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宏的事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738字

    街灯昏暗,谢彩凤吃醉了酒一般走在青麻石街面。走到炮楼,她呸地朝里面吐了一口唾沫,然后高声唱了起来:

    娘啊,儿死后

    你要把儿埋在黄桷树旁

    让儿的坟墓向东方

    儿要看那嘉陵江的浪

    喜看恶魔被埋葬

    这时,炮楼里面缓缓走出一个人,却是章程。他望着谢彩凤“呵呵”地笑,说:“谢彩凤啊谢彩凤,你怎么就没有自知之明,你晓得这里是谁的地盘——”话还没有说完,他噎住了,因为他看见了谢彩凤那一双仇恨的眼睛一个男人走过来,那是牛宏,他抚摸着谢彩凤的肩膀,说:“小凤,你莫要太怄气,身体好才是最主要的。”小凤说:“牛宏哥哥,你放心。”

    当天晚上,谢彩凤做了一个怪梦。在梦中,她看见了漫天遍野愤怒开放的夹竹桃,那桃花火一般艳红,而她自己呢,则披挂上了夹竹桃做的皇冠,真的变做了夹竹桃女妖。

    没有想到,牛宏却当了英雄。

    杂菜,也就是牛宏却走了桃花运。当然,牛宏这个绰号也只是那个时候有了的,仅仅很少一段时间,至于牛宏怎么找到女人的,还有一段故事。后来,牛宏的女人被谢彩凤生生戳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事后,杂菜对记者说,我就是不安逸,大火把跟我相亲的女娃儿毁了。你想嘛,这妹儿刚才还乖桑桑的,一哈儿功夫,就变丑了。硬是哟,糟蹋圣贤嘛……我好恨,恨不得拿把刀把龟儿子大火砍得粉粉碎。

    记者说,别同志,你再回忆,你救火的时候,想其它事情没有?

    杂菜搔搔脑袋,想了好一会,说,没想——嗯,真没想,我就是气毒了,嘿嘿,我气毒的时候根本就不得想其它事情,就想一屁股坐上去,把大火整熄。

    记者又问,那,你后来受伤了,你身上痛不痛?

    杂菜老实地回答,痛,痛的钻心,妈的。

    记者问,那这个时候你想的什么?

    杂菜搔搔脑壳,说,我,我想屙尿。

    记者皱了皱眉头。

    杂菜说,真的,要不是火燃得太大了,耽搁不得,我真的要屙尿——妈哟,哪个龟儿子骗你,水火不留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