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丫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0本章字数:966字

    鹗,趾具锐爪,趾底遍生细齿,外趾能前后转动,性勇猛,善飞翔,喜攫鱼虾,俗称“鱼鹰”。

    码头谚语:一个老鹗守个 滩。

    ——作者题记

    多少年来,谢彩凤打望着城市风景。她好像一只嗅觉灵敏的猎犬,在默默地寻找一个神秘的人。为了消弭心中永远的痛楚,她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毁掉她,使她蒙受奇耻大辱的人。

    谢彩凤永远也不能忘记牛背湾搬运新村,永远也不能忘记那位扎着一条独辫叫做小凤的小姑娘。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谢彩凤还是一个五岁多一点的小妹儿,就是那个每天在牛背湾搬运新村街面上青麻石地面疯闹,脸上鼻流口水,周身糊得像一只脏兮兮花猫儿样的妹子。不过,谢彩凤也只是牛背湾搬运新村无数花猫儿中的一只罢了,如此而已。

    谢彩凤出生在山城嘉陵江畔著名的陋街牛背湾搬运村。她出生的时候,她的老爸还是一个牛犏儿,外号谢铛铛。谢铛铛有两个女儿,谢彩凤是家中的幺女。牛犏儿,就是骟牛匠,叫他谢铛铛,是因为他常年总左手捏铁夹,右手拿铁件,每天在城市大街小巷走时,就“铛铛铛”敲着,借以招徕自己的顾客。

    这是这个城市很古老很原始的职业了,在城里,现在当然已经绝迹,而谢铛铛则可能是这个城市里最后一位牛犏儿了。当然,谢铛铛过后也因为没有骟牛业务而转行当搬运工,这是后话。而谢彩凤的母亲周兰,则是位码头卖苦力的搬运工人。

    牛背湾搬运村在城市的东北面,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这是一溜抹斜抹斜的山坡,江岸边,有一条青麻石板铺就的小路,像一条盘旋着的蛇一般从上半城延伸下来伸入江中。从江岸朝上看,只能看见这条狰狞褐色黄桶一般的蛇腰,东甩西摇了好几十级石梯,蛇腰却也只到了半山腰。那里有两株高大苍虬枝繁叶茂的老黄桷树,在漫山疯长的葳蕤的夹竹桃衬托下,显得十分苍老。

    很突兀的老黄桷树。

    这是两株兄弟树。枝干虬劲,根须龙蛇锐爪一般纵横交错,狠狠抓着狰狞坚硬的岩石,而枝叶却如巨伞一般覆盖着一方土地。

    而那蛇路,到了这里就猛一掉头,往西一拐陡然不见,仿佛钻进了那老黄桷树爷爷阔大而广博的胸怀中了。其实这条青麻石道只是在江边才是小路,而自岸边开始,便渐宽渐阔,到了半山腰时,已有十好几公尺宽,完全骑得骡子跑得马了。而半山腰之后,则更是一条坦平大道,一直通到这个城市的主公路,也就是这个城市的上半城。那么在城市的上半城看这蛇路的头,就像一只庞大的蟒蛇一般张开了褐色大口,吞咽和吐纳着进去出来的活动着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