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32本章字数:1983字

    春风好,花开早。解决了一大头疼问题的富贵闲人孟维远带着爱妻决定在这个幸福美满的日子开启郊游模式以回报在过去残忍的冬月里每日每夜的繁忙工作,小两口很开心,红扑扑的脸上溢满了幸福的笑容。

    “维远哥,婆婆最近又催孩子的事儿了。”夏若依笑眯眯地搀着孟维远的手臂小声嘀咕道。

    “夫人是怪为夫不够努力喽。”孟维远同样温和又灿烂地看着娇妻,她听到他的话后耳朵一红稍稍低了下头。结婚一年多了,她还是那么害羞。

    “光天化日的。”夏若依内心却狂吼道,不努力个毛呀当她不懂生理知识吗,带着套子再努力有个毛用啊,每次提到这个事情某人就顾左右而言他。

    “为夫就是想再多过一阵二人世界。”孟维远看着老婆好像有点不高兴地样子连忙补充道,“今年是羊年,恩,不好。明年吧,我们生个小猴子,夫人意下如何?”其实是因为母亲逼得太紧了,要不然他是真的想过二人世界啦,夫妻感情那么好这么早弄个小第三者很头疼啊。

    “恩,这还差不多。”夏若依瞥了丈夫一眼,别以为他心里的小九九她不明白,只是两个人在一起又何必要揭穿,看得太清容易无法投入,所以,其实你骗骗我我哄哄你的日子也不错。

    “阿烨最近工作得很不错只是又瘦了。”孟维远想来想叹了口气说,“大嫂给他安排了几次相亲,可是都没有下文了,不知这小子用了什么方法。

    “噗,孟学长一向诡计多端。”夏若依笑了笑看着孟维远终于松口道,“好了,也不瞒你。馨月10月就回国了,至于学长么,就真的看缘分了。”

    “是呀,有时候,缘分比什么都重要。”孟维远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回握了下夏若依的手突然认真的说,“还好缘分让我先遇到你。”

    “说什么傻话呢,”夏若依亦握住了丈夫的手说道,“缘分只会让该在一起的人在一起,你我从来都是注定的。前生一定也曾相识。”

    ----------------------------------------------------------------------------------------------------------

    半年后

    “多谢夏总盛情相邀。”江馨月抿了一口酒笑着说。

    “也感谢江小姐可以这么赏脸要知道,”夏总抿了一下嘴唇然后将脸凑到江馨月耳边色迷迷道,“你可不好请啊。”

    “讨厌。”江馨月娇嗔道,“夏总就会开人家玩笑,谁不知道现在相约你的人都排到明年了,缘悭一面呐。”

    “话说二位美女是把我当空气了吧,嗯?”孟维远突然开口讲二人营造的暧昧气氛打破。

    “切,没意思,维远哥总是最扫兴的那个。”夏若依小声嘀咕道。

    “因为时间快来不及了夏总。”孟维远将手腕上的表在一身利落职业装的夏若依眼前晃了晃说,“还不走?”

    “呀,都这个点了。”夏若依果然如某人意料中的一样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操起手边的包就往外冲。

    “哎,还这么毛躁。”孟维远笑眯眯地叹了口气一边拿起她遗落在沙发上的外套,对江馨月抱歉道,“馨月,不好意思先走了,不过我找了人来接你。”

    “那就多谢了。”江馨月笑了笑没有拒绝。

    “他大概10点钟就到,那就明天晚上7点,我们给你接风。”孟维远笑眯眯地摆摆手交代完就走了。

    “哎。”江馨月看着二人急匆匆却又甜蜜地背影轻叹了口气,刚结束一段漫长的旅程她满身风尘却无处停靠。心里不由得一酸,但只是转瞬便烟消云散,做个正常自食其力的女人,不就是她曾经心心念念所追求的么。

    窗外秋色正浓,一转眼又是一年的时光。街上的行人好像从未改变,只是她的心境不一样了。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么没有任何防备地闯入了她的视线。

    “馨月,我来接你了。”孟烨看着洗尽铅华的江馨月,按住有些微痛的心,故作沉声道,却没压抑住眼中的光。

    “噗,”看着他这副样子江馨月轻笑了一下然后将行李递给他说,“那就拜托啦。”心里却也泛起了一丝涟漪就好像是无数个日夜两人在一起时一样,好像从未分开。走出咖啡店,她还未回过神来却看见孟烨突然停住脚步,然后抱住了她。

    “江馨月,我们再续前缘吧。”孟烨一脸坏笑却又长舒一口气,就连曾经黯淡了的桃花眼也开始熠熠生辉了起来,引得周围的小女生不断侧目。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江馨月娇嗔却并没有拒绝。有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就像是夏若依说的,慧极必伤说到底不过是小心眼儿作祟罢了。

    “嫁给我。”孟烨突然就在大街上跪下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被她扔掉的戒指。

    “我要考虑一下。”江馨月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心里却满满地感动,忍住想答应他的心情故作严肃地说,“丢掉的东西找得回来,那么丢掉的爱人呢,想找回来可没那么容易。”

    在街道的对面一家咖啡厅临窗的位置并排坐着一对亲昵的男女,他们都聚精会神地盯着窗外故事的发展。

    “你说,江江会吃这招么?”夏若依靠在孟维远怀里问。

    “嗯,女人心海底针。”孟维远拍了拍若依的脑袋说,“你都不清楚我又哪里知道。”

    “那你还敢跟阿烨打包票。”夏若依自从嫁给了孟维远之后越发地觉得老公的腹黑绝对不是他们这种程度所能比拟的,莫非人都说的老物成精就是这个意思?

    “阿烨知道。”孟维远一边说一边板正老婆的脑袋说,“快看快看,阿烨把她抱起来了。”

    “哇塞,真是邪魅绢狂的一笑,阿烨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么。”夏若依讽刺道。

    “你不觉得他们的故事比你那小说有趣多了。”孟维远弯了弯嘴角,终于家里令人操心的混世魔王圆满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