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抠门的警花妹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1本章字数:2168字

    试衣镜前的王大警花此时却一副休闲帅气模样!

    穿着“LEE”牌牛仔裤,下面一双耐克登山鞋,本来就笔直修长的大腿更显细长,棉麻白上衣外套着雪莲牌浅粉色开领羊绒衫,最外面是一件凯撒牌嵌花棕色短款皮衣,脖子上松松垮垮地围着一条米黄色的波斯围巾,长发随随便便地绾在脑后,既青春又显干练,你想说有多漂亮她就有多漂亮!

    “琴姐,你说这身好看不?”

    “好看!好看!穿上它,美极了,我想维秘天使也不过如此!”老板娘及时抢过了话头。可是欣赏归欣赏,赞美归赞美,这生意还得做啊!

    “怎么样?就这一套,我给你打包啦!”

    “等一会儿!”王敬彤恋恋不舍地放下了衣服,侧过头不解问:

    “琴姐,什么是维秘天使?老板娘怎么把我比成维秘天使,难不成维秘天使就是我这个样子?”

    意思很简单啦!什么样子,老试衣服,却舍不得掏钱的那种!

    “维秘天使是全球最美丽的模特,老板娘是夸你天生丽质呢!”琴姐呵呵一笑,现在的女孩子,不知道维秘天使的,全海阳怕也只有她一个!

    “哦,原来是这样的!琴姐,这衣服好看是好看,但花,花哨了些,咱们走吧!”王敬彤抬眼瞟了瞟标价,皱了皱眉头,吐了吐舌头,拉了拉琴姐的手。

    “敬彤妹子,我觉得这身挺适合你的,既可爱又不失端庄大气,挺好的啊!”琴姐笑了笑。

    花哨?拜托老大!你能不能换个有创意点的台词呀,店子里的衣服都让你给试完了,哪一次你不说花哨啊!

    看出了王敬彤的扭捏,再一瞧她身上穿的那一身,聪明的老板娘不高兴了,似乎明白了其中一些道理,这丫头压根就不是多金的主啊!她把衣服打好了包,凑向了琴姐:

    “这位美女,你给评评理啊,这颜色哪儿又花哨啦,穿在她身上多好看啊,巴黎时装周才推出的时尚新款,也是才到的新货,享受八点八折,价格才一千八,优惠着呢!”

    “一千八?还优惠?你当姐是富婆啊!算了琴姐,这也有点太坑人了,就那破牛仔裤子,姐家里都有好几条呢,还卖六八八!哼,琴姐,不要了,咱换家店看看!”说完,王敬彤就甩手出门了。

    琴姐笑了笑,掏出一张卡给老板娘,叫把衣服给打包了,明天送到滨河派出所去。

    “你妹子真抠门啊!可惜了她那模特般的身材!”一边打包,老板娘看着走远了的王敬彤背影说。

    “你觉得她抠门么?”

    “不过开店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老板娘摇了摇头,若有所思。

    付完了款,琴姐不见了王敬彤的身影,偌大的商场,又人山人海的,要找一个人那好比大海捞针,好在琴姐静,她知道王敬彤不见了自己,肯定会回来来找自己。正当商场广播响起要打烊的声音。

    王敬彤兴高采烈地拎着一袋子东西跑了过来。

    琴姐一瞅,那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牙刷牙膏洗洗衣液之类的日用品,鼓鼓地,装了一大包。

    “好开心哦,遇到商场打折,这一大包东西都够我用上半年了,才花我六十二元钱呢,琴姐!”王敬彤眉飞色舞地介绍她的斩获!

    “琴姐,你要牙膏不,平时都卖十八元一支,今天就四块八,便宜我就多买了几支,等下你拿几支去家里用!”

    “你平时用的这些打折的货么?”

    “是啊!琴姐,难道这有什么不好么?走啦!商场都要关门了,”说完一手伸了过来,搂着琴姐的小腰。

    “敬彤妹子,真难为了你!”

    “呵呵,打折的东西又不是假冒伪劣,有什么不好,你说我今天买的这些牙膏,还有一年就到期,我在一年之内把它消灭掉,花最少的钱,获取最大的效果,这有什么不对吗?”

    “可,可是!哎,我说不过你,也许你说的对!”从商场里走了出来,灯光变得越来越是昏暗,大街变得越来越是陌生,行人也是越来越少,前方不远是一片烂尾楼,有十来个人在那里抽烟,火星子忽明忽暗的,很是阴森。琴姐越走心里越是打鼓!

    “敬彤妹子,好像我们走错地方了,这里不熟悉啊!要不咱们打个的!”

    “这是崇文区,我也不太熟悉啊!”

    “呵呵,这金三角哪里来的出租车哟,美女,陪哥们喝一杯去!完事了哥送你回家?”两三个黑影摇晃着身子走了过来,一把拉住想要回头的琴姐。

    “我不会喝酒!”

    “瞧,都害羞了,小脸蛋儿红红的,还有这波……好正点哟!让哥来一把!”

    “把你妹!”王敬彤冲了上来,一手把琴姐扯到身后。“琴姐,有我在,别怕!”

    能不怕吗?两个弱女子,面对着十来个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

    “姐是警察!信不信……”

    天哪!没带枪啊!

    “哟呵,小美妞还是警花哎,真好,真好!”

    “呵呵,想不到又来了一个极品,妈的,今天老子是烧了什么高香哈!两个一起上,一起上!”当先的汉子一见王敬彤,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狂笑起来。张开双臂,摇晃着就向王敬彤扑来。

    “找死!别以为没枪就治不了你们几个!”王敬彤眼疾手快,侧身一让,顺势一个漂亮的侧踢,那汉子便应声跌了个狗抢屎!

    不过却踩了地上的西瓜皮,脚下一滑,自己也摔倒了,还没反应过来,两个汉子便扑了上来,一边一个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大字型地按在地上。

    “风哥,这娘们够野的,很合你的口味唉!”

    “那是那是!你看,你看这妞还挺有准备的,带了洁尔阴来呢!”

    “好白啊!”

    按住琴姐的两个男人同时都发出了由衷的感叹,显然他们已除掉了琴姐最后的武装,王敬彤一边反抗一边大骂道:

    “放开我姐,你们这帮臭流氓,有种就朝我来!”

    “求求你们了,放开我妹好么?她还小,她还小啊!”琴姐哭哭啼啼。

    就在这时,陡听一声暴喝,一道黑影闪来,“杂种!”那个已脱掉裤子准备扑向琴姐的那头畜牲闷哼一声,死猪一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混小子,不想活啦,风哥,风哥的事你也要管么?”十多条汉子弃了琴姐两人,晃着匕首,操着酒瓶木棒向黑影围了上来!

    干什么?想摘花先拨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