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被摔进了夹竹桃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1106字

    这天傍晚,小凤家又差点闹腾起来。

    刚吃完晚饭,小凤妈把嘴巴一抹,就要朝外面走。

    谢铛铛冷冷地瞄着她,说道:“晚上少走夜路啊,没有听说牛背湾闹鬼了么?”

    小凤妈没有搭理他,只对大女儿说:“大凤,今天该你洗碗了啊。”

    谢彩凤叉着腰肢,说道:“妈,晚上开会,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小鬼女子,上书记家开会,正大光明的事情,哪个敢乱嚼舌根?”小凤妈拍拍手,整理了一下衣衫,理抹了一下油光水滑的头发,歪着头,打量了谢铛铛一下,回头望了谢彩凤一眼,“小鬼女子,屁大一个人,思想还挺复杂啊。”然后腰身一扭一扭的,走了。

    在她身后,留下了一股雪花膏味道。

    谢彩凤哼了一声。

    谢铛铛抽着叶子烟,把长长的烟秆从嘴巴里取下来,恨恨地在地面敲打着。等把烟灰抖干净后,他啪的把烟杆摔在一旁。“下贱的狗日的烂婆娘,造孽啊!”

    突然听到一声碗被打碎的清脆响声,谢铛铛拿起烟杆站起身,走到厨房,一把揪住大凤,抡起烟杆就打。边打,边恶狠狠地骂:“下贱狗日婆娘,吃老子穿老子,莫过就是洗两个碗,却要发泄气性!你说,你还想哪样?”

    大凤脸色煞白,眼泪活像小河泛滥一样,汹涌哗哗地朝外流淌。

    谢铛铛愤怒地吼道:“你说,错了没有?”见女儿不回答,更加生气,拿那烟筒狠狠戳着大凤的手,骂道:“烂贱婆娘,你说,你说呀?!”

    大凤仍然无声地哭着。

    谢彩凤拿狼一般的眼睛瞪着谢铛铛同小姐姐。“谢铛铛,你是不是当老汉的?”她用手刨了她姐姐的脑袋一下,“你这瘟精哟,那个眼泪就这样不值钱?”说着将嘴巴凑到姐姐耳旁:“姐,你那叫章程的大哥咋不带你走?你看这个家,哪里是人待的地方?嗯,我见着你们一个铁门内一个铁门外调情呢。看那小子鬼里鬼气样子,不会是耍你吧?”

    大凤哭得更展带劲了。

    谢铛铛扫了谢彩凤一眼,提高了声气:“小死女子,你说的可真?”

    “谢铛铛,你不是聋子就是瞎子,!整个牛背湾的人都晓得了,就你一个人不知道!难怪难怪,你那周兰同志要去开会。!”谢彩凤不屑地看着老爸说道。

    “小死女子你讨打啊?”谢铛铛气得不行。

    谢彩凤喜滋滋地拍手道:“谢铛铛,你要打我求之不得,!你以为这种生活过得舒服?你来,出手呀哇——”

    谢铛铛赶紧退后几步,躲开了谢彩凤。

    “做女人呀,总得自己看重自己,不然,就只能是别人耍的玩物!”谢彩凤以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口气说道。

    大凤小姐姐陡然嗷嗷嗷地叫了几声,声气凄厉而瘆人。她双手捂住耳朵,气急败坏地道:“他就是耍我怎么了,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

    谢铛铛头上蒸腾着热气,白了谢彩凤一眼,脸色铁青,想说什么,却没有往下说。他把烟杆一甩,然后一把提起大凤,说道:“你居然还攀上了癞子家?你这贱相,给老子滚,永远也不要回家!”

    大凤被摔进了夹竹桃林,那身子撞击在林中,发出一声沉闷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