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卷:应婚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6本章字数:1793字

    3、

    出发之前,陈梅拉开简易柜的拉链,衣服不少,却不知道穿哪一件。她去过张晓丽家,晓丽的衣服足足够开一个大的时装店。打开柜子,运动的、时尚的、棉的、丝的、连衣裙、旗袍……总会让陈梅眼花缭乱。单说那旗袍就有好几件。

    张晓丽说,女人的衣柜里哪能没有旗袍呢。

    陈梅的衣服尽管也不少,却种类单一。大多数是运动装,没有一件旗袍,更别说丝的了,她仿佛天生和这些特别女性化的东西就绝缘。她跟张晓丽说过,说穿旗袍,那得挎坤包,还得穿高跟鞋,她曾经笑话过张晓丽,说你活在那个年代,是不是还要胸前揣块怀表啊。这些她倒也都能忍,最怕的是走路要一扭一拐的,那简直和被人杀没什么区别。不扭不行啊,她长这么大从来就没穿过高跟鞋,平衡力太差。记得有一次要去相亲,被张晓丽逼着穿过她的一双高跟鞋,没把脚脖子扭断。那次把她悔的,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穿高跟鞋。

    她坚决不穿。所以也就坚决不买。

    如今又要相亲去,想想每次相亲不是回去各自没信儿,就是相处一两次各自没电,是不是因为自己打扮的有问题?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难道还真的需要武装武装才行?

    张大山并没有早早的等在KFC,这出乎陈梅的意料之外。当然,北京的交通总是超乎你的想象,就算你提早出来,也有可能会迟到。陈梅上过班的,深深体会那些每天行走奔波的上班族。想当初为了早晨不被扣工钱,眼看着前面堵的一塌糊涂,自己不得不跳下公交打车走,最后的结果仍然是迟到。扣钱。早知如此,想想自己又何必下了公交车再打车呢。损失大了。

    张大山姗姗来迟。姗姗来迟的张大山并没有说自己堵车。他笑嘻嘻地说:“都说女人喜欢在约会的时候迟到,今天我也想尝尝被别人等的滋味。我想,你应该有足够的耐心。”

    “你怎么就知道我会有足够的耐心?再晚来一秒,我一定是走了。”陈梅明显表示不满。这可是第一面,就算男人迟到,如果有着非常充足的理由,对于她来说都不可以原谅。偏眼前的男人竟然是故意迟到,还说什么考验她的耐心。

    “因为,我们说过不见不散。”

    “你以为你是葛优?你以为你是导演,你安排一场故意的迟到,就必须得有人等你?”

    “我当然不是老葛,我可是比他头发多多了。以后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其实我比他还幽默呢。”张大山试图活跃气氛。可陈梅从他说故意迟到开始就对他生出极为不满的情绪。尽管他表现的状态很是轻松,仿佛和她陈梅已经认识很久了。陈梅想了想,两个人在网上的确神交已久。可这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于陈梅来说,还是讲究些的好。就比如自己,尽管说是没有什么时尚的衣服,就算最终穿的还是运动装,那她不是也在衣柜里选了好久吗?说明自己是非常重视这次约会的。

    “故意迟到和故意犯错误是一个道理,没有谁不犯错误,我允许别人犯错,可我不允许别人故意犯错。”陈梅说完这话,不禁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头发多,你就以为你见识多?等我以后给你更多的机会吧。哪来的以后呢。就是眼前、现在也马上要稍纵即逝。从此了无痕迹。”

    “别和我说再见。”张大山有点急了,“为了补偿我不小心故意犯的错误,你想喝点什么。喝完我们出去找个中国餐馆一起午餐。”

    “不用了,我一天只吃两顿饭。”陈梅撒了个谎。陈梅很少撒谎,但眼前的事故让她有必要撒个谎以逃离现场。

    “真生气了?我们认识这么久,还不能开个玩笑啊?不幽默。”

    “我是不幽默呢。你不了解我。我的确不幽默。”

    张大山看陈梅这么说,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两人在食客熙熙攘攘的KFC里出现了冷场。

    “那个我说实话吧,刚才是业务上有点事,所以我出来晚了。还请你原谅,保证没有下次。”

    “迟到很正常的啊。有事也很正常啊。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有必要说真话。尽管有时真话伤人,可我也不想说假话骗人。目前来说,我不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电话骤响,吓了陈梅一跳,是个陌生号。接听以后才听出声音非常耳熟,是买家赵长扬的。这几天一直没有赵长扬催赔偿的电话和短信,心下尽管也忐忑,却也告诉自己,也许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呢。对方又没花钱又没什么损失,不就是不在原公司上班了吗。可余小多说了,并不是因为充气娃娃的出现让他无颜待下去。本身业务就不行,还能赖谁?

    “你要来北京?你来北京找我?面谈有什么用?你就算打官司你也赢不了。我还有事我先挂了。”陈梅心里咚咚的跳着。

    “怎么了?”

    “我遇到麻烦事了,有人要和我打官司。”陈梅不错眼珠地看着张大山。“你得离我远点,不然你也会很麻烦了。他是个难缠的主儿。”

    眼前的相亲就这样算是告一段落。陈梅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赵长扬来北京有什么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