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32本章字数:1997字

    “BOSS,我们什么时候回国,组织急召。”助理拿着文件拿着日程表尽职尽责地提醒坐在凳子上神游的周子正。

    “哦?”周子正微微一个愣神,然后是宝刀出鞘一般锋利的眼神,“怎么?那些老家伙们又不安分了?”

    “几个长老对您迟迟滞留有些怨言,毕竟英国才是我们的大本营,您本就年轻。”助手想了想还是吞下了半句要不是当年J的牺牲,又怎么坐得稳这个位置。老板自从回国以后感伤的时间越来越长,做的莫名其妙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他很担心,要知道只有摒弃了人类的情感身处于黑色漩涡的他们才能走得更远,无情的人一旦动了情后果有多可怕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他也明白就像是寒冷的人向往温暖,可是老板不明白有时候杀死雪人的便是冬日里的阳光,而活在黑暗中的他们都是看似坚强却不堪一击的雪人。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周子正看了一眼助手慢慢地说,“订2点的机票回去吧,也是时候了。”

    “是。”助手随即展开了笑容,一向隐而不发的老板终于要亲自动手了。

    “齐岩,帮我准备资料。”韩卓坐在里屋自己的位置上吩咐道,“还有上次跟你讲的那个经济纠纷案件跟进得怎么样了?”

    “这是您的资料,”齐岩一身职业装婀娜多姿顺手递给韩卓一个文件夹继续回答道,“那个案子我们已经取证的差不多了,下个月5号开庭。”

    “好的我知道了。”对了,韩卓突然抬头看了齐岩一眼说,“我想培养你独立出庭几个案子,齐岩,你实力不俗的做律师助理总是可惜了一点。”

    “怎么这么突然?”齐岩楞了一下然后微笑地看着韩卓问道。

    “其实我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只是没有一个契机,”韩卓想了想说,“而最近恰好这个机会掉在了我手里。我擅长经济案件但你不同,你适合刑事案件。我手里刚接了一个案子,以你的名义接的。”韩卓递上一个资料袋继续笑眯眯地看着齐岩一脸惊喜地打开资料迫不及待地翻看,他就知道他没有看错人。有正义感又冲动的齐岩很适合走这条路,他的领域太窄若是一直做他的助理不利于她的成长也太屈才了。齐岩,应该去更广阔的天空。

    “谢谢老板。”齐岩惊喜道,这是个大案子如果真的胜诉了,她有预感自己会一战成名。

    “期待你在律政界声名鹊起。”韩卓笑眯眯地伸出手说,“齐律师。”

    那一刻齐岩不得不承认自己又该死地被韩卓迷住了,可惜呀,这么好一块材料已经进了穆可可那个白痴的嘴里。齐岩不爽地想到,不过穆北辙也不错啦,算了,就当是做善事吧,要不然指不定穆可可的孩子笨成什么样呢。

    “哥哥,你是真的喜欢齐岩吧?”兄妹二人独自晚餐的时候穆可可突然开口问道。

    “是啊,她是你未来大嫂。”穆北辙笑着承认并警告道,“所以,你要和她和睦相处。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要是你们内讧了,哥哥会很可怜的。”

    “那么这个未来是多久呢?”穆可可看着穆北辙认真地问,“你说你们床也上了,婚也订了啥都赶在前面了,那么婚期呢?”

    “等这次合作完就筹备婚事,话说你们不是死对头么怎么这么积极?”穆北辙有点诧异地看着对自己婚事突然很感兴趣的胞妹问道。

    “因为,”穆可可害羞地将手指对对碰了一会儿说,“你是长兄,你不结婚挡着后面的啦。”

    “这么恨嫁!”穆北辙看着穆可可那副花痴样子感叹道,“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

    “哥哥你说韩卓家人会不会不接受我,”穆可可想了想紧张地问道,“看他原来厌恶黑道的那个样子就知道家里的态度了。我好紧张啊。”

    “这种事交给韩卓操心就好,你只要貌美如花就行了。再说我们不是洗白了么。”穆北辙摆摆手说,“韩卓这次能回到X市就是一个态度,还有,我还没同意你嫁呢你急什么。”

    “你们不是都对他挺满意的么。”穆可可想了想说,“再说,你能给我找个比他还好的么?”

    “我们只是觉得恋爱的话他不错,结婚的话还是要考察。”穆北辙摇头晃脑地继续教育,“不是我说你,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有点穆家女儿的自觉好么少女。”

    ------------------------------------------------------------------------------------------------------------

    “我们都低估了爱情的分量,所以相见。我们都高估了爱情的分量,所以分离。”孟烨坐在房顶上拿着一罐啤酒暗自饮者,眼神却有些空洞。

    “阿烨。”夏若依轻手轻脚地走了上来也拿起一罐酒坐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喝了起来,就像是在学校单身的无数个日子里那样。

    “若依,我心里难受。”孟烨看着夏若依疑问的眼神艰难地说。

    “阿烨,你很不甘心是不是,与最爱擦肩而过的感觉很差是不是,可是和最爱在一起她的眼睛她的心里若是没有你,你会疯掉的对不对。所以,感情强烈的人不适合走入婚姻,因为你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下一刻毁掉它。除非,她也爱你。但会很累,就这样,你还要找回她么。”夏若依循循善诱着,其实有些东西果真是旁观者清,看着这两人从青春里一路走来,她表示看着也心累。

    “你说的对,可是我爱她。不想错过,哪怕是互相折磨自从她走了以后,我心里的洞一直都填不满并且刺骨寒凉。”孟烨苦恼地拍拍脑袋继续灌下一大口酒。

    “那就努力改变吧,阿烨,你逼得太紧了。给自己也给她放个假。”夏若依说完也灌下一大口酒继续道,“所谓知己啊,做你们两个人的知己真累。”

    “她怎么说?”孟烨犹豫地看了一眼夏若依然后轻声又有些颤抖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