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1007字

    大火是一瞬间燃起来的。

    当时,杂菜,也就是牛宏和刘老娘,还有相亲的女孩儿霍拉拉在咖啡厅见了面。他们先彼此介绍了自己。杂菜把自己名字单位说了。女孩儿霍拉拉问了一句,搬运站,那是搬运佬儿?杂菜说,是。杂菜又说,搬运工人。刘老娘对霍拉拉说,搬运工身体好,有本钱呢。你不晓得,他两百斤的肥猪儿条石都举得起来,霸道惨了。霍拉拉却将头抬得高高,望着天花板,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好像那里有什么好耍的西洋把戏似的。杂菜低着头,脸红心跳,不晓得自己该说什么。霍拉拉不等把咖啡喝完,就说有事情。刘老娘说,既是有事,那别宗贡你就送拉拉回家。

    骄阳火秆儿样悬挂在当空。没有一丝丝风,地面蒸腾着热乎乎的暑气。杂菜浑身燥热,感觉自己好像一条困在火炉中的奶狗儿,屁颠儿屁颠儿朝前走着。杂菜虽然心眼儿死,但是介绍人的话他不敢不听。杂菜为了找刘老娘帮忙介绍女朋友,汗爬水淌费了好多劳力哟。且不说给她家运煤,给她搬家,单是她家旧房翻修,他就足足在她家跑上忙下打了半个多月的小工。吃苦受累自不必说,单单是他贴补进去的钉子钱,给匠人买的矿泉水钱,买胶水等等的钱,那就不老少。不过,为了找到心中的女人,杂菜无怨无悔。刘老娘这次是帮了狠心忙,她反复告诫杂菜,一定要好生对待这位女孩子,她可是我多年老邻居的女儿,从小就受妈妈宠爱,自尊心强得很的。刘老娘还拉着杂菜的手说,别宗贡,你也老大不小,要懂得女孩儿的心思,一定要献小殷勤千万不要夹簧。你晓得的,舍不得娃儿套不住狼,荷包里的票子要舍得砸,一定要迎合女孩子的心意,砸到她心尖尖上。

    此刻,杂菜边走边等着霍拉拉,心里直犯嘀咕。怎么说呢,这姑娘自己也许不能搞定吧。刚才刘老娘问她意见,她也没有正面回答,只说自己家里有事情。杂菜总觉得这女娃儿好像月亮高高在上,瞧不起自己。这,从她翘起的眉梢,冰冷的眸子,瘪瘪的嘴儿和独自远远地落在后面就可以看出来。

    两人沿着人民广场朝大溪沟走。正午时分,街上行人寥寥。蝉儿软绵绵地叫着。盛夏的大太阳悬挂在当空,撒下万千道毒辣的金线,空气懊热得让人想骂娘。

    杂菜敞开衣服,那是一套崭新的藏蓝色工作服,里面是一件蓝白条纹的海魂衫。杂菜今天是作了精心准备的,虽然天热,还是把平素舍不得穿的新工作服和海魂衫穿上了。工作服,表明自己有正当职业,海魂衫,显得人精神。杂菜不懂得审美趣味,他觉得男娃儿最要紧的,就是要显得霸道。海魂衫配工作服,他觉得是最霸道的。总之,他想一下子搞定这个叫霍拉拉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