗽声,便是一阵沉默之后,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音,“请苏小姐进来吧。”

    柳掌柜这才转头对着苏梨落一笑,打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苏梨落微微点头,随即迈步走了进去,刚刚走进去,身后的门就关上了,苏梨落回头看了一眼,眼眸中若有所思。

    “想必,这位便是苏小姐了吧?”微一顿,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苏梨落这才想起来,屋子里还有人,赶忙转过头去,那一瞬间,好像呼吸都慢了半拍。

    不同于慕容毅的刚毅帅气,眼前的男子,更多的是阴柔。

    五官生的美丽无瑕,若不是那微微凸起的性感喉结,她当真以为就是一个女子坐在对面了。

    不过幸好前世男生女相的她不是没见过,也很快反应过来,上前一步,微微行了一礼,“见过公子,”

    “苏小姐不必客气,叫在下闻人好了。”看见苏梨落这么快就反应过来,闻人子眼眸不由的微微一闪,苏梨落还是第一个看见他反应的这么快的女人。

    闻人?苏梨落眉头微微一跳,上前一步居于闻人子对面坐下,“不知闻人此次约见我,所为何事?”

    倒是没想到苏梨落这般直接干脆,反倒让闻人子微微怔愣一番,随即轻笑起来,他似是身体不大好,笑了一番便咳嗽起来,苏梨落见状,更是微微皱眉,“闻人身子不好?”

    “让苏小姐见外了。”闻人子微微抱歉道。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儿道,“没事儿,不过,你这模样,得请大夫呀。”

    “……”闻人子有些懵,他到底是叫她来干什么的?怎么反倒被她拉着一顿说教?摇摇头,他笑道,“无妨,都是些陈年旧疾。”怕苏梨落再次打断他,忙又道,“这次来,想必苏小姐也清楚,首先,闻人先在此恭喜苏小姐成为我珍珠阁有史以来第十二位的座上宾。”

    好吧,人家既然都挑明了说出来了,她也就没有什么不好问的了,一听,忙就微微偏头道,“不知,闻人这座上宾,可有什么好处?”

    闻人子微微笑看着苏梨落,面容俊美的不像话,苏梨落不得不正经起来,感觉就像是正经一步正经就像是在调戏人家似得。

    “好处,自是有的。”

    “比如呢?”

    “比如……”闻人子抬头看着苏梨落,“若是有什么需要查询的,或是其他的只要是珍珠阁能帮得上忙的,自然是可以的,当然,最显而易见的好处,便是,前来珍珠阁购物,仅需一成。”

    “这么好?”苏梨落微微瞪眼,眼眸一转,“查询什么的,岂不是跟警察局一样了?”

    “警察局?”闻人子不解,“这是什么?”

    苏梨落微囧,摆摆手,“这个,你不懂,就,相当于现在的捕快,衙门呀什么的。”

    听罢此言,闻人子这才又继续笑道,“那是自然,珍珠阁手眼遍布各地,江湖到处皆有珍珠阁的耳目,若是想要查找某人某物,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当真?”

    “当真!”

    苏梨落微微沉默了,没想到,这个座上宾的好处,还真的是让人有些难以抵触啊,不过,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儿,这个什么座上宾,也肯定不会就因此就能当上光享福不做事儿的准备吧?

    这般一想,她便敛了心思,平静了眼眸看去,问道,“那这些事情的背后呢?我需要付出什么?”

    “这个……”闻人子笑的越发灿烂,“倒是很简单。”

    “哦?”她好奇,“说来听听?”

    “说不清楚,有需要的时候,自是会通知你的。”闻人子收了笑,“当然,你若是不愿当这座上宾也没有人强求于你,不过,苏小姐可要想好,我们座上宾看的是各人的能力,财力智力与……权力,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便能成为我们珍珠阁的座上宾的。”

    听他此话,苏梨落心里一跳,她略微疑惑的看过去,问道,“既是如此,那为何还会选择与我?我一没钱,二没钱,三……智商还是挺高的。”

    “这个……”闻人子微顿,看着苏梨落的目光微微闪烁,“苏小姐就不必再说了,堂堂苏侯府的嫡长女,明王爷的明王妃,会没钱没权吗?至于智商,苏小姐自己也很是清楚嘛。”

    他就这般,似是开玩笑的说道,却让苏梨落浑身都紧绷了起来,陡然站起来,怒目而视,“原来你调查我!”

    闻人子却并不在意,“苏小姐,闻人说了,珍珠阁的势力遍布五湖四海,没有什么事情,是珍珠阁不知道的,不知道的,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你到底是谁?”沉吟了一会儿,苏梨落目光晨晨的看向闻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