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她会答应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15本章字数:2118字

    她相信,珍珠阁背后绝对不会是如此简单的一个连锁,既然还有类似于江湖门派的这种,那背后必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势力。

    而她却一无所知,对方却将自己打听的干干净净。

    这种感觉让她很厌恶,甚至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恐慌,让她非常不喜欢!

    “闻人子,珍珠阁第五代掌门人。”他站了起来,身量竟比苏梨落高了一个头还多点儿,微微低垂着眼眸,似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梨落,“苏小姐,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你……”苏梨落微微一顿,咬着牙,却是转身就走,“看来,本王妃今日就不该来此处!”她就知道,来珍珠阁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上次是的,这次也是的!

    她隐隐的感觉自己像是落入了一个圈套,可自己却丝毫不知道这个圈套是什么!

    “苏小姐,我给你三日时间考虑,若是你愿意,三日之后,可以派人来此处,以书信为证,我等着你。”

    苏梨落闻言一顿,随即冷冷一哼,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闻人子的轻笑,“苏小姐,我相信你,绝对会再来找我的。”

    她没有理他,打开门出了雅室。门外柳掌柜正迎上来,看见苏梨落沉着的脸色,心里微微一跳,忙问,“苏小姐,您这是……”

    苏梨落冷哼一声,看也没看他,擦身而过。

    呃……柳掌柜微微尴尬,随即看了苏梨落的背影一眼,感觉的进了雅室,雅室内,闻人子正在吃茶,柳掌柜上前,“公子,这苏小姐怎么……”

    “柳掌柜不必忧心。”闻人子却并不在意,“三日之后,准备座上宾大典罢。”

    “可……”人都已经走了,柳掌柜苦着脸不敢说话。

    “恩?”听他似有异议,顿时,闻人子的动作微微一顿,稍稍侧头便扫了一眼柳掌柜,那一眼如同携带寒冰,刮得他面部生疼,赶紧的应了是退了下去。

    苏梨落一路朝下走去,刚刚走到二楼,就看见紫玉急的在原地团团转的模样。

    “紫玉。”心下微微一定,上前一步叫道。

    紫玉听见声音抬起头来,见苏梨落完好无损,心下松了一口气,忙迎过来,“小姐,您没事儿吧?”

    苏梨落的脸色不大好,闻言也只是摇摇头,“我们先回去。”现在,她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紫玉闻言也点点头,苏梨落的目光在四处转了转,却并没有看见连青的身影。

    似是知道苏梨落的疑惑,紫玉有些气愤的道,“这个连大夫,口口声声说要守着小姐,怕小姐出事,结果小姐一走,他就按捺不住,说有事儿要先走一趟了!”

    见紫玉这气愤的样子,苏梨落的心里反倒是微微定了定。

    点点头,对紫玉道,“我知道了,别管他,我们先走。”她反正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他走或留,都与他无关。

    主仆几人一路下了楼,行色匆匆的上了马车,便一路往明王府赶去。

    并不知晓,在他们离去之后,几个黑衣人从身后尾随而出,又隐没而去。

    到了明王府,主仆几人赶紧下车,苏梨落要去找慕容勇,将今天的事情与慕容毅说上一说,如果珍珠阁背后势力真是如此了得,那少不得到时候成为一个祸害。

    “王爷回来了吗?”一进门苏梨落就沉着脸色问小厮。

    “回娘娘,王爷并没有回来,不过……”顿了顿,小厮道,“又衙门的人上来,说是将此物献给娘娘。”

    闻言,苏梨落脚步一顿,衙门?有什么东西给她?

    她转头去看,却见的连青从门内走出来。

    苏梨落微微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事情办完了,所以先回来了,本来正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也回来了。”上前,连青笑道,“如何?行事可稳?”

    苏梨落冷哼一声,“不用你操心!”转头看向小厮,“不是说衙门有东西交给我吗?在哪儿?”

    小厮闻言迟疑,“在……”目光却是瞄向一旁的连青。

    苏梨落心里咯噔一声,难道……

    转头看去,果然,连青举起手,微微一番,一块儿玉佩赫然呈现在他手中。

    她见状,瞳孔不由的微微一缩,这玉佩,便是上次为了报答苏小柔,所赠送与她的,说是日后有什么难事,便把此物交予衙门,没想到……

    难道,是苏小柔出了什么事情?

    蓦地,脑子里想到什么,她脸色一变,“小柔怎么了?”

    连青脸上神色陡然变得有些奇怪,叫人不可捉摸,神秘一笑。

    几乎是在苏梨落出门去珍珠阁的同时,江南县衙里面,一场审讯正在开始,县老爷姓江,生的猪头大耳的,穿着大红袍,带着九品乌纱帽,那惊堂木一磕,满堂的肃穆。

    “威武……”衙役随之口呼手动。

    “堂下所跪之人苏小柔,苏老汉,你们且可知罪!”

    苏老汉儿已经被打的只剩出气不剩进气了,苏小柔满身狼狈,却仍可见娇俏面容,此时怒目而瞪县老爷,“敢问大人,我们爷孙二人,何罪之有!”

    “大胆!”江老爷惊堂木又是一锤,“昨夜花灯会,你二人于百味楼雅间行刺郡守之子张伦无果,反杀张伦手下一名,你说该当何罪!”

    “冤枉啊!”苏老汉虽已只剩半条命,可哪里能忍受如此屈辱,闻言立即大喝一声。

    县老爷又是一阵厉喝,“还敢狡辩,来人,给我用刑!”

    “不!”苏小柔见状,目露惊恐,连忙护住苏老汉,“大人!万万不可啊!请大人明察秋毫,我爷孙二人,乃是被冤枉的,我们前去献艺,哪知那淫人见色起意,想要强迫与我,我祖孙二人自是不肯,便要离去,那人却对我爷爷暴打一顿,更拿刀威胁我二人,哪知慌乱之下,那人竟被刀刺中,当时刀明明便是那淫人所拿,为何又成了我爷孙二人杀了人!”

    “还在狡辩!”县老爷怒不可歇,扔下一道惩罚令,“两个一起打!给本官打到他们招为止!”

    衙役自是听令,闻言上前便将二人拉开,却不曾想,拉扯间,一块儿玉佩送苏小柔的怀里掉落。

    那玉佩水色极好,县老爷自是识货之人,见状挥手道,“慢!”又指着那从苏小柔怀里掉出来的玉佩道,“把那玉佩拿上来给本官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