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草味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1本章字数:2242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吴良睁开了眼睛,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胳膊,感到通体流畅着一股热热的气流,直达四肢百骸,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没有哪一处不被熨帖得特别舒服。

    “这是哪儿啊,小玉,怎么我就睡着了呢?”

    “你哪是睡觉啊,双眼血红,两只手不停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浑身抽搐,我以为你发急病了还刚准备叫医生呢,可你却又睡着了,不久,刚迷了一会,妹子不忍心……”

    说话的时候,小玉两只小手不时摆弄着下额间绕过来的马尾辫子,头埋得低低地,似乎刻意躲闪着吴良的眼光,一张本就白里透红的粉脸这时因为羞涩更加红润妩媚。

    “良子哥,你不生我的气么?”小玉偷眼瞟了瞟吴良敞开胸口着的衬衫,怯怯地问。

    “那扣子,扣子是妹子我帮你解开的”

    想到刚才还把头埋进哥哥的怀里去听那低沉有力的心跳,小姑娘家家的,还是第一次这样,怪难为情的!

    “傻丫头,妹是担心哥一时顺不了那一口气,是不?你救了哥,欢喜都来不及呢!生你的气,怎么会呢!”

    “还说,还说,刚才都羞死人家啦!”小玉笑了,她很清纯,一个农村来的姑娘,就象夜间湿润的地皮,说出来的话散发出阵阵馨香的青草味儿。

    沁人心脾,好香!

    吴良一眼瞧见了还在桌子上的那本点穴秘籍,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可是师傅师傅他人又在哪儿呢?

    “只有你一个人么?”

    “良子哥,你刚才那样子吓死人了,又是拍桌又是打凳的,瞧这张麻将桌给你一拍就去了一个角,用不成了,得换一张,你看还有那四张凳子,张张都让你手指头一点,就点出了一个窟窿,也不知你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嘿嘿,回头我给琴姐说,这些东西全部得换,钱让她从我工资里扣!”

    小玉说的肯定没错,难道唐装老头真把毕身功力都传给了自己,又想到自己身体现在已达到了一种从所未有过的舒畅状态,忍不住想试试。

    “妹子,你把那副扑克牌给哥拿来,玩个魔术给你看!”

    “魔术?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玩魔术啊!站一天累了,给琴姐说一声,早回去休息吧!”

    小玉嗔了几句,口中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听话地把扑克牌拿来。移过一张凳子静静地坐在哥哥身边。

    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之后,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亲哥哥,他对她嘘寒问暖,殷勤备至,比亲哥哥还要亲!

    “你把这七张牌重新洗回去!看哥一张张把它们找出来!”

    吴良随手从里面抽出七张,然后凝神闭目,一张张仔细触摸着牌的表面,又抚摸着牌的背面,脑海里便浮现出每一张牌不同的纹路特点。

    “哥,你真把自己当刘谦了么?也想上春晚啊!”一边笑着,小玉还是把那七张牌记住了,重新洗了回去,然后把背面交给了吴良。

    “哥才不想进那春晚!不想被潜规则!”

    吴良又再一次凝神闭目,把一副牌摸了个遍,这时脑海里那七张牌的纹路又浮现出来,摸起来,就像见着牌面一样。

    天哪!伴随着小玉的一声惊呼,吴良不紧不慢地抽出了七张,然后一张一张地翻了起来放在桌面上。

    “按刚才你洗牌的顺序,这是第三张红心十?”

    “啊哦?”

    “这是黑桃皇后!这是梅花A……”

    “哥,好帅啊!你神了哎!”

    “想学不?想学就给哥这儿香上一口!”想不到转眼间自己得了一身功夫,吴良心中一阵狂喜,指了指自己的脸上,讪讪地说了一句。

    “香就香!哼,就你不肯教我,妹子也香你一口,两口,一万口!”说着小玉还真搂住了吴良的脖子,那红艳艳的小嘴巴立马就要往吴良脸上印了上来。

    “别!别!妹的香香还是留着给自己的心上人吧!”玩笑开大了,吴良还是及时收摄心神,拒绝了。

    小玉愣了一下,眼泪叭哒叭哒地往下掉,

    “妹知道,哥你是城里人,妹配不上你……”

    “不是这样的,妹在哥眼里永远是最好的!”

    “妹知道哥的眼里只有琴姐,也只有琴姐这样好的女人才能配上哥你这样好的男人!”

    琴姐?吴良又想到了刚才那个神秘的唐装老头,为什么他收自己为徒之前口口声声认定自己就是琴姐的男朋友,莫非现在的一身功夫都是因了琴姐而得,那么老头子与琴姐的关系自然是很亲密的了,教吴良功夫,他是想让他保护琴姐,让她获得幸福!

    既然这样,老头儿为什么不看看琴姐,还不允许吴良以后在琴姐的面前提及自己呢?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几点啦?琴姐怎么还不见回来啊?”两人走到了一楼,吴良看了一眼总台,小芳在代班。

    “十二点了!良子哥,就知道你心疼琴姐!”小玉嘴巴一撇,

    “八点过的时候,一个年青女子到店里找她,她们有说有笑的,没过一会就手拉手走出去了!”

    “是昨天在场子里耍赖的那头母老虎吧!”

    “良子哥,你还说人家是母老虎,依妹看,哥你这是仇美心里在闹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呵呵,那妹子要脸蛋有脸蛋,要皮肤有皮肤的,比琴姐丝毫不得差,何况那身材,似乎比琴姐还要高出半个头呢!”

    “哼!再美,哥也不稀罕!”吴良哼了一声,突然裤兜里振了一下,是短消息,掏出手机一看,脸变了。

    说是逛商场买衣服,其实就是把自己当模特,一件又一件好看而又时尚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穿,不用花钱,还不用自己整理。

    “敬彤妹子,试试这件,款式新颖,穿在你身上一定好看得不得了!来!脱下来!姐帮你拿着!”

    “不错不错,这是巴黎时装周最新推出的款式,美女,试试,我还怀疑咱海阳没一个美女能够穿出‘范爷’的味道呢!”

    老板娘自然热情服务,琴姐更是殷勤备至,王敬彤脸上一个下午的阴霾此时全部一扫而尽,只见她乐此不疲地接过琴姐还有老板递过来的一件又一件漂亮的衣服,不停地出入试衣间,

    “你朋友天生的衣架子哎,春夏秋冬,正装休闲,裤子裙子,落到她身上就有一种特别的味儿……可惜我老了!”老板娘看了看刚刚走进试衣间的王敬彤,一边整理着换下来的大堆衣服,顾影自怜地叹了口气。

    琴姐把衣服挂上了衣架,回头一见,惊呼了,

    “敬彤妹子,这衣服真象是为你设计的,好合身,真是太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