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卷:精装版女律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4本章字数:1828字

    张晓丽听到这,用很感激的眼神看了看陈梅。陈梅去超市买了两只鸡腿,准备回去给张晓丽熬鸡汤。陈梅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坐月子,不知道这鸡汤里应该放什么不应该放什么。买回去,就发起难来。好在如今网络发达,在鸡肉洗干净以后,跑到网上一通搜索。当锅里咕嘟嘟冒着热汽的时候,她才想起有什么事好象没干。

    这几天似乎习惯了快要吃饭的时候每次接到会大辅的电话,尽管觉得那电话有些烦,有些不受她待见。每次又都是她主动挂断,可今天电话一直没响倒让她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在干什么呢?想想这几天真该有个人能来安慰安慰自己,却没有。想自己也够凄惨的,人家有家的都团团围着桌子开心地吃着晚饭,而她却不同,每天要一个人做一个人吃,连陪她吃饭的人都没有一个。

    鸡汤都熬好了,脑子里竟然想到了会大辅,却没有把这个电话打过去。偏这时会大辅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看到手机屏幕上这个人的名字,陈梅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其实也没什么不正常,当她接通电话,才明白自己就算不接到他的电话,她也一定会打过去,好好质问质问他:“喂,你说你这人是不是添乱?你把那画挂到我店里,不仅连个问价的都没有,偏今天人家手模小姐还企图让我把故宫画到她的手指上去。你这不是折腾我吗?”

    “呵,有这等事?那你直接介绍给我,让我来给她画。”

    “你倒想的美了,这不是抢我的生意是什么?她今天要真是跟我要这座故宫,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不过人家也说了,说你这画真是好。”

    “不是变着法子在夸我吧?”

    “我夸您?得了吧,我有功夫在这跟你磨这嘴皮子?我长这么大,就从来不会夸人。”

    “那就学呗,今天算是第一课。我教你。”

    “你别得尺进丈啊。跟你学,美的你吧。还想给我当老师,我早从学校毕业了。让我教你还差不多。”

    “行,你教我吧。教我什么,陈老师。本学生绝对认真。”

    陈梅一愣,这要是面对面,她的脸一定被对方看到是红了的。她也只是随意应着上面的话说说而已,想不到竟然让对方钻了个空子。

    “您就别喘了,我教你?我教你给手模画指甲吧我。”

    “行啊,你别看我会画画,要让我在真人的指甲上做画,恐怕还真的不行呢。这方面你是我老师。”

    “说吧,打电话给我有事吗?我忙着呢。”

    “忙什么?又在忙做饭吧?一个人的饭不好做。我请你出来吃饭行吗?请好几次了,也不给个面子。”

    “我做的是两个人的饭好不。刚做好的,炖的鸡汤,拌的小菜,香喷喷的米饭。”陈梅用筷子调着凉拌木耳丝。她喜欢这道菜,里面放点葱丝、蒜茉、香菜。她也奇怪,自己怎么有点在人家面前炫耀自己厨艺的嫌疑。

    “哇,我好想有口福啊。”

    “做梦吧。我要开饭了。你也自己给自己做顿丰盛的晚餐吧。我是讳莫能助。”

    “人家说是爱莫能助吧。你刚才说什么?我也自己给自己?呵,我明白了,你也是自己给自己。”

    “敏感的男人,是不是搞艺术的人都这样?”陈梅见会大辅没完没了的钻她的语言空子,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滋味。想这种男人在生活中,一定非常细致吧。可如此细致的男人,会不会心眼也很小呢?陈梅不喜欢心眼太小的男人,在她的字典里,男人就要大度才行,要象汪洋大海一样能海纳百川。

    “不是,我这不是没话找话吗。说真的,我真是特别想和你吃一顿饭,也算是你把我当回同事也行啊。怎么说你还帮我卖画呢。”

    “我那也叫帮?等哪天真的有人买画再说吧。我是从来无功不受禄的。吃人家嘴短。”

    “谨慎的女孩。”

    “您可真会说话,都这么老的女人了,你竟然还能称我是女孩。”

    “未婚的都是女孩。”

    “你怎么知道我未婚?”

    “感觉。”

    “要是你的感觉失灵呢?”

    “那我给你画十幅画。”

    “画什么?”

    “画你的肖像,画你的手指,画什么都行。”

    “打住吧。就我这又老又丑的模样,又不修边幅的,还是不要画了丢丑。也丢你的手艺。”

    “不,你怎么这样抵毁自己。你真的非常有气质。”

    “行了,我真得吃饭了,我都喘了。不是被你夸的,是饿的。有功夫再听你鼓吹我吧。”

    “那好吧,看来,你和我一样,今天又注定一个人吃饭。”

    “我都说了,我今天晚上做的是两个人的饭菜。”

    “谁?谁这么有福气?羡慕、嫉妒。无奈。唉,喝我的茶水,吃我的面去罗。”

    挂断电话,陈梅觉得美滋滋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如今有点依赖这个电话,好象和对方说话有点上瘾。她告诉自己,这可不行。自己对他并不了解,谁知道他有没有家?娶没娶妻?生没生孩子?就算是离婚的,她也不会要的。

    在她人生的字典里,离异双方无论男女一定都有责任和问题。

    要不是离店太远,陈梅想自己一定当天就把鸡汤给张晓丽送过去了。可是看看外面天都黑了,只好放弃自己的想法。只有等第二天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