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俩什么关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1本章字数:2613字

    还是大厅,中间的几张麻将桌此时已经挪到了靠墙边,旁边站满了面红耳赤的人,吵吵嚷嚷地,就像一口沸腾了的锅,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厅中央,两三个黑西装的男人正殴打一位红T恤一样的年青男子,围观的人齐整地分列两旁,忤成了僵尸木棍,除了目瞪口呆,摇头叹息之外,没有一个人上前劝解半句。

    滨河七狼,个个拼命三郎,人人见了唯恐躲避不及,谁敢捉虱上身?

    T恤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每一次倔强地爬起身来,又被一脚踹倒在地,他只有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却不曾换来半点同情,相反只是旁人鄙夷的冷笑。

    自作自受 赌社里的常客,本就铁石心肠,彼此之间恨不得一口吞了对方,谁还会有多余的同情心来同情别人,更何况被打的人好像还是犯了规矩,出了老千!

    一个黑衣男子走近了,右手托住他的下巴,左手夹着一张扑克牌晃在他的眼前,冷冷地喝道:

    “快老实说,这扑克牌是不是从店里取的?”

    “这无缘无故地多了一张牌,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叫我怎么说啊!”

    “你不肯说是吗?老子倒要看看是你嘴巴硬还是我这耳光硬!”啪地又是一记耳光打在他脸上,鼻子一热,两道血柱便从鼻也狂喷出来,他伸手一抹,泪水,血水,顿时涂满了整个脸,样子极是凄惨可怜。他的目光极是坚定,语气很坚决。

    “你让我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小子有种,我看你硬到几时!”又一脚把他给踹倒,那黑衣男子左手的扑克牌在空中晃了晃,然后一脚踏在了年青人的胸膛上,说:

    “大家看见了吧!这就是我刚才从这小子身上搜到的扑克牌。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小子今天行了什么狗屎运啦,把把都是同花顺。没想到,没想到原来如此啊。。。大家说,这该怎么办?”

    这句话顿时间就像一根兹兹作响的导火索,瞬间点燃了赌客们早已愤怒的炸药!

    众人一开始还有点不耻黑衣人出手太狠,把年青人拖出包间打得鼻青脸肿的行径。听他陡然这么一说,赌社出千,这可是行业大忌,再想到过来输掉的那些赌款,对好运来的卑劣作派恨之入骨,纷纷大放厥词。

    有的满脸怒色,挥舞着手臂,狂喊道:“出千啊,赔钱!”“断了这小子的手!” “想不到好运来也有人出老千啊,咱们真是瞎了眼了!”“叫琴姐出来赔钱!”“不赔钱可以,我这半年来输了一百多万,叫琴姐陪我睡上两个小时,也可以两清了!”

    有的叫不出话来,干脆摔起了杯子,茶盘,一时间大厅里充斥着污言秽语,奸邪的淫笑声,疯狂的叫骂声,尖锐刺耳的玻璃破碎声,混乱无比!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那黑衣男子狡黠一笑,抱起拳头向大家拱了拱手,得意地说:

    “大家说!这千是在好运来出的。等下咱们再找这里的老板要个说法,眼下这小子怎么处罚,我想依照大家刚才所说的,也是场子里面的规矩!出千断手!”

    刚说完,旁边的两名黑衣男子便架起了年青人的胳膊,他把冰冷的刀往年青人的脸上蹭了蹭,仍心有不甘地逼问:

    “说还是不说!”

    “呸!”

    “硬气,有种!老子成全你!”

    “在我的场子里面闹事,也太不给我柳某人面子了吧!”

    一声轻喝,不知是谁惊爆了一句“琴姐来了!”,人群不自觉得闪在两旁,给一身旗袍,丰姿绰约的琴姐让出一条道来。

    剑拔弩张的情势中忽然款款走来一位柔情似水的绝色美人,这野兽中的美女,有点另类的刺激,忽一下又吊足了某些人的胃口。

    “好美啊!”刚才还在义愤填膺的赌客们忍不住啧啧赞叹起来,齐刷刷的眼光立即追随着琴姐袅袅婷婷的背影,喧嚣的场面立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屏住呼吸,一心想看这个姿色绝美的老板娘是怎么应对如此棘手的场面。

    “喔买嘎!如果真。。。爷不亏啊都!”就连刚才那位吼叫输了一百万的大哥一时也石化了!

    一出现,场面立即得到控制,这就是一个人的气场!

    面对款款走来的琴姐,持刀的黑衣男子也是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警惕地扫了一眼周围,见琴姐后面并没有人跟随时,方才放下以来,恢复了狰狞的面容,嘿嘿干笑两声。

    “琴姐?你就是琴姐?这里的老板?”

    琴姐没有答理他,走过去扶起了年青人,关切地问:“小弟,告诉姐,这是怎么回事?”

    年青人接过了琴姐递过来的纸巾,往鼻间上擦了擦,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琴姐指了指黑衣男子手里的那张牌,问“这张牌是从那里来的?”,年青人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客人们所用的扑克牌是由好运来提供的,都是服务小姐给送上来的。要有作弊,赌社脱不了干系。

    众人“啊”的一声,随后你说一句,我骂一声,人群中立时又骚动起来。

    “琴姐,你自己看一看,这是不是你店里的牌!”那领头的黑衣男子把牌丢了过来,琴姐仔细地看了看,又叫服务员重新取过一副新牌,比较了一下,一张俏脸由白到红,再到苍白,拿着牌的手不住地颤抖。

    “小弟,我柳凤琴与你素不相识,与你无怨无仇,你干嘛来害我?”

    小青年顿时两膝一软,往琴姐面前一跪,大声说:“琴姐,我冤枉啊!”

    众人见得这样一幕,对好运来赌社作弊的行径更加深信不疑了。又骂将起来:

    “赔钱!”

    “赔睡!”

    琴姐抱起拳头向大家作了个揖,面色凝重地说:

    “今天场子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非常对不住大家。想请大家柳某看一份薄面,大伙儿给一点时间,我一定要把这事情查个清楚,给大家一个交待。如果赌社里真正存在徇私舞弊的行为,赔钱,赔睡由大家说了算!”

    众客人听得琴姐这样大义凛然地一说,觉得有些道理,细细一想,也觉得这事有点蹊跷,瞬间又不作声了。

    黑衣男子一看不妙,赶紧喝道:

    “琴姐,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空口抵赖,延缓时间不说,到时你胡乱拉了一个人来擦屁屁,大家又能把你怎么样。使这拖刀计不入流的手段,瞒得了大家,瞒得过我赖子发的火眼金睛么?”

    赖子发!

    “帝阁”娱乐中心首席保安!

    滨河区大佬楚星云旗下七匹狼之头狼!

    这么一连串的绰号不仅表明了这人的武力生猛之外,而且背后还有一帮强大的后台。

    那是个打架不要命的家伙!可怜了琴姐,可惜了好运来,好好地做生意,干嘛去招惹这帮黑煞星呢!

    众客人无不骇然,当下便没了看热闹的兴致,一个个摇头叹息着就要离开。

    琴姐啊,刚才那是说笑的,你不要放在心上。眼下的状况也只有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琴姐?你就是这里的老板,你说这事咋办?”赖子发摸了摸下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琴姐很是霸道的上半身,眼神里霸道之外,当然也包含太多猥琐。

    敢情楚大哥给这差事,意在成全我与美艳老板娘的一桩风流艳事呢!

    上行下效,而他的手下,众目睽睽之下,两三个人围住一个女服务员,一边污言秽语,一边动手动脚。而那个小姑娘哭哭啼啼,两手不停地撕打,显然上衣给扯掉了几个钮扣。她的反抗一点也不起作用,相反更助长了男子的嚣张气焰,嬉皮笑脸,连推带搡地正一步一步地走往旁边的小包厢。

    “住手!”人群中闪出一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