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妈开会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1056字

    谢彩凤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到底没有说。她从屋子追出来,见母亲同几个邻居扯完闲话,正好从癞子书记那铁门进去,于是阴阴地笑起来。她想去夹竹桃林看看姐姐,又不想去,因为她和姐姐一直不和。姐姐成绩好,但是胆子小,一遇见事情就哭,她瞧不起她。姐姐在夹竹桃林里哭,哭得很专心,呜呜咽咽的声音好像江水一般。小凤恶狠狠地骂道,哭,就晓得哭。骂了,转身回屋去了。

    小凤妈是晚上十二点过从癞子书记家出来的。她浑身松软,周身通泰,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起风了。深夜的江风,呜哇怪叫着,从街面上掠过,使这个天地不怕的婆娘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定定神,她突然看见在那两株老黄桷树以及茂密的夹竹桃之间,突然冒出一个白色的物体,好像汽球一般膨胀着,接着呜哇呜哇,就有了野猫叫春一般的闹杂声。小凤妈浑身爬满鸡皮疙瘩,她闭上眼,缓缓地蹲下身,猛然在地上拣起一块石头,猛然朝那白影砸去。接着,她凄厉地怪叫一声:“闹鬼了啊哇——”撒开脚板,猛然朝家里跑去。

    “嗷嗷嗷嗷——”只听得一阵凄厉的怪叫,树叶间传来哗啦哗啦声。“啪”一声,树上发出一声轻微叫声。“打中了,打中了!”铁门猛地打开,箭一般冲出了段大庆和章程。!紧接着嗖嗖,从树上跳下两个人,朝江边跑去。!章程取出弹弓又是几下,却没有打中目标。段大庆和章程到底还是没有追上目标,因为到了江边,那两个黑影就朝江中跳去游走了。

    小凤妈回到家。屋子里黑黢黢的,只有一颗小星子在闪烁,整屋弥漫着呛鼻的叶子烟味。小凤妈气急败坏地把灯打开,却看见谢铛铛正直端端地望着她。

    “小凤她爸,不得了了哇,外头真的闹鬼了。那鬼脸子好白,月婆子一样,好吓人啊哟!。”小凤妈一边说,一边还拍着胸脯。

    谢铛铛没有开腔,仍然拿眼珠子一下一下剜着她。

    小凤妈不高兴了。“你狗日的老汉,愣眉鼓眼望着我做甚?”

    谢铛铛抡着烟杆,站起来。“臭婆娘,疯野够了?给老子舒展点哈,不要再弄个异种出来。!”

    小凤妈装傻说说:“异种?你说小凤,人犟却有读书人脑袋。”

    谢铛铛眼睛闪烁着阴冷,说:“你狗日偷人,倒偷出精怪来?”

    “我到书记那里开会了。”

    谢铛铛就又坐了下去。

    小凤妈问:“那两个砍脑壳的死女子呢?”

    谢铛铛有些揶揄地说:“不晓得,大约也是去哪里开会了?”

    “她们能去哪里开会,她们还没有资格呢。资格,你懂不?”小凤妈还有些自豪地说。

    谢彩凤推门气昂昂地走进来。进屋以后,她不看妈也不看老汉,旁若无人地进了她那小房间。

    小凤妈问道:“小凤,你晓得你那背时的姐姐到哪里去了?”

    谢彩凤还是没有开腔。屋外边,响起小凤妈长声呼喊大女儿的声音:。“大凤,砍脑壳的死女,野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