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高一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13本章字数:2118字

    正是吴良!他把王敬彤挡在了身后,指着屋子里的几个人,大声喝道:“你,你,还有你,快穿上衣服!”

    那情景确实有点悲壮,有点大妈叫孩子们起床上学的味道!

    “没良心的,他们都穿好了吗?”王敬彤头贴在他的背上,双手紧紧地抓着吴良的衣角。

    “男的基本上是穿好了,还有那个女的好像才穿了上衣,下。。。”某货故意把脚踮了踮,头往上仰,直气得某女直跺小脚,忽地腾出手来,往脑后头发一抓,硬生生的把某货的头给扳了回来。

    “不要脸,光身子有什么好看的!看!看!我让你看!”

    “等以后再说吧!”某货回过头来嘿嘿地笑,表情欠扁!

    “说你个头!”王敬彤又是一阵脸红,贴在吴良后背上的头埋得更低了,贴得更紧了。典型的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哪还来一个派出所长的半点矜持模样!

    与此同时,吴良疾抬右臂,伸手往空中一戳,突听咣当一声脆响,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掉在地上,弹了几下,折射出来的光芒极是吓人。老三左手握住右手,一脸痛苦地说:

    “恒哥,你得小心,这小子有点邪!”

    “你就是吴良?”叫恒哥的男子冷冷地说着,绾起衣袖,露出嶙峋的手臂,往前踏上一步,横在吴良的面前。

    面无表情,但目光犀利寒冷!给人的冰凉感远胜于地上那把明晃晃的大砍刀。

    还算是个好手,吴良心中也是一凛。

    “对!我就是吴良,好运来的小保安!”

    这小子气馁了!龙兴彪挣扎着爬了起来,叫了一声,其余的人紧张的情绪顿时释然起来。一个个张起头来,满是期望地等待着神武的恒哥轻描淡写地收拾着这个不起眼的小保安。

    恒哥,不仅是他们心目中的大哥,更是他们心目中的神,只要他们的神在,便没有打不败的敌人。想当年,恒哥一人独战五十多个壮汉,硬生生地把他们三人从飞鹰帮中救了出来。那是何等豪迈英武!

    “身手这么好,就当一个小小的保安,委屈了兄弟!”恒哥冷冷一笑。

    “行业无贵贱,人品有优劣。当一个小保安,用我的能力能够保住一方平安,我不觉得自己委屈啊,相反我觉得自己高尚得狠!而你却空有一身本事,却用来为虎作伥,荼毒百姓,你才。。。”

    吴敬彤一听,不对呀,以前这个木木讷讷地,怎么今天完全变了个样,说话一套一套地,而且还是大道理,说得是那么大义凛然!

    “兄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汗啊!”恒哥不敢正视,侧过目光,突然脸色一变,暴喝道:“吴良小心!”

    右边一个络腮胡子迅猛杀来,一棒往吴良身上横扫过来。

    闪身躲过,对于吴良来说,那是极易办到的是,但势必扫在了身后的王敬彤身上。一转念间,他运起了内力,生生地用肚子接下了这一棒。

    只听砰地一声!

    打着了,这小子要归位了!他身后众人瞪大了眼睛,拍着手掌狂跳起来。

    然而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电光火石间,吴良抓住木棍,趁势一带,只听扑通一声,络腮胡子便跪在了吴良跟前。

    “杂碎!”一个抬脚,正中下巴,络腮胡子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地上,翻了几下白眼,晕了过去。而这时恰好蹿来一只小老鼠,往那鲜血溅处一扑,随后一个蹬腿,瞬间便没了踪影。

    “不好啦,老二的牙齿让这小老鼠给叼走了,来生没有牙齿了!”

    “不会吧,那不是从小就要装假牙啦。。。”正是罗苹带来的两个女子悄悄对话,声音非常轻,但在寂静得连针掉在地上的屋子里却显得非常刺耳了。老三老四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最后一齐看向恒哥。

    吴良说:“兄弟,其实你们几个又何必替风际中背那黑锅呢。你们认为他仗义,告诉你们,按他的计划,他是想把你们送到邻省,然后在借邻省的黑势力做掉你们。不信你们问问那个女的,是不是这样?”说完手一指,指向罗苹。

    恒哥一时脸气得煞白,一把揪住罗苹的衣领,几乎把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是不是这样的?你说!”

    “这和我无关!好像风哥电话里是这么说的!”

    “这狗日的风际中!老子也不让他好过!”

    就这时,屋外一阵阵警笛长鸣,李伟和胡年率领着七八个荷枪实弹的干警给闯进来了。恒哥几个也不做什么抵抗,主动揭发了风际中的所在,配合警方一举把6.29强女干毁尸案的罪魁祸首风际中缉拿归案。

    王敬彤连夜突击审讯风际中。风际中也不愧是黑帮大哥,本就过着裤腰带上别脑袋的生活,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无论怎么问讯,要不就是埋着头一句话不说,要么就是一句:“我不知道!”,弄得我们的王敬彤同志气得打桌拍凳,毫无一点办法。

    “没良心的,你看要不要换个法子,老虎凳,吊瓶子,或者什么熬面包的?”

    高参唉!吴良本来就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适合参与审讯,早想开溜,没想到人家暴力警花可不是那么想,人家想的就是多一个人多一条办法,而且通过今晚观察,这小子似乎满脑子都是办法,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命令他不得离开。

    “熬面包,亏你还想得出。不过依哥看,那些常规的手法对风哥这样的人似乎毫无用处!你说是吗?风哥!”吴良转头看向风际中,坏坏地笑。

    “呸!你就是那个小保安吗?栽在你手里,老子不服,有什么手段,你们尽管使出来吧!”风际中头一抬,猛然看见一道寒冷入骨的目光向自己射来,心一凛,眼光自然瞟向一边而去。

    “不过我的手法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噢!差点忘记提醒你了,这套手法就是为风哥这种有骨气的男人量身定制的!”

    算你小子有眼力,比那帮混帐警察强多了!

    风际中胸脯一抬,自然又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王敬彤气得不行,伸手往桌底下某货大腿上狠狠拧了一把。某货依然不动声色,拿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那余闲的神态简直叫气死人不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