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叫你往坏里想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1本章字数:2311字

    “小保安,快去救琴姐!”王敬彤一个鲤鱼打挺,看出是吴良,兴奋地喊道。

    “你是疯子?”吴良瞥了一眼,并不答话,回过头冷冷地对黑风衣男子说道。

    “小子,算你还有点见识!今天哥们开心,放过你这一回,滚吧!”风衣后面的汉子抢先说。

    风际中绰号疯子,人如其名,打架就象疯子一样拼了老命的,手段狠毒辛辣,拉扯了一帮兄弟,在海阳市地下世界颇有些名头。

    刚入道时他与师兄赖子发投奔江湖大佬楚星云旗下,并称滨河双煞,后来转投江湖新秀红衣主教白渐红,在崇文区更是飞扬跋扈,为所欲为。

    “当然知道,江湖义字当先!鼎鼎大名的风际中背信弃义背叛旧主,谁人不识!”

    风际中愣了一下,并不着脑,他看了一眼刚才被吴良踢中的那个弟兄,现在还在地上捂着后腰爬也爬不起来呢!

    这该要好大的脚力,毕竟那是一双赤脚啊!

    “良禽择木而栖,这点你应该知道吧!小兄弟,趁着哥心情好,不与你为难,你赶快走吧!这事你当作没看见!”

    “笑话!果然你是疯子,把我吴某人也当了瞎子!这两个活生生的大美女在这儿,我怎么能视而不见!”

    “呵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原来兄弟你也动了凡心哟,这样吧,那个暴力女归你,那个归我怎么样,乐好了,咱们再换换!如何!”说着话,他手指了指王敬彤,然后指了琴姐。

    “这条件优惠!哥得好好考虑!”吴良坏笑着看了看暴跳如雷的王敬彤,点了点头。

    “流氓,考虑你个头!”王敬彤背后一拳擂在了吴良的背上,说完便过去搀扶瑟瑟发抖的琴姐。

    “疯子哥,好是好!问题是这妞不答应啊!”吴良一脸无辜。

    风际中翻了翻鲤鱼眼,“兄弟,别演戏了,你是铁了心不给哥这面子啦!”

    “奶奶滴!风哥,和这等人啰嗦什么,先把他干翻了再说!”吴良背后抢出一背心男人来。

    “小保安,背后偷袭!”

    “良子,小心!”王敬彤与琴姐同时惊呼。

    来得好!吴良微微一笑,几乎是电光火石间,伸出食指一点,正中那人手腕间,只听酒瓶子呱地落地,接着那人便是左手抓住手腕,似乎不堪痛苦,慢慢地龟缩在后面。

    “一棒打不死你,老子就不信了!”风际中背后又闪出一个人来,话音未落,铁棒便高高抡起,直往吴良脑门而去!

    这一棒使出的全是吃奶的力,如果躲不过,那就不是脑振荡那么简单!

    恰在这要命的时候,吴良侧过头去冲着王敬彤在做鬼脸,仿佛斗气的小情人,危险与他无关。

    太近了,这一棒铁定是躲不过了!

    风际中整了整风衣,狰狞再度浮上了嘴角,“程虎啊,狠狠地给我砸吧,弄坏了这小子,那暴力妞就是你的了!”

    吴良却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不躲不闪,身子箭一样地往前蹿了一步,而后身子一侧,抓住了那人的手腕,身子一矮,背过那人猛地发力一甩,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扑通!那个人四脚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那根铁棒当,当几声,滚到一边去了。

    “就你们这下子,还好意思出来混?”吴良拍了拍手,不屑地反问了一句,

    “还有谁不服的?上来试试?”

    话音未落,突然又闪出一个人来,从背后死死地抱住了吴良的腰,正是刚刚摔倒在地的程虎。这人虎背熊腰,又有些蛮力,刚刚被摔,一心要在老大面前挽回面子,一见抱住吴良了,由不得心头一喜,

    “风哥,快啊,叫兄弟们一起上!”

    吴良冷笑一声,脚后根往后狠狠一踩,正好踩着了程虎的脚背,程虎松开了手,断了脚趾的钻心疼痛让他苦丧着脸坐在了地上。

    一转眼间,便折损了三员猛将,风际中知道遇上了刺头,心有不甘地望了望期期艾艾的琴姐一眼,随即堆出一副笑脸,很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地说:

    “小兄弟,真有两下子,宝马赠英雄,这两女人哥让给你骑了!”

    现在这年代,只要有了老人头,什么样的漂亮女人弄不到手,何必为了这两个而搭上兄弟们的性命呢!

    大哥就是大哥,眼界总要比别人看得远一些!

    “哼!给我滚!”吴良狠狠地骂了一句。

    “是!兄弟你叫滚我们就滚!”风际中冲吴良抱了抱拳,然后低喝一声,“把他们三个背着走!”

    王敬彤走了上来,置问:

    “你还真让他们走了?气死我了!”

    “嗯啊,他们那么多人,我打不过,有本事,你去把他们打回来啊!”

    本来吴良还想要风际中留下来道歉的,可是一想这事怎么道歉?越道歉一向矜持的琴姐不是更难为情么?他有信心可以把风际中这十几个兄弟一齐干趴,可是后果呢?他们后续的纠缠报复也是难以招架啊!何况他们背后站的是护犊子的白渐红,教训她的人等于打她的脸啊!

    “怕死鬼!姐还想把他们揪到派出所罚些款呢!好好的,给你搅黄了!哎!”

    呃!我说警花妹纸,你也忒爱……吴良无语了。

    坐到了出租车上,王敬彤立马又兴奋起来,从后面伸出手来抓住了吴良的胳膊,硬生生地把他身子扳了过来。

    “我说你个小保安,身手蛮不错的,刚才那一摔,够帅的,练过?”

    “没啦,小时候调皮,经常与小伙伴们玩摔跤,摔着摔着也就会了!”

    “呸!鬼才信你!”王敬彤嗔了一句,“屌什么屌,不就是摔跤吗?在学校的时候,姐也练过,哼!什么时候领教领教姐的本事!”

    “好呀!我随时奉陪!身为警察同志,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哟!”

    “好呀,你们两个摔跤的时候,可别忘了把我叫上,我还得帮你们喝彩助威呢!”琴姐开心地朝吴良挤了挤眼睛,插话说,

    “犊子,摔跤的时候,你可要知道怜香惜玉哈!人家可是小姑娘啊!”

    自然自然!吴良坏坏地笑了笑!

    王敬彤突然悟出了摔跤的意思,脸一红,小手板猛地往吴良头上一记重拍。

    “自然个屁!”

    “咋滴啦?”

    “咋滴?我叫你往坏的方面想!”

    “冤枉啊!冤枉啊!”吴良拱手求饶。

    随后的一个月,吴良和好运来一样过得风平浪静,早晚研习点穴秘笈,练练功,白天坐坐班,无聊了找小玉她们调调情,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崇高的追求?远大的理想?问题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懂得求过?

    “小玉,小姑娘家家的,发什么呆啊?该不会思春了吧!”

    “哥,拿人家取笑,你好坏啊!”小玉低低地说,“刚才进来了二十来个人,气势汹汹地,还别着家伙呢!我怕……”

    “琴姐呢?”

    “她一早出去,到银行办贷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