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了英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1145字

    霍拉拉说,烂杂菜,你摸我——你这敲沙罐跌扑爬砍脑壳的瘟神,嘿嘿……嘻嘻……哈哈……霍拉拉抱着脑壳笑扯扯的说。她的衣服裤子烧坏,满是大大小小的窟窿,露出了烧坏了的肌肤。

    这时,一个穿着花花衣的女孩子冲上去,生气地抽了霍拉拉一个响亮的耳刮子——是小凤,她刚刚放学经过这里,正好看见杂菜救火的全过程。她指着霍拉拉生气地道,你这个坏女人,敢欺负我的牛宏哥哥。要是再在这里胡搅蛮缠,我对你不客气!

    呜呜呜,霍拉拉摇摇晃晃颠着脚尖走,好像风雨中飘摇的小船。她悲伤地恸哭,哭得专心。

    杂菜想上前搀扶,霍拉拉双手朝空中一抓,委委婉婉吟诗一般道流氓吔,你不得好死……终于晕厥过去……

    杂菜被霍拉拉整得傻兮兮,几乎乱了方寸。杂菜身上也糊得脏兮兮。但是,险情还没有排除,只见翻滚着的油壶,将燃烧着的汽油泼向公路,顷刻之间,火势蔓延,朝着油罐车扑去!

    关键时刻,驾驶员却虚火了。他身上也着火了,此刻已被扑灭。他双手捧着烧伤了的面颊,浑身颤抖,望着奔涌的火焰喃喃地道,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火焰呼啸着,窜上油罐车,并且快速朝着油罐进油口吞噬过去。杂菜嗷嗷的奇怪地嚎叫着:喂哟,你这可恶的奶狗儿哟!

    小凤扑上前,一把抱住杂菜牛宏,说,牛宏哥哥,莫要上去,烧坏你可怎么得了。

    杂菜牛宏一下子恼怒起来,说,水火不留情,你过开!一把将小凤推了好远,冲上去用蒲扇一般的右手将那团火抹了下去。火焰将杂菜的手咬得火燎火辣,杂菜捧着手抽了几口冷气。

    喂哟,你这可恶的奶狗儿,不会用衣服打火?身边一个崽儿操着手儿,奚落着杂菜。

    火势还是很大,呼啸着朝着油罐车奔涌。

    杂菜恨了那崽儿一眼,转身朝着一个挑着一担粪水的环卫工跑去!那环卫工看见一个黑黢黢的人跑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吓得放下粪担子就跑。杂菜飞快的脱下工作服,不顾恶臭扑鼻,将衣服浸饱粪水跑回油罐车旁,轮起衣服抽打着汹涌扑向油罐车的火魔。那液态的火焰是流动着的,一打就四下里喷溅,杂菜身上沾染了燃烧着的火舌,他的工作服海魂衫和裤子也燃起来。他好像疯了似的,恶狠狠地叫着,你这可恶的奶狗儿!你这可恶的奶狗儿!发狠地抽打着,抽打着。火光熊熊,好像魔怪一般跳着舞,杂菜尽管周身是火,却越战越勇,嗷嗷嗷的叫着就好像一匹怪兽。可仅一会儿功夫,杂菜就步伐凌乱,终于倒在了大火旁,但是,朝着油罐车奔涌的火却遏制住了。

    小凤扑在牛宏身边,凄厉地叫喊道,牛宏哥哥,牛宏哥哥……

    这时,消防车到了,喷溅着的泡沫,很快将火魔降服,一场特大火灾化险为夷。杂菜和那位叫做霍拉拉的姑娘被送到了市急救中心。

    第二天,市里的大报登出了一篇长篇通讯,题目叫《他,心中装着人民的利益》。通讯的主人公名叫牛宏。原来,牛宏救火的场面恰好被一位从这里经过的记者捕捉到,于是,牛宏成了市里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

    牛宏,就是搬运站那位绰号叫做杂菜的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