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找麻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23本章字数:2133字

    第十章 找麻烦

    我说美博姐,改天吧,我得回我朋友家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张美博笑了笑说好的。然后挂了。

    我看她的头像暗淡了下去,心想她可能隐身了吧。

    ……

    第二天我醒来,马宏宇就问我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回来这么晚,我说没事。没太搭理他。

    而白天坐岗的时候,一辆白色雅阁一下停在岗位前面。

    我愣了一下,这时车门打开,孙娜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戴着蛤蟆镜,穿着米黄色的风衣,里面肉色的秋裤,身材勾勒得极致。

    她摘下墨镜,冲我笑笑说didi晚上几点下班啊。

    我有点犯傻,说五点。她说好,姐五点过来接你。她见我愣头愣脑的样子,然后抿嘴一笑。上了雅阁,然后开走了。

    我有些木然,身后去传来当啷一声。

    是马宏宇摔东西的声音。

    然后他喊了一句,当兵的我他妈的要跟你换岗。我知道是我有点对不起他,但孙娜根本就不喜欢他了。怨我吗?我属于挖墙脚么?可能属于吧。

    我低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班长给我们换岗了,让马宏宇去别的岗位,也把一个姓马的换了过来,他叫马中华。

    人很高,高高帅帅的。不过走路中心不稳,这样的人一个扫腿就倒了。

    下午的时候,那边岗有人打架了,我也过去看,见是马宏宇和一个保安员打起来了,这小子下手ting狠的,拿着警棍把另外一个保安员揍的满头都是血。

    可能是跟我怄气和人打架的吧。站了没多一会儿,警察来了,把他带走了,这小子和警察走的时候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笑了一下。还想和我打架么?吓唬谁呢。

    马宏宇没多大事儿,赔钱也就私了了。

    我心里乱的就是孙娜来接我的事儿,她今天晚上会不会就能给我了。我一这样想就紧张,比我第一次的时候都紧张了。

    我太想干她了。

    一直到五点钟,本田雅阁真开来了,我心跳的厉害,脸也有些发红。

    那车就停在门口,孙娜从车上下来了。而她下车的时候就把米黄色风衣脱掉留在车里了。

    上身是一件粉红色的小衫,下shen是紧绷的一步裙,里面套着黑色裤袜。那种裤袜把她的身体绷得很玲珑。我一下有种喷鼻血的冲动。

    她今天脸上还淡淡的化了一点淡妆,美的就像是尤物,像是天使。

    孙娜这时给我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眼睛微笑的看着我。

    眼睛是会笑的,她眉眼弯弯,我心跳加速,下面也ying了,因为她拉车门的时候我看到她被黑色裤袜紧绷着滚圆又向上翘的屁股。

    我好想抱着那屁股干一次了。

    不禁是要我喷鼻血了,正是保安的下班时间,很多保安都集合往回走,又有来换岗的保安。

    旁边的那些集合的保安员几乎集体发出了一声——我操!

    那个马中华还冲我伸出大拇指,甚至班长都冲我笑,然后伸出大拇指。

    我装作没看见,和班长请了假,然后坐进了车里。

    孙娜笑了笑,从车门进了车内,推了一下蛤蟆镜,然后一踩油门,说didi咱去喝点酒吧。

    她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她红色小衫里两只大大的白色的,还有一道深深的白色的山沟,真想马上就去抓,含在嘴里。

    孙娜冲我笑了几下,然后问我去哪里玩。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随便支吾了两声。

    她低头想了想,神色是那般的美丽。

    忽然,她抬起头,狭长的美眸和长长的睫毛眨了眨说:要不……咱们去海边吧。

    我吓了一跳。

    我说:孙姐,这都冬天了,海不得冻冰啊,咱还是别去了。

    孙娜听完笑的更欢畅了。

    “咯咯咯……”她的笑声就像是铜铃,像是水滴落入石子上一样的好听。

    她的身体也花枝乱颤,忽然纤细狭长的手指点了我一下脑门说:“你傻啊,大海冬天是不冻冰的,你家农村的小河沟才冻冰呢。”

    我也笑了笑,随后想了想大海真的不冻冰么。

    孙娜又拧了一下钥匙,白色的本田雅阁开始启动:“走吧,咱去海边转转。”

    她说着车子开始缓缓开走了,她修长纤细的十指捂住皮质的方向盘,白xi光洁如玉。

    我把手慢慢伸到她白嫩的手背上,只轻轻一mo,便浑身像是触电一样的颤抖一下。

    呼呼……我深呼吸一口气:“娜娜,你的手……真好,真细,真嫩。”

    “你叫我什么?”孙娜忽然把脸转过来,冰霜样的面孔虽然美丽,但又是那样的冰冷。

    “没,没说什么。”我吓了一跳。

    孙娜若有所思状,我忽然感觉我们的距离还是很远。

    往前走了几百米,忽然她放慢了车速,几次停下来。

    我愣了愣问:“娜,娜姐,你怎么了?”

    孙娜直视着倒后镜,冷冷道:“有人跟踪。”

    “有,有人跟踪?”我愣了愣,忽然从幸福中醒悟过来,孙娜毕竟是结婚有家庭的女人,虽然她男人是个残疾,她也是被迫嫁给那个男人的,但毕竟人家是合法夫妻了。

    “你对象?”我回头看了看。

    “别回头。”孙娜冷冷的:“是我的小叔子,没事。”

    正说着,她的电话响了起来,那时候正流行诺基亚7620,孙娜用的就是这个。

    她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接通电话冷冷的喂了一声。

    她还是那么冷冷的,就连接电话也是,但就是这种表情,冷冷的像是女神,我的整个人加上心,真的被俘获了……

    “干嘛那……”电话那边一个男的问。

    “哼,你管呢。”孙娜声音磁性而冰冷。

    那男的又说:“我的车在你的车后呢,我看见你车上坐着个男的,他是干啥的?”

    孙娜秀美簇了簇:“我说了,你管不着。”

    我呼出几口气。

    孙娜已经啪的挂了电话,随后车子加速,穿过两天宽阔公路,随后朝市外驶去。

    “刚才……那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敏gan的说了一半话。

    “没事。”孙娜说完,手抚了抚头发,然后又说:“你……怕吗?”

    见我没说话,孙娜又说:“我公公和婆婆都是单位的领导,我公公是局级干部,我丈夫残疾后我嫁个他的,虽然丈夫残疾了,我公公也退休了,但是他还是有实际权力的,我这个小叔子在司法局工作,你和我联系,怕不怕他们找你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