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卷:催婚之替身男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5本章字数:2187字

    5、

    带老妈去会大辅的工作室不太可能,连陈梅都还没有去过,可是三个人不可能只逛大街,吃饭可以在外面,总之要在室内待上很久的。必须去自己的住处,不然不合适。如果不表现的和会大辅相处的非常亲密非常愉快,怎么可能让老妈放心地离开北京呢?想想自己一把年纪了,还被老妈管束,心里就万般的不悦。

    陈梅在会大辅把她载到店铺前,要离去的时候,她把自己想的告诉了他:“我们还是预演一下。”

    “怎么预演?”

    “我早点回家,你也跟我去。你也好适应一下我居住的环境。我妈来了,一起做个饭吃个饭。这样她才不会怀疑。”

    “我明白了。行,我还可以露一手。”

    “你会做饭?”

    “你以为我只会画画?我的水煮鱼做的特别好。”

    “那晚上你来做菜。下午我就去采购,然后接我妈去。接我妈之前,你得先去我那坐会。”看会大辅看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你把我当老虎了?”

    “没有。说什么呢,就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掐一下自己,疼。我不是在做梦。”会大辅掐了一下胳膊,做一副呲牙咧嘴状。

    “别美了,就在我妈面前演个戏而已。本来想借我们合租那女孩的男友的,可人家比我小太多,不太合适。”

    “保证完成任务。”

    …… ……

    尽管预演过,可当着陈梅妈妈的面,会大辅还是拘谨的可以。从卧室到厨房,仍然觉得有些生疏。陈梅不得不偷偷地,一个劲给他使眼色。

    “阿姨,您坐车也累了,你们坐着聊会,我去收拾鱼。”看会大辅在厨房收拾鱼,陈梅妈拉过女儿说:“梅子,男人有这么老实的吗?你看他,好象连话都不会说了。以后有人欺负你,他怎么帮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腼腆的不如个姑娘。一个家,凡事要女人出头,到时候可有你累的。”

    “妈,你啊,人家怕你吗不是。他平时可善谈了,在外面没见他怕过谁。他这是知道你的来意,都不知道怎么表现才好了,人家也怕你看不上他把我拉回去。这是越想表现,越不知道怎么表现了。”

    “不行,我看还是太老实。怕他撑不起个家来,男人撑不起家,有女人累的。你要找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不能什么都你插手。你看你妈我,家里里里外外,全都我管,你爸他做甩手掌柜。挨累的还不是我们。妈不想让你受罪,你说上次那个小郑多好。工作也好,你说眼前这个是画家,都说搞艺术的不能找,竟花花肠子。”

    “妈,你说啥呢。”陈梅怕会大辅听到,很不开心地阻止老妈继续说下去。“妈,我都多大了,您操心不嫌累啊。原来你说我没朋友拉我回去,现在有了,你就不要捣乱了。”

    “死丫头,我这叫捣乱吗?你看上的,那也得过我这关不是,婚前一定要睁大双眼。闺女,告诉妈,你们没同居吧?”

    “没呢。”陈梅一阵脸红。“这话你也好意思问。”

    “婚前就住在一起,吃亏的总是女人。男人离婚的都能找大姑娘,女的行吗?贞操多重要啊。你说你,你们认识才多久啊,你就把人家领到家里来?”

    “妈,你罗嗦不?领家里怎么了,这里又不是我一个人住,两家人呢好不。再说他来了又不住这,每次不过是把我送回来。您可真是闲吃萝卜,少见多怪。我都难找到合适的话来形容你。再说,未来丈母娘来,他能不来表现表现吗?”陈梅表现的十分不耐烦。

    陈梅尽管说没和会大辅同居,可她在老妈面前极力表现出一副生米已成熟饭的事实,那是在告诉她想拆也拆不散了。

    “会大辅,你这次做的鱼可是比上次做的好呢。这是看我妈来了吧。”陈梅一边吃一边说。

    “上次?上次调料不足。”会大辅拈了一小块鱼到碗里。低头只管吃饭。

    “你看你,话这么少,每天得巴得巴,就你能说。”陈梅用脚踢了一下会大辅的脚。

    “陈梅,你还是和妈回去一趟吧,你爸这几天身体不是太好。”

    “妈,你上次折腾的我还不够啊。我爸明明好好的,又拿他说事儿。”

    “阿姨,您就别逼梅,梅子了。我会对她好的,您放心好了。” 会大辅仿佛鼓足勇气才说出这一番话来。

    “不是我说你们,给人抹个指甲就能挣生活?画个画就能挣到饭吃?还是得搞实体,岁数也都不小了,也不着急多挣点钱,将来有了小孩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妈你说的也太远了吧。”陈梅有点生气。又觉得当着别人的面和老妈生气不合适,于是开始撒娇,“妈,我还开着网店呢。我们将来也能靠网店生活。”

    “网店是什么?”

    “在网上卖东西啊。我卖北京特产,这算实体吧。”陈梅万不敢说卖性用品。

    “什么时候开的,我怎么不知道。”

    “来北京先是打工,没多久就开了,生意还挺好呢,比我开美甲店开的还早呢,挣的也比那个多。再说大辅的画,一幅画卖个几千上万的不成问题。”

    “能天天卖啊。”看到会大辅去厨房送空碗,陈母赶紧说。

    “妈,您这是来找打架的吧。你听说哪个画家天天卖画?那不发大了?发的流油了?您就放宽心,我将来的日子错不了的。倒是您越这么逼我,越是麻烦。弄的我一天慌不择路的,可别哪天真的急三火四稀里糊涂地就给嫁了。那会儿可找不到后悔药了。我现在还在考验他的阶段。相信我的眼光。”

    各自睡觉前,陈梅想想给会大辅发了条短信:“谢谢今天你的支持。”

    “我表现的也不好,我是有点不敢作假,就怕露馅。你不会被绑回去吧,要是被绑回去,我就成罪人了。”

    “不会。我妈尽管说你太老实,可她还是放过我了。至少我在她眼里,目前还不算单身。”发过去自己都忍不住偷偷的乐了一下,想和一个不是自己的男友这样发着短信,终究有一点暧昧。梦里枕着这一点浅浅的暧昧就睡去了。

    第二天,老妈就回了老家。她说一个人在这么小的地方憋憋屈屈的,不方便,还跟人家合租,出来进去的太麻烦,不如回自己家。末了叮嘱女儿,女大不由娘,但一定要看住自己,千万别同居。

    老妈这么快就走了,这让陈梅有点不相信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