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我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2本章字数:2334字

    眼看着吴良不慌不忙地进了房间,房间里的人立时放下手里的牌,有的人拿起了地上的酒瓶,有的人操起了刚坐的板凳,把吴良里里外外围成了一个圈儿,只等掐灭了烟蒂子的赖子发一声令下,就会像饿狼一样猛扑上去。

    门砰的一声,让一人用脚后跟给踢关了。请君入瓮?关门打狗?吴良双肩一耸,嘿嘿笑了一下,朝赖子发看了一眼不慌不忙地说道:

    “兄弟们,我是来看望赖哥的,来即是客,这样招待赖哥的客人,这忒也打了他的脸了吧。赖哥再怎么说在咱滨河区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吧,在他家里把我打伤了,这事传将出去,脸面岂不是让你们给毁尽了么。当然你们可以把我打死,可是打死了人要偿命,值么?”

    赖子发一脸冷峻,哼地一声,挥了挥手,众兄弟便纷纷放下手里的武器。吴良把买来的东西往床头一放,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到床边来。

    “赖哥,我敬你是条汉子,今天之所以来,也只是想以我的诚心道歉化解了这场恩怨,你是道上的人,比我更知道其中的道理,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如果你看得起,就结下这个兄弟!”

    “哼!小子,你打伤了我们哥几个,这笔帐还等着算呢,提这点东西就想来讨好卖乖,你当我们二百五啊!结交朋友,想得美!大哥,你可别听他的,只要你点点头,今天我们就让这个小子趴着出去!”吴良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一个混子便暴跳如雷地骂了起来。

    “是啊,咱们这几天怄得不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么,眼下这小子主动送上门了。。。”

    “住嘴!”赖子发低吼了一句,那两个兄弟便又默然,恭恭敬敬地在一旁垂手而立。听了吴良的一番话,他铁青的脸也慢慢缓和下来。

    场子上的人,最怕就是失了手丢了面子,吴良在道歉的话里,对伤他的事只字不提,显然已经给足了他面子。

    “交朋友那我可不敢高攀!你是想说,这事就这么算了。”

    知道他说的是反话,吴良也不介意,说道:“我的意思是这样!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哈哈,赖子发一阵狂笑,目露凶光。

    “你给我听着,那是老猫闻咸鱼,休想休想!”

    “当然你实在不肯给我这份薄面,那也可以。不过我可得告诉你,那天动手,全是我个人的意思,与琴姐,与好运来没有半点关系。赖哥,我知道你是条恩怨分明的汉子,弟兄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尽管冲着我来,我随时恭候!话我又说回来啦,哪个动着琴姐一根头发,我亲手宰了他!”

    这几个人刚才还在嘟哝,听了吴良寒气逼人的这番话,瞬间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这货的狠劲和猛法他们已经领教过了,说这些话那绝对不是简单地吓唬吓唬他们。

    常言道,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从吴良进来的时候起,赖子发的恨意就消了多半,对吴良有了一种别样的看法,再听到他不正气凛然的话语之后,对他又多了几分佩服。

    这样的胆识,这样的担当,就算自己也不一定有啊!有心想接受他的道歉,与他结交个朋友,但在弟兄们面前一时放不下这个面子,于是鼻子哼了一声,没作表示。

    吴良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床头,说:

    “既然子发你不给面子,我也不再强求,什么时候来找我算帐都可以。这点钱不多,仅仅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你收下。我这就告辞!”

    走到门口,吴良回头又说:

    “别看你在外面呼风唤雨,家里却弄成这般光景,赖子发,老子也看不起你。哦,你妈患的是肺结核,应该带她去市疾控中心治疗,免费的!”

    说完,转身就走。

    “追不追,大哥。”

    吴良掷地有声的话有如当头棒喝,让他陷入了深深的反思之中:这些年来带着兄弟们在刀光剑影里冲锋陷阵,打打杀杀,为的不就是要有一口好的吃食,可是现在自己得到些什么呢?家不成家,业没有业,老母亲常年犯着病却没能陪她老人家去去医院,忠孝仁义,自己哪一样又做到了半点呢?

    “追什么追!”赖子发坐在床上,捧着信封,一脸茫然,嘴巴喃喃自语:

    “他这是对我好啊!对我好啊!”

    依照吴良的判断,赖子发的恩怨应该说在今天会烟消云散了,至少不会再主动来找琴姐和好运来的麻烦了。想着楚星云以后少了一员猛将,他的心稍稍放宽了些,单凭楚星云,暂时还腾不出精力时间来找琴姐的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也合该他楚星云阴沟里翻船。把琴姐约去那天,是他与老婆的结婚十周年纪念日,早就计划好了要凤栖度假村一起过的,无奈琴姐一个电话打来,就把这事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继又担心自己的体力不够,不足以让琴姐体会到刻骨铭心的销魂,把那伟哥吞了四颗,不幸让琴姐逃脱之后,熊熊之火自然是熊熊燃烧,烧得自己没了心智,又传来王艳,两人倒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燃,一见面就搂在一团儿,在办公室地上云雨起来。

    他老婆在度假村等啊盼啊,始终却盼不到丈夫的身影,打电话又不接,突然想起快到下午的时候,老公说在办公室,心想:“都风风雨雨这多年了,还有什么比咱们的爱情纪念日更重要呢?”便风风火火地往他办公室里赶来。

    办公室门居然没关,踏脚进来,就见地上两具光溜溜的身子交叠在一起,而颇为讽刺的是好像下面的那个人似乎屁股坐的是一条幅,只露出“人”字,自然知道那是“以德服人”,这条幅,她经常在老公的办公室见过。顿时眼前一黑,心脏病发了。

    老婆住院了,当然得亲自服侍。这倒不是他做了坏事,对老婆有愧疚之心,悔改之意,而是他不得不拿出足够的诚意,遮人耳目,以求得妻舅赵尚军局长的谅解。冒犯了妻子哄哄就好,得罪了妻舅,没了他的阴庇,生意就做不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然他老婆也绝不是不明事理的主儿,半点也没去提他与王艳的糗事,在医院里一不哭,二不闹,任你医生怎么劝就是不肯出院,很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丈夫的殷勤照顾。

    瞧那架势,没有十天半个月她是不肯出院的,这样说,楚星云也将会有十来天想不起琴姐,好运来也会有十天半个月的安宁。

    吴良回到了好运来,看了看收银台,琴姐不在,坐在台上的是小玉。担心小玉又要说起昨晚的事,便欲转身上楼。

    “小哥,你回来啦?”还是让她给发现了。

    “嗯,今天不忙吧?”

    “今天客人特别多,大家都忙死了,你倒是去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