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卷:应婚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6本章字数:1813字

    5、

    暖暖病好以后,万启军被老妈逼着去做亲子鉴定。以前他总推三阻四,这一次他答应了。余小多眼含热泪可怜巴巴地看着万启军。万启军装作没有看到,回应着他自己的妈。他妈一会让他拿这个一会让他拿那个。万启军每次都能随叫随到。

    “早做早踏实。以前就让你去,不听。”婆婆的话象针一样扎进余小多的心窝。

    这是一个阴雨天,室内光线不足。余小多知道他们第二天去医院,余小多不会去的。在这前一天暖暖去幼儿园自己又没有任何案子可以处理的日子里,余小多惆怅许久。想用收拾房间释放这些个难堪。她想不通,为什么万启军的孩子偏被他亲妈妈认为是别人家的野种。

    余小多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她不知道他们这个家的日子怎么才能过得象个样儿。怪婆婆?其实就算婆婆不在,她也觉不出这个家的温暖。她想不起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当初他们没生暖暖之前,也是如胶似漆的,她余小多甚至也可以在万启军的脖子上盖上章,那亲吻留下的啄迹,提醒着别人眼前这个男人是名草有主的,休想再打他的主意。

    因为脖子上的印迹,最开始万启军也默许她,时间久了,确切的说是有了暖暖以后,她再给他脖子盖章他就不让了,每次做爱她还象原来那样渴望吸吮他脖子的时候,他都惊恐的躲着,生怕她把他那寸皮肤给啃红了,让他第二天无脸见人。而今,他们有很长时间不亲近了。

    书房的光线很暗,余小多打开灯。电脑台式机笨重的摆在电脑桌上,余小多很少用。这个书房差不多仅供万启军一个人使用。想自己在新房子那边又弄了个大书房,到时候,能不能两个人一块使用那个空间呢?眼前这个小书房确切的说有点小,偏万启军在他们刚搬进来的时候,非在这窄小的屋里又安了张床。她清楚在他看书累了的时候就会躺在床上休息下,有的时候后半夜他才回卧室。而那个时候就算她睡不着,也装着睡着了,却面对着墙无声的落泪。

    早晨万启军上班之前,余小多看到婆婆去楼下送女儿暖暖。婆婆不用走太远的路,幼儿园班车每天来小区楼下接送孩子。余小多轻声喊住要走出去的万启军:“明天能不能不去医院。”

    “去。”

    “能不能不去?我求你了。”余小多的声音带着哭音。

    “怎么不能去?你怕了?”

    “我怕什么。”余小多说到这里,声音高了八度。

    “不怕就好。是我的孩子去就去了,有什么怕的。也打发我妈满意。”

    “对。怕什么,我没什么可怕的。你好好的打发她满意。”余小多的声音立刻弱了下去。万启军关门的声音并不响,却很沉重的砸在她心上。她打了一个冷颤。她知道,她和万启军的婚姻走到头了。

    她一边擦拭着书桌和书架上的灰一边想,等晚上万启军下班回来再和他商量商量,这亲子鉴定就不要做了。可她又知道老太太的想法,他做为她的儿子是绝不会更改的。他可以违背自己老婆的意愿、女儿的意愿,曾答应给孩子过生日的事情,他都可以忘掉。但绝不能违背自己妈妈的想法。

    床下边一团纸跃进余小多的视线,纸附近有一只白袜子。显然是万启军随手乱扔的。余小多蹲下拣袜子,顺手把纸拣起来,再往床下看了一眼。不知何时里边多了一个纸箱子,箱子四周缠了透明胶布。

    对于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余小多想反正今天没事,就打开来想看一眼。等装修搬家的时候,她都想过了,很多旧东西就不带过去了。也许包括眼前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

    打开来,看到里面装了几本书,还有一个旧半导体。也不知道哪个年月买的,她已经记不得。书的下面有一个黑色包装袋,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好奇打开来。呈现在眼前的东西让她气急败坏。她不清楚,万启军何时买了充气娃娃。余小多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前些天也是因为陈梅网店的原因在网上搜索以后看到了网上产品图片,才对充气娃娃有了记忆和认识。

    她一直以为只有空虚无度极为变态的男人才会用这种东西。如今,想不到自己枕边人也用这个。她倍感绝望。余小多告诉自己要冷静,尽管她不知道怎样让这种东西呈现在她和万启军两个人面前。

    她决定装作不知道。把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好。包括那团揉皱的卫生纸和那只臭袜子,也重新归位。她表示自己没有进过这个房间,其实她确实很久没在这里读书了。

    她觉得自己很热,可是一想到那个冰冷的性用品,又一阵阵的发冷。她不明白,万启军身边的温暖不要,为什么偏要和这么冰冷的东西发贱。对,余小多此时形容万启军,只有一个字,贱。

    本来想打扫下卫生平稳下情绪,再给万启军发个短信,好话好说的劝他不要去做亲子鉴定,现在她没有一点心情。她不想求他了。她打算今天晚上就失踪。可怎么向暖暖交待?一想到这里,心就痛。

    她留了一张字条,告诉万启军,她回娘家。想了想又把字条揉成团扔到字纸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