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卷:应婚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6本章字数:1951字

    6、

    “我是来应婚的。”尽管陈梅知道对面的男人是赵长扬,可没想到他一张嘴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她吃惊不小。

    “你什么意思?应谁的婚?”

    “应你的呀。实话实说吧,我以前在北京待过,也在这处过一个女朋友。”

    “你不是结婚了吗?还说因为我寄的东西已经闹的要离婚的地步。”

    “我哪结婚了。”赵长扬低眉顺眼地说。“你不记得上个月,我们互加QQ以后,我还给你看过我的照片。”

    陈梅使劲想也没想起见过这个人的照片。

    “飞鹤。”

    “啊,是你?”

    “对是我。我虽在杭州,在征婚网站上填的却是北京。我是打算找好另一半再回来的。你说我们定不下来关系,因为一直没有见过面,就算在网上聊的再好,也是虚的。所以我一直想来北京见你。”

    “先别说这些,你可是一直在敲诈我。”陈梅的心咚咚的跳着,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在打什么主意。他显然是一个城府颇深的男人。

    “我哪里在敲诈你了?我这也是在善意的提醒你,做你这个生意的,要是买家都遇到我这种情况,你怎么应对?首先我是想帮你消费店里的产品。男人嘛,是吧。没有女人,又想洁身自好,没有别的办法。其次没想到竟然真遇到这种情况,我索性将错就错,看你怎么应对。唉,为了你,我都辞职了。这种状况,真没办法在公司做下去了。多丢人,谁还以为我是瘾君子呢。”

    “瘾君子都是针对吸大麻的。你也吸?”

    “我不吸啊。可我买这东西,让谁知道了都不是什么好事。总之是有些丢人现眼。好在我要找的另一半做这种产品生意,不会计较我的。对吗?我这次亲自来,够有诚意的。以前的事,我们一笔勾销。重新开始,好吗?今天我就来应你的婚了。我还要留在北京工作,不走了。”

    陈梅听的直冒冷汗。他一说网名,就让她想起确实有这个人,但这段日子,她绝对没想到把这个人和买家对上号。而且,当时他们加了QQ,聊的一般,可是当她说见面,却听说他在杭州就立刻否定他了。尽管他说以前在北京待过,可如今毕竟不在这里,未来不可确定的因素太多。北京人口众多,没必要跑北京外面选去,连见一面都这么难。

    “你不会真生我气吧?我在电话里那样说话,也是想让你有个充分的心里承受能力。如果你的网店真遇到我伪装的这种顾客,也好让你有精力去打发。”

    “没生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陈梅一想到眼前的男人是在和她折腾一场闹剧,心里早反感了。但是也生了点感激,看来这事就这样了了。但转瞬看到对方直视她的眼睛,她想也许事情远没有现在想的这么简单。

    “你没找男朋友吧?你看我行吗?这次我真的是特意来应婚的。尽管我刚回北京,我想我很快就会找好工作稳定下来的。我的环境适应力非常强。我也可以帮你打理你的网店。”

    “可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能说明什么呢。你不觉得我们要是不合适,大老远的你这不是白来了。”陈梅的心里真没想到事态会往这个方向发展。脑子一时不够用了,她不知道怎么应对眼前的男人。她有点不敢拒绝,可也绝不能接受。

    “我相信我们有缘。当然,我是来北京发展的,我们让时间来证明彼此好吗?”

    陈梅想说我有男朋友了,一口回绝算了。可是一想到一旦拒绝,他说不定又撕下脸,拿网购说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愁间,电话响起,竟然是会大辅的。

    “哥,你在哪?我相亲呢,你能帮我把把关吗?”陈梅灵机一动,喊会大辅哥哥。会大辅说马上打车就到。

    “你哥?”

    “是啊。我哥。他说来看看你。我和我哥嫂一块住呢。”

    赵长扬不吭声。

    “他知道我今天和你见面。”陈梅说。

    “那你千万别说我们之间网购的事,这事一波三折,他该有想法了。”

    “我不说我不说。”陈梅心下说原来你也怕这事被别人知道啊。想会大辅来了,不知道事态会是什么样的,于是给他发了条短信,让他一到这就编家里有大事,把她先给拉走。然后告诉他千万别提网购的事。

    “妹,妈说让你回家。她有急事和你说,我也是在路上接到她电话的,说打不通你电话。你怎么了,关机了?”会大辅一到两人面前,就急三火四地说。

    “妈说?”陈梅一时没反应过来。“妈来了?嫂子呢?嫂子不是怀孕了要吃山楂罐头吗,一会我回去帮她做。走都走不动,你走哪儿她都要跟着,这次没闹着和你来吧。”

    “她让我好好给你把关。你也不介绍介绍。”会大辅刚伸出右手,赵长扬就把右手也伸出来。

    “是大哥吧?”

    “是。你们怎么认识的?是网上征婚?最近我就和陈梅说了,我说网上征婚不靠谱。我妈给她找了不少现实中相亲的对象,她偏不去。你说网上互相都不了解。对吧,你了解我们家陈梅吗?”

    “从不了解到了解,这需要一个过程。”

    “是,这得要时间。那个,今天我妈刚从老家来北京,有急事找我妹回去。我们先回去?你们要是想继续交往,哪天再约。你看怎么样?不然老太太该生气了。”

    “既然伯母来了,你们就先回去。我回头给陈梅打电话。”

    会大辅拉着陈梅就往咖啡厅外面走。总算脱离苦海了,陈梅大喘一口气。

    “怎么了?这怎么还成了相亲对象了?不是买家一直敲诈你吗?”

    “说来话长,他原来就是和我在征婚网上认识的。真没想到。”