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肃杀的空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1007字

    一连几天,警察叫走了湾里好几个后生,甚至还将章程也叫去问了,却又都将人放了出来。警察最后说,大凤死于自杀。

    谢彩凤绝不同意。她恶狠狠地说:“我小姐姐哪里晓得自杀,分明就是坏人作孽!坏人不出来交代,老娘子要他的命!”手里拿把菜刀,腾腾腾在街上走过来又走过去,尤其到了癞子书记那炮楼,更是要放高了声气:“杀人犯你出来,怎么成了缩头乌龟?你还算男人不算?”罗癫子在一旁说:“小凤呀,万物皆有其样则道自正,万物皆无其样则道自乱,若万物各归其位,各司其职则样可自成道可自正。你呀,太招摇了,不好,真的不好。”小凤用刀指着罗癫子,说:“癫子你滚,少在这里乱说!”罗癫子呵呵笑,摇摇头走了。小凤捏着菜刀在青石板路上走来走去,

    人们见了纷纷躲避,那几天,牛背湾笼罩在滞重肃杀的空气里。

    这天周末,放学回家的章程走在回牛背湾的路上。陡然,脚下不知道踩着什么,身子不由自主地飞起来,然后重重地跌在地上,痛得“哎哟哎哟”叫起来。接着他的手被一双钳子一般的手捉住,使劲拽着进到路旁一个黑森森的防空洞。章程想挣脱束缚,却哪里能够。?到得防空洞,他被狠狠地摔到泥泞的地面,刚想爬起身,一双穿草鞋的大脚将他踩住,举眼一看,身前站着的是牛宏和谢彩凤。

    章程“嘎嘎嘎”笑起来,嚣张地说:。“是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们好大的狗胆,马上把老子放了,老子可以饶恕你们,不然——”话还没有说完,两只脚——一只大脚一只小脚飞速踢在他头上、身上。

    ! “啊啊啊……”章程叫起来。

    “你如何害了我小姐姐?说!”谢彩凤生气地用手扯章程的耳朵。

    “你这畜生,还敢杀人?!”牛宏咬牙切齿,又是几脚尖。

    “不是我,警察都证明我是无辜的……”章程歇斯底里大叫起来。

    “不准叫,不然杀死你!”谢彩凤从身上摸出一把水果刀。

    章程“嘿嘿”笑起来。“小凤妹子,你莫要和牛宏这坏分子小子一道——”话还没说完,身上又吃了一顿脚尖。

    “你说不说老实话?嗯?”谢彩凤手中的刀子在章程眼前晃动几下。

    “我……我没有。”章程闭上了眼睛。

    “牛宏哥,你给我……给我狠狠地教训他……”谢彩凤话音刚落,牛宏一脚将章程踢飞,又扑过去,脚尖拳头一股脑儿朝章程招呼过去。

    陡然,洞外射来几束雪亮的手电光,接着有人呵道::“不准动,举起手来!”原来是警察,他们在民兵连长段大庆地带领下,将一对打人凶手生擒活捉。牛宏和谢彩凤被五花大绑着在牛背湾游街示众一圈儿,然后被带到了派出所。牛宏将责任大包大揽,最后被拘留十五天,而谢彩凤则被训诫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