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冰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22本章字数:2478字

    第七章

    然后出了玻璃门,她送我的时候还嘱咐要加她qq。而且又给了我一张门票,说是某个知名讲师明天要演讲,让我和她一块去。

    我点头答应,出门就把那张门票撕碎扔进垃圾桶。

    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兜里就几百块,明天约她?吃顿饭就剩不下啥了,这个妞儿先挂着吧,老子现在不傻了。等以后有钱的,一定要糙她一次。

    再说,自己真有钱了,那妞儿不有的是啊。

    从部队出来的这几天,我感觉自己成熟了许多。

    或者是张建让我成熟了,或者说是小芳让我成熟了。

    脑袋像是开窍了,但现实的问题还是摆在眼前,我到底干什么工作,能做什么工作。

    顺着人才市场往下面走,江海市很多高档小区,走到江畔小区的时候我看到门岗上贴着招保安的广告。然后就进去了。

    负责招聘的是一个女人,三十多岁,长的有点婴儿肥,反正我不喜欢。

    我介绍了一番自己,她见我是刚退伍的,很高兴的样子。

    直接就让我去取服装。我问她一个月工资多少,她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失态的捂住嘴笑着和我道歉说刚才忘了。

    我有些晕,她说基本工资一个月一千八,全勤是三百,干的好还有奖金啥的。我最高兴的便是供吃供住了。

    至于工资1800,我想这些保安工资也差不多了,也没在意这些,先找个地方吃饭,落脚再说了,毕竟要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等以后遇见好工作再换,先骑驴找马。

    他们的制服还不错,很笔ting的。有些像军队的马裤呢,冬天一般坐岗,夏天站岗,而且这小区居民都有卡,只要刷一下门自动就开了。都很方便的。

    和我一个岗位的那小子叫马宏宇,19岁,长得很小白脸,但眼睛小。

    很健谈,又问了我很多部队的事儿。

    然后问我说你们部队有女兵吗?长得好看吗?你上过女兵吗?

    我苦笑一下,女兵都是电视上演的,我们那种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哪有女兵,如果真有那也在团部啊。我说没有。

    他说不对啊,电视剧里当兵的里面都有女兵,男兵女兵还能搞对象那。我说那是瞎编。马宏宇笑了笑,而且笑的很贱。

    问我认不认识女兵,告诉他qq号啥的,他还说自己一定要干一个女兵。

    我说你才19干过几个了。他掰着手指头说了一堆名字,竟然有十多个女的。他说你不信?我说不信。

    他说当兵的,今天我就让你看看美女,你看我怎么干上她的。

    男人在一起聊天总离不开女人,我虽然比马宏宇大一岁,但也认为他是在吹牛了。

    他长的不帅,就是白点,身高一米七五,也不算太高。而且最重要的是没钱。

    这时,走进来三个女孩儿。

    一个高个的,一个矮个有点胖,还有一个不高不低很匀称。

    她们都穿着黑色的制服,看了王美博之后我现在对女孩儿穿黑色制服很有好感,或者说看到穿黑色制服的我下面就ying的快。

    马宏宇介绍说,她们三个都是咱小区监控室的监控员。那个高个的叫白姐,名字也很好听叫白秀杰。矮个胖胖的眼睛ting大的叫陈春,那个一米六个头不高不矮,长得ting秀气的叫班小慧。然后问我喜欢哪个。

    我看了几眼,我说喜欢班小慧,马宏宇不同意说我喜欢白姐,你别看白姐已经结婚了,也有小孩儿了,但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吓了一跳,白姐身材苗条端庄,在黑色制服的包裹下,小屁股ting翘ting翘的。哪像是结婚生过小孩儿的女人啊。

    张建在部队的时候就给我科普了,说生过小孩儿的女的屁股都扁平了,说是让男人给干的。

    没生过小孩儿的女人屁股才ting翘,而且非常的圆和突出。

    因为女人生完孩子胯骨都开缝了,所以一般情况下缩不回去,即使缩也不如以前。

    但是眼前的白姐小蛮腰是那么的纤细,屁股也是ting翘的。

    我听她姓白,又想起了白玲,我感觉自己这么一走,连个招呼也不打是不是有些不好?想想算了,等到月开工资了,请他和白玲好好大吃一顿吧。

    想起白玲,我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这两天我也想她,甚至和那个小芳干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眼前幻想出白玲的模样。

    小芳几乎成了我发泄和思念白玲的替代品。

    想想有些对不起小芳,不过看了看眼前的这个马宏宇,这个小子比我还小一岁,就已经玩了十多个妞儿了,老子玩了两个妞儿有什么不可以?

    再说是那个小芳一只脚踏两条船,但具体踏多少条船谁知道了。

    正如张建说的,当然他也是从书上看的。

    女人是男人的学校,老子现在就算是小学毕业了……

    我有些心动。又小声问他说白姐不错。马宏宇说哪里不错,说完又笑。我说她很善良。马宏宇笑的更厉害了,说当兵的你给我滚蛋吧!

    他的笑声ting有特点,发出哏哏的声音,我真怕他一下抽过去。

    马宏宇说喜欢三十左右或者三十以下的,因为屁股大,xiong大,人也长的好看。

    他又说他上的那些女人都是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他玩够了。我说你是找的xiao姐啊,玩了那么多。他说当兵的你才去找xiao姐呢,我全是自己处对象处的。

    我脸上一红,我心绪啊,我上过的两个却都是xiao姐。

    马宏宇说那我就再给你看一个好看的,她今年都三十了,比白姐还好看呢。

    我真心动了,我看白姐的时候都有点ying了。

    不知道马宏宇说的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

    马宏宇和我说那女人叫孙娜。经常抱着她女儿去业主会所。孙娜两个孩子,大女儿十一岁了,小女儿好像才满一岁。

    我说一个孩子都十一岁的女人,而且都生了两个孩子了,能好看到哪去啊?

    ……

    下班了,我们走进业主会所,这里面很多东西都是免费了。马宏宇直接领我到了二楼,他说一楼有跆拳道学习班,瑜伽,现代舞一些教师。

    我说那里不是会有很多美女吗,咱可以去那里啊。马宏宇哼了一声说你配吗。我说我怎么不配了。

    马宏宇摆摆手说得了,咱别墨迹这事儿了,当兵的打一杆啊,孙娜经常过来看打球的。

    我说不会玩,他说我教你,咱就玩斯洛克。这东西我根本没接触过。

    我有点心不在焉,刚才无意间又想起了白玲,不知道为什么,和我上chuang的那两个女的,我一点思念的感觉都没有,反而的白玲我一想起来心里就像被针头扎一样似的。

    打台球我没有这个天赋,马宏宇打的也不好,我俩几乎是瞎打,也没有进球的时候,可下进去一个,马宏宇还说进错了。

    有几个业主围着我们看看,然后就走了,我们打的一手臭球也没有人愿意看了。

    天色还没太擦黑,而过了十几分钟就全黑下来了。业主会所里面灯光明亮的很,楼下传来了咚咚咚跳舞的音乐声。

    马宏宇说不知道今天孙娜会不会来了。

    我们打了一阵球,马宏宇觉得没意思,放下球杆要走。忽然,他又拿起球杆和我说,当兵的孙娜来了。

    我抬头看过去,一个身高一米七的女人,抱着个孩子慢慢的朝这边走着。那女人一脸的冷艳,好像毫不尽人情。像是一座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