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这想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2459字

    琴姐好说歹说总算把吴良拉到了车上。

    胡年叫了一声“大姐,真有你的!”冲着王敬彤竖了一个大拇指。

    事实很明显,如果不是有了她的深谋远虑,请来琴姐,瞧刚才那架势,还接不走这匹犟骡子。

    王敬彤微微一笑,突然感觉到车子方向有些不对,脸色一肃,喝道:“你这是往哪里开啊?”

    李伟也是一惊,方向感极强的老大今天怎么也不识路啦,这当然是把琴姐和小保安送回好运来啊!

    “老大,这,这。”他指了指后面,显然是指琴姐和吴良。

    “我说过他们现在可以回家了么?变道,先回所里。”

    “是!”

    李伟吐了吐舌头,瞟了一眼美女领导,再也不敢说话。

    也许琴姐与这王所长私下里还有些什么事,比如讨论些化妆衣着的事情。如果是这样,那就对了,琴姐倒是这方面的专家,很随便的几件衣服,经她一搭配,保准你穿得既得体美丽,又高雅大方。

    “王所,请教穿衣打扮,你可找对人了,琴姐她是这方面的专家,好好学学,你身上也弄点女人味出来!”

    “找抽是不,敢说姐身上没有女人味?”警花妹纸狠狠瞪了他一眼,虽然没什么肢体动作,但小嘴巴里念念有词,估摸着吴良的亲妹子都让人家给问候了好几遍。

    风度还得要,看得远些,领导嘛!

    琴姐伸手拍了吴良的头,娇喝了一声“胡说!”随即赔了笑脸,说道:

    “王所长大人大量,这小子没见没识,若说王所长身上没有女人味,凤阳便当真没有女人啦!”

    “伟哥,同样是人,差别为什么这样大呢?”

    “是啊,老大,男人和女人!”李伟应了一句,侧头一瞧,琴姐盈盈含笑,优雅知性,老大神采奕奕,英姿飒爽,两个美人,绝代双骄,倒真的很难说出谁比谁要好看一些。怪只怪啊,这路程太短了些,滨河派出所转眼就到了。

    下了车就一直站在门口,当事人吴良根本就没有被请进去做什么笔录滴,倒是琴姐给请了进去,估计茶水也没喝上,几分钟便走出来了,手里还多了张条子。

    “姐,一万零二百,她怎么罚那么多?”吴良接过琴姐的缴款书,一看到上面的数字,眼睛瞪大了。

    “还多,这算人家王所长对咱网开一面好不,楚星云那边都罚了十万呢。”

    “这也是,万万的数字都开了,两百的零头她也不肯放过!”

    “王所长她说,车子可以是她们出,油钱得由咱来掏,这样才叫公私分明。。。能出来就好了,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无论如何,你打伤了人,抓了你拘留个十天半月的也没有什么不对啊,牢子里那日子好呆么?走,咱们回家去!”

    公私分明她个麻痹!恨恨骂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王敬彤所长正站在二楼的过道上向他们挥手,一张瓜子脸笑得那是无比阳光灿烂。

    “女强盗!女财迷!”

    上车!琴姐说了一声。

    要得!吴良跟着上了车。

    溜之大吉,说不准那“女强盗”刚才听到了他的骂声,此时已经拨出枪,风风火火地从后面追来了呢!

    两人回到了好运来,姐妹们看见吴良回来了,十分高兴,纷纷围了上来,你问一句,我问一句,格外关心。吴良倒是一改昔日的木讷口拙,逢问必答,谈笑风生,说在看守所里三天两夜的生活那是吃得好,住得好,玩得也好,说得唾沫星四溅,直把它说得就象刚刚结束一次五星豪华游一般,压根儿不提三麻子差点杀了自己的事。

    鬼才信你的!

    众姐妹虽然知道他在说谎,但看到他毫发无损,言语豪迈,自然也不再担心,直把他当作大英雄一般,给他倒水的倒水,和他说笑的说笑,把个清冷的好运来搞得非常闹热,气氛十分和谐。

    日光灯下,琴姐再次看到了吴良轻松得意的笑容,心里格登了一下,只觉得吴良脸上的那条不算太长太深的刀疤,此时却是格外的陌生,充满了诡异。

    这小子太会隐藏自己了,也不知道除了他的来历外,还有多少秘密隐瞒着自己。

    “柳老板,柳老板!”外面响起了几声娇滴滴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一个穿着质地极佳的淡绿色薄呢裙装的女人走了进来,三十岁左右,拎着一个时尚的夏奈尔小坤包,如果不是因为走起来刻意扭腰摆臀,单就长相和打扮来看,应该说她是一个颜值非常高的女人。

    “呵呵,我道是谁,王艳姐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请坐。”琴姐连忙离了老板台,迎了上来。

    “小玉,快给艳姐上茶。”

    王艳说了声谢谢,刚想坐下来,却又站起身,从小坤包里面掏出一包纸巾,往沙发上抹了一遍,然后对琴姐笑了笑,方才坐了下来。

    “习惯了,柳老板可别介意啊!”

    “艳姐肯来咱店里,咱店自然是蓬荜生辉,小妹欢迎都来不及,哪还会多心呢!”

    琴姐淡淡一笑。

    这沙发我是一天都要抹上三次的,虽不敢说擦得油光水亮,但一尘不染我是敢于拍胸脯保证的。我呸,就你的屁股金贵!

    小玉倒好茶后,转身忿忿地走开了。

    王艳接过茶来,轻轻地抿了两口,接连说了几声好茶,好茶,随后叹了口气说:

    “上面收紧银根,狠刹四风,进来娱乐场所消费的官员们那是少得多了,生意越来越是难做了。。。一个月累死累活地没挣几个子,可是员工工资你得开不,租金你得交不,水电费你得交不,管理费你得交不,还有那保护费,这也费那也费,留在咱手上的就没剩下啥了,嘿,有时想来想去,还真想跳伞算了呢。”

    这妇确实也是有些能耐,收紧银根与作风建设本来两个范畴的东西很自然地让她给串联到一起来了。琴姐微微一笑:

    “艳姐,快别那样说,哪个不知道你晚来春经营有方,哪一天不是宾客盈门,日进千金呢!哪象我这店,门前冷落鞍马稀,撑不了多少日子怕要关门大吉啦!”

    “妹子,你真有这想法?”王艳一听,身子往前凑了一下,显然十分激动。

    琴姐又是淡淡一笑,未置是否。

    “如果妹子想转店子的话,我倒很有兴趣。这转让费我是不会让妹子你亏的。。。”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大家都明白,王艳今天来店里准不是来和琴姐畅谈什么人生。现在听她这样一说,立时心里雪亮:原来她是想趁火打劫,想要接手好运来。满是焦虑的眼光齐刷刷地一齐看向琴姐。

    琴姐又是莞尔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艳姐替我想的极是周到。但这店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我想转了这店,就是怕姐妹们不同意啊!我想,还是过两年再说吧!”

    “妹子,你这是拿姐玩开心啊!”

    王艳脸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拎了包便往外走。琴姐依旧笑容可掬地说了声“艳姐,还没说上两三句话,这就急着要走,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是我待客不周呢!再坐坐?”

    哼!

    没想到王艳走到门口,回头便说:

    “哦,柳老板,忘记给你说了,楚爷他说三万的医药费远远不够,还要再加七万,问你什么时候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