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去川州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22本章字数:3166字

    第一章 去川州

    二十岁我刚复员就去的川州,我战友在那里。两年兵,他早复员一年。说他对象想他。

    我战友张建,典型的大se lang。他对象姓白,人长得也白,做鱼很好吃。

    我去川州的第二天,刚吃完他对象做的鱼。张建就问了我算不算处男。我说算。

    他说我领你找xiaojie去啊。我真不想去,心里还痒痒的。

    实际上没做过那种事,总感觉很神秘,心想万一哪天死了,还不知道啥事13呀,那多郁闷。再说找个妞儿也花不多少钱。

    ……

    正是冬天,也就是我复员的第二天就到川州了。

    在部队我是野战摩托化步兵,前面是摩托车我们跟在后面跑的那种兵。也叫战争的炮灰。

    因为部队太累,张建先回家了,我怕丢人所以又当了一年兵。张建走的时候让我复员去找他,所以我来了。

    我们训练很苦,不让洗澡,因为洗澡之后肌肉伸展开就白练了。

    所以我有点尴尬,怕到时候一脱衣服身上太脏。我和张建说到厕所洗洗脚。

    进厕所时候便看见她对象晾晒的那啥了,黑色的,很薄的那种。

    我刚当兵回来,其实和傻逼没啥两样。啥都不懂,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之前我从未见过女人的nei裤,看的我直迷糊。

    我当时就张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白玲这样的好女孩儿,还找什么小姐。

    我推开门走了出去。张建手里晃荡着钥匙,他骑他哥的摩托车。驮着我去县城的火车站。怕在川州碰到熟人,所以小姐不能在本市找。

    而且县城的小姐比较便宜,我俩都是没啥钱的人。

    县城的火车站不大,斜对面的胡同里有一排洗头房。

    名义上是洗头,你进去二十块钱就能让你干一把,但是时间短。

    张建说,洗头房适合快枪手,咱去小区里面转一转,里面有拉客的皮条。我心跳有点厉害,还有一种非常刺激的感觉,就在后面不说话的跟着走。

    张建看看我说:“糙,你怕啥?”我说不怕,就是有点冷。川州虽然靠南,但的冬天也ting冷的。

    张建两手揣着兜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像小弟那样跟着。我就问张建,你对象长得ting漂亮的,还是辅导班的老师,你也找xiaojie啊。

    他笑了笑,笑得很贱。

    “兄弟,主要是给你找,我顺便也找一个,人这玩意天天吃红烧肉也腻,吃点咸菜也ting好,这女人也讲究荤素搭配。”

    张建说着拍了拍我肩膀,我也嘿嘿笑了笑。那意思便是同道中人。

    天有些阴霾,小风冷飕飕的。

    张建说他上次在这里找到一个好的,就是找不到地方了。

    他说那个小姐漂亮,岁数还小,大腿白花花的,完了他还mo了好几把呢。

    我就跟着嘿嘿笑了笑,我没做过这种事,没有发言权。

    可是我走着走着就犯了邪劲儿了,感觉把第一次给一个小姐玷污了自己。是自己吃亏了。

    怎么也要给心爱的人才对啊。

    张建见我不走了就问我为啥,我把实话说了,我们在部队的时候都是无话不谈,我就说我第一次不能给个小姐,我要找一个真心相爱的人,然后……

    张建听完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然后拍拍我肩膀说我是傻鸟。不过,他也不走了,我们俩站在冷风里过了一会儿。张建忽然嘿嘿一笑问我,那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吧,这不算小姐了吧?

    他见我不说话,又拍拍我肩膀说,说那是他同学的妹妹,就喜欢找一个当兵的,你不用说啥,进去就做,反正人家不是小姐,是黄花闺女,你也不用担心第一次给小姐糟紧不糟紧的事儿了对吧?

    我点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我不明白还没见面的两个人怎么就能一见面就睡一块去。张建怕我不信,又强调那女的就喜欢当兵的,而且现在一ye情也正常了。我就信了。

    他让我先等一会儿,他去方便一下,顺便给他那朋友打一个电话,让她过来。我点了点头,心想我这战友太够意思了,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

    我站在墙角等了足有半个小时了。冷飞嗖嗖的。我刚复员也没有电话,想去电话厅给他打一个。

    正这时候张建回来了。他后面还跟着一个浑身捂得很严实的大姨。也就五十岁左右。

    那个大姨四下看了看,很警觉的样子。然后快步走过来打量我,样子跟做贼似的。

    在部队的时候张建是我的班长,我刚出校门就进部队了,而部队讲究服从命令,没有什么借口。所以我特听他的。

    他让我复员来找他,我就来了。主要还是张建以前救过我。

    我当时低着头,第一个感觉就想摇头离开,张建看了看我说,这大姨是房东,他同学的妹妹钥匙忘带了,所以把房东找来了,现在就过去。

    我有点不相信,张建一下板着脸说你还不信我?我骗过你没有?

    我说没有。他说那就成,在部队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咱要是死也死在一块,不过现在咱兄弟都活过来了,你还信不过我?

    我一下紧张了,认为自己太小心眼了,张建是不会骗我的。我打消顾虑就和他一起走了。

    其实那次张建救我是实弹投掷,也就是投手榴弹。

    他学什么东西都很快,体质还好,所以他新兵时候就是班长了,这在部队是很牛逼的一件事。

    张建胆子很大,投掷示范之后又讲解了一遍投掷的方法。

    随后我这个二货便去实弹投掷了,没想到拉响了手榴弹我就怕了,手一抖,拉响的手榴弹就掉到地上了。

    这时张建扑过来把我推倒。喊了一句亲兄弟死他妈的也在一块。

    那手榴弹没拉响,万分之一的是个臭弹。

    那次我俩都出名了,张建获得个三等功,我却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胆小鬼……

    也是因为那件事,对我波动很大,后来改变了许多,当然我以后对张建却异常的信任,他比我大两岁,我总管他叫建哥,他说不用这么叫,叫他张建就行了。

    所以,他说的话我都信,尤其是他一拍我肩膀我就更信任了,同时还感到怀疑张建很内疚。

    张建笑了笑没说啥,有人喜欢你那是你的福气。我也没太多想,就不知道一会儿见到他同学的妹妹该怎么办,张建一劲儿让我放松,他看出我紧张的了。

    其实这么多年一直对两性都比较神秘,看过不少黄片,而实际上正经的连女孩儿的小手都没牵过。对异性一直保持着害羞,神秘和渴望的。

    张建见我不说话,乐呵呵的点点头,我们和大姨朝前走了。

    都是在一个小区,拐了几个弯,大姨打开了一个单元门,刘健跟着走,我却犹豫了一下。

    张建说怕个屁啊,这也不是领你来找xiaojie,算是和你来相亲了,都大小伙子了,听说你后来在部队混的还不错,胆子ting大的,现在相亲还怕?你看你比我多当一年兵看来是白当了。

    他这么一说我就不怕了。跟着走了进去。但是心还是跳的很厉害。毕竟是第一次相亲了。

    跟着上了四楼,我感觉这楼上的太快了,还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大姨掏出钥匙打开门。

    我说建哥,咱这是相亲吗。张建说看你这操行,怎么都不如个女的。我骗过你没?赶紧的进去。我点点头,见他一瞪眼睛我就更不怀疑了。

    这个楼ting旧的,但里面装修ting好的。门口放着几双拖鞋,里面是红木的地板。

    张健问一句用换拖鞋吗,那大姨说不用了,她自己换了拖鞋。张建也没管这些事儿,直接大步走进去,我也跟进去了。要是我自己,会换拖鞋的。

    里面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像是这里的主人,张建说这也是房东。

    那女人装化的很厉害,看我们的表情也很热情。

    呵呵笑着说小孩儿人ting好啊!那女人说了一句,然后喊了一声小芳。

    张建小声告诉我说一会儿胆子大点,别给他丢人,还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说我当兵都当傻了,人家女孩儿都没你这样封建的。我嗯了一声。心里很紧张脸也更红了。

    不断给自己打气,自己可是一个男人啊!把在部队那股劲儿拿出来,别像个娘们似的,更不能不如娘们。

    张建大咧咧的坐到沙发上,冲我一阵的挤眉弄眼。我还真是放松了不少。不就是相个亲么?怕个毛啊!

    那大姨这时走进里间喊人去了。

    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走了出来。

    她个不高,也就一米五五吧,身体有些丰满,由于年轻,看上去ting漂亮的。也ting清纯。

    如果在大街上碰见这样的我也会多看两眼的。

    她穿一件粉色的上衣,下面是有些发黑的牛仔裤。

    我一看她,下面就硬了,心里还有些不相信这姑娘真的喜欢当兵的,然后我就可以脱光光的让我爬在她身上吗?

    我就跟做梦似的。

    这时那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指我,冲那姑娘说你……你和他去相亲。说完她就咯咯笑。

    张建也笑。

    那姑娘就冲我走过来了。

    我有些脸红,有些不敢看她,但心里真实的想法还是她和我能脱光了,然后让我想狠狠的干她吗。

    我跟在她身后,走到一个门口,她回头又看了看我,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进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张建一眼,他冲我笑了一下,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就跟自己家似的。

    我心想这相亲可要怎么相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