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着火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1070字

    此刻,杂菜,也就是牛宏心里满是沮丧。瞟一眼远在身后的红衣女孩霍拉拉,心里好气。哼哼,长得长不像冬瓜,短不像骷髅,还一双拉丝眼儿,装什么清纯?想到自己花了一上午时间,还去了平素舍不得去的咖啡厅,白白花了银子不说,还落下了种种不快意。他真想采用搬运工对坏女人最刻毒的做法,一把将这个叫做霍拉拉的女人按到地上,捡一块瓦片吐口唾沫,放到霍拉拉脸上,然后扬长而去。瞟瞟身后,霍拉拉仍自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低着脑袋,好像思考着大事。

    杂菜没有好气地哼了一声,心里不由得想起了小女孩谢彩凤。想到谢彩凤心里就很温馨,这位小鬼女子哟,要是大几岁,自己何苦来相亲呢?

    其实,小凤知道牛宏去相亲心里很不爽,还拽着牛宏的衣角说,牛宏哥哥,你这么好一个男人,相什么亲呢?你不如等一等,和我成一家人呢。牛宏淡然地说,小凤妹妹,你还这么小,我怎么能和你一起?再说了,你读书多,以后有大前途,我一个搬运工人,我们根本不相配么。小凤嘟着嘴说,牛宏哥哥,你坏,我不和你耍了。你根本就不晓得女孩子的心思。

    牛宏当然不晓得女孩子的心思,但是,牛宏需要女人,还需要女人给他传宗接代,所以,他背着小凤,参加了一次又一次没有结果的相亲。

    着火了!着火了!随着这凄厉绝望的叫声,一团火球砰地在杂菜身后炸响!原来,马路边停着一辆油罐车。这是九十年代初期才有的一种大脑壳地产车,车的发动系统设计在驾驶室内。由于车熄火打不燃,驾驶员就用油壶里的油,采用直流供油的方式发动汽车。驾驶员正在手动供油,可谁知油壶突然燃起来,驾驶员吓得猛地将油壶扔出来,砸向人行道!

    一串火球在车旁燃烧!甩出来的火球砸到红衣姑娘霍拉拉身上,顷刻之间,霍拉拉就成了火人!她嗷嗷哀叫着,双手抓空,左边跑几步,右边跑几步,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人行道的人见状,赶紧四下里逃窜。

    走在前方的杂菜见了霍拉拉的惨状,高声叫喊,趴下,趴下,在地下打滚儿!

    霍拉拉早已失去理智,手舞足蹈哇哇地惨叫着,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你,笨得像奶狗儿——一杂菜猛地跑回,一把抱住霍拉拉,拽着她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火焰很快扑灭。霍拉拉衣衫凌乱,脸上花兮兮,她双手捂脸哀号着,蹲在地上。呜呜呜,霍拉拉哭着哭着,陡然指着杂菜骂道畜生吔畜生——

    杂菜被骂的狂眉狂眼,愣在了那里。

    霍拉拉说,你摸了我的咪咪——

    四下里传来奚落的笑声,那是几个驻足停下看热闹的人。杂菜被骂得脸色滚烫,想制止,却又不敢。

    几位青年走过来,挤眉弄眼着呵呵大笑,一个说崽儿,你不安好心,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其中一个好像就在搬运站附近住,认识。他笑扯扯地说,杂菜安逸哈,浑水摸鱼最拿手,节骨眼吃混堂锅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