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卷:在外过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5本章字数:2035字

    2、

    “是我,你老公。”

    “啊,李健怎么来了?”张晓丽神色有点不对。

    “他来你怕什么,我又不是男的,再说他又不是没见过我。”

    “可我跟他撒谎了。”

    “真是乖孩子,快开门去吧,开了门再说,别让邻居以为老公大半夜出来找媳妇,让人家误会。”余小多催她。

    李健手里拎着两大袋食品,显然刚从超市出来。

    “老公,你啥时候回来的?你去超市了?”张晓丽明知故问,“你看你又买这么多东西,咱不是说过吃完再买,每次少买,现吃现买新鲜的吗。你忘了呀?”

    李健不说话。

    “你也不和小多打声招呼,小多也刚到一小会儿。小多,你别生气,我老公最近有点不爱说话。”

    “我问你,张晓丽,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开店吗?你不知道你身体怎么回事吗?还说去陈梅那住,你骗谁呢?我真有这么好骗是不?出差这么几天,你就一直住这儿?”

    “行了行了,你还有理了,那天要不是你妹妹,我能流产吗。你家就你一个儿子,结婚好几年了,你妈老闹着要抱孙子,好不容易怀上了,这又流了。要象医生说的真成了习惯性流产,你还让不让我在你们家待了?要不是真怕影响将来怀孕,这么大的事能不跟婆婆说么。我忍着我容易吗。再说我要是说自己流产了,不知道你妹又咋嘲讽挖苦了。”说着说着,张晓丽委屈的就要哭了。

    “祖宗,可不能哭啊,月子里哭是会做病的。我依了你,你爱咋样就咋样,可不能折腾身体啊。不要着凉,也不要累着。不然,我们还是回家吧。妈和优优知道就知道吧,这到底有什么怕的呢。”李健发现自己闯祸了,赶紧想办法弥补,“小多,不好意思小多,刚才没和你打招呼,你快劝劝我老婆。我最怕她生气了,这都啥时候了还敢生气。”

    “你要再敢借,我就打死了也不回。”张晓丽索性把自己不可妥协的原则推出来。

    “我先不借不行吗?”李健说话底气显然不足。

    “先不借?暂时的吧,我回去待两天,你手一松又借出去。我一天天攒钱我容易吗。再说了,你把她惯成什么样了?又任性又不听话,整个就是个好逸恶劳。心比天高。”

    “跟我回去吧,你在这住身体受不了的,我一定说服她不让她再说借钱的事。”

    “这话你没少说,我不信。”

    “走吧,跟李健回去吧。”余小多插话。

    “你先回去,明天我再回家。我要和小多说点事。难得她今天在这住。”

    李健叹口气走了。

    “晓丽,你老公还真是个好男人。老婆不回家,他出来找,估计我不回家,是没人找我了。”

    “你可别悲观。怎么,两人闹别扭了?小两口打架不记仇。你们家万启军和你可是绝配啊,不知道多让人羡慕呢,有多少人能象你们这样比翼双飞?我家李健还行吧。除了耳根子软点,总在我和他家两个女人之间左右摇摆以外,总的说来他还算是个好男人。”

    “你是不是太自私了?就这样就和自己老公撒气?就这点小事就不回家了?人家家里两个女人,那可都是有血缘亲的。说句不好听的,老婆可以再换,自己的妈和妹妹是任何人取代不了的。”

    “也许。可无论如何,你成家了,你就有了另一个完整的家庭结构,原来的家是要照顾,可百分百照顾也不可能吧。别说我了,说说你,怎么回事?大半夜跑出来。”

    “没什么,和同事喝酒去了。”

    “送你来的是你同事?小多,我提醒你,可不要搞什么办公室恋情。咱不止是有身份的人,咱家里还老的老小的小一大家子等着呢。千万别赶什么低级时髦。”

    “你看你,怎么跟个妈似的。业余时间出来在一起聚个餐,喝个小酒,这算什么啊。”

    “你还说,那喝完怎么不回家?”张晓丽审视地看着余小多。

    余小多装作没看见:“让我太太平平地在你这待一宿,成不?你以为我爱住在店里啊,陈梅这个妮子说是回家了,不然我去她那住,省得轮着你跟我说教。”

    “这哪里是我说教啊。你家暖暖四岁了吧?多好啊,我现在想要个孩子都这么费劲。好不容易怀上一个,乐的不行,还准备等怀上三个月再告诉婆婆和小姑呢。”

    “没听说过,怀孕还要挑日子告诉别人。怀上就说呗,怕什么呢。”

    “三个月内本身就容易流产,还是想等到月份大些再公布。现在不用公布了,就这流产的事,你以为我愿意宣扬?李健刚才不在这提,我才不会说。”

    “你还把我当外人了?同学好几年的关系,上学的时候我们都能睡一个被窝,现在怎么了?”

    “生活压力大,我觉得我现在老的特别快。也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别的没什么,其实我最愁的是李健的妹妹,不出去工作,整天梦想着借钱做生意发大财。不是我亲妹妹,要是我亲妹妹,我早把她撵出去做事了。从最低层做起,自己积累创业资金。凭什么总想依赖别人?”

    “你也可以撵她出去做事。这没什么。”

    “行了吧,婆婆都不是妈,不敢深说呢,别说小姑子了。我跟她说过,让她出去做事。人家不愿意,当时就跟我吵起来了。说我凭什么管她。前几天我在家休养,人家可倒好,说我可以在家养着,她也可以。说她哥养得了我,就得养得了她。这都什么逻辑呢。”

    “你就直接告诉她在家坐小月子。为什么不告诉。”

    “心虚,怕以后真怀不上。就想偷偷静养,直等到怀孕的那一天再宣布。你也知道,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这才怀上又流了,哪敢宣扬啊。她听了不是更有话对付我了?还有就是……算了,不说了。没什么。”

    “还真是一个小姑两个婆婆。在这点上我们彼此彼此,只不过我的是大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